第227章 王妃如此果敢!(1 / 1)

“只是……静依恐怕是无福看他们长大了,说来也难以启齿,刚才的场面王妃大概也能猜测出一两分了,本该是一家人,如今却连外人也不如,就是死也想托着一同下水。

若是王妃有能力,请在危难时替我护下这双儿女,本不该再麻烦王妃,可眼下静依已没有能求的人……”

温静依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一块暖玉,上面单刻了一个[温]字。

“此物是我温氏一族嫡系玉佩,我想今后是用不上了,就将它赠予王妃,王妃日后若是有小麻烦,不想自己出手解决的,就把它交予太傅府,温大人手里……想必他看见此物,一定会帮忙的。”

“温氏?太傅,你是太傅府独女,温静依??”

顾钰倾感慨了一句,她听阿漓提起过,京都温氏一族,出了个独女,想必备受宠爱,不会像那些大宅复杂人事一堆,养出来的儿女个个都别有用心。

她一定是单纯,阿漓本就没有玩伴,就想有机会与她结识,说能做个忘年之交的好友也是不错,可惜听说与父母断绝了关系,从此再无半点音讯。

是呀,能被父母爱护教导长大的孩子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温太傅曾是家父,只是如今静依无颜再提父亲……当初是我大逆不道,主动和父亲断绝了关系。”

“迷途知返,想必温大人会原谅你的,毕竟你是她唯一的子嗣,这玉佩我不取,你若还是想赠予我,我可代替你保管,若是那日你想通了,可来找我取回此物。”

温静依手中一空,眼泪无声滑落,“是呀,可我太自私,无颜再去求父亲原谅,就是想,如今已没有那个机会了。”

温静依似乎想到什么,释然的擦干眼泪,一字一句的道,“若是王妃不来,我竟连死也差点毁了父亲清誉!”

她捡起地上的和离书,“余展鹏!你这个无耻小人,若有来世,我定扒了你的皮,抽干你的血!让你不得好死!”

说完便要将和离书撕碎,却被一只白皙素手覆上来,阻止了她接下来的动作。

“王妃?”

“将和离书留下,你带余承然先行离开。”

“王妃!?这余展鹏不是人!他个疯子!

万不可让你为难,我怕他出言不逊,会……会……既我选择的路,那我也认了。”温静依难以启齿。

“对!王妃,我与娘亲认了,不过一死,若有来生,你的这份恩情我承然记住了。”余承然信誓旦旦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余承然,你那么容易认命?!如何报我的恩情。带着你娘亲先出去,和离书我来让他签。”

“心甘情愿的签~”

顾钰倾声音极冷,这件事,勾起了她一些不好的回忆呀。

李一离得近,看得真切,王妃的气场语气为何会与主子有几分相似。

余展鹏一脸不屑,他是绝不可能签的,反正都要死,他如何也要这个贱人陪着他一起死,她永远都是我的,死也不可能逃脱。

“呵呵呵,王妃……我最讨厌的就是……”话未说完就被打断。

“李一,先切了他一根手指。”

“是!”

李一用剑劈开锁链,步步逼近余展鹏,“你要干嘛!我告诉你……”

啊!!!

痛呼声传遍整个牢狱,顾钰倾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轻飘飘的言道,“才那么点你就受不了?接下来可怎么玩呢?”

一刹那,温静依下意识的用一只手挡住余承然的眼睛,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免得惊呼出声。

如此血腥的场面她确实没有见过,更没想到王妃看起来像天仙一般的人,会……会……如此的果敢!

一刹那,温静依下意识的用一只手挡住余承然的眼睛,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免得惊呼出声,如此血腥的场面她确实没有见过,更没想到王妃看起来像天仙一般的人,会……会……如此的果敢!

余展鹏捂住还在冒血的伤口,满天冷汗,颤颤巍巍,眼里恨意溢出,“我余展鹏曾经也是身为一县之主,什么场面我没见过,什么刑法我没见过!你尽管来……反正我逃不过一死,早点罢了。”

“哦,倒是有点硬气呀,只是这点硬气都用在了家人身上,可悲呀……

不过硬气点好,不然接下来的游戏该怎么玩呢?正好刚才站在入口听见,你喜欢玩游戏,我来陪你玩呀。”

其实她们早赶到了,只是她拉着余承然不让进,目的就是让这对母子对这种恶人彻底死心,说完转头看向母子。

“温小姐?还不带你儿子出去吗?”

“是!我这就带他出去!走,承然。”

温静依拉着儿子跑出去,看来王妃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她的担忧是多余的。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