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紧张气氛(1 / 1)

落熙院,铁柱屋外。

阿漓手边的热汤早已经凉透了,发丝上也染了一些夜里的露气,时不时向屋内张望,她心里其实早把铁柱当自己的弟弟了。

她是家里面最小的,平常都是哥哥们宠爱,关心她,担忧她。她最初时是因着喜欢铁柱这小家伙的懂事,可爱,更好奇当姐姐的感觉,久而久之……她是真的把铁柱放在家人一席里了。

还幻想着回京要把铁柱,介绍给哥哥们认识……

慧琴站在一旁,双手拽着丝绢,心里犹豫不决,她是想用丝绢给楚小姐擦擦发丝上的露气,可又怕楚小姐不喜人接触,想开口询问,可怕自己说错话,此刻她只能庆幸自己早些时候就给楚小姐准备了披风与软垫,不然这更深露重的,楚小姐身体有个三长两短,她如何与夫人交代?

慧琴还在想着,院门口传来一些脚步声……只见管家领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大汉走进院子,管家在一旁点头哈腰的模样,慧琴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灰头土脸,急忙跪下去,“大人安好,管家好!”

院子的人都跪了一片,站着的只有寥寥几人,陆老伯也跪了下去,药王谷穿着白衣的人好奇的看了过去。

阿漓身着一袭湖蓝色斗篷,背对坐着,并没有看向管家一行人,她此时满心满眼都是那扇木门何时打开。

楚邔看着妹妹的背影,伸手朝虚空抓了一下,蓄满了泪光,因着情绪复杂,紧张,激动,张口却说不出话,他好怕又是错觉,抓不住……醒来又是梦。

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余府管家识人数载,感叹了一句。

“小妹!”楚邔颤抖着喊出声,想跑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脚软得厉害,每一步都走的艰难……

楚邔的眼睛红的厉害,我就知道!妹妹还活着,庙里的和尚说过,过路的算命先生也说过,他们的妹妹是有福之人,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阿漓听见熟悉声音的同时,身体一激灵,“大哥?”转过身子,看着陌生的哥哥,瞬间站起身,奔跑过去,止步于大哥的跟前,抬头看着大哥,颤抖的抬起手,拿起大哥一缕白发,的眼泪早已决堤,千言万语如哽在喉,“大哥……你的头发。”阿漓泣不成声,听见声音那一刹那,她心里万般惊讶,有万般委屈想要述说,可看着哥哥如今的模样她只剩下心疼。

楚邔感受到妹妹此时真真实实的近在咫尺,还拉着他的头发,他顾不得礼数的将阿漓揽进怀抱里,“对不起,阿漓,对不起,大哥那么晚才找到你,你一定一定受了很多委屈!”

这些话楚邔是脱口而出,他此前的每时每刻都在折磨自己,妹妹流落在外一定会被欺负,会受委屈。

阿漓听见安慰瞬间崩不住,眼泪流得更加汹涌,她明明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很坚强了,可为什么控制不住的哭。

“夫人!”慧琴还没有起身,抬头看见夫人一行人站在院口,急忙伏低身体又行了一礼。

没眼力见!余夫人不高兴,但也没表现出来,她内心惶恐,不知道这楚都尉的为人脾性,她本来想回避一下的,你说瞧见别人哭得失了规矩,肯定不是好事。

楚邔放开阿漓,转身向余夫人问了个好,想来这就是余府的主子,于是便拱手行了礼,“这段时日,多谢夫人对家妹的照顾。”铿锵有力,与此前判若两人。

余夫人自然不敢应承,急忙侧开身子,对着楚邔行了礼,“渡凌县余县令余邢秋之妻,王月娥见过楚都尉。”

看楚都尉这般风尘仆仆的模样,估摸着不是从京都派下来的,不过可以肯定他是楚小姐的嫡亲哥哥,将军府的少爷。

不会是乱世还独自一人在外寻找妹妹吧!不可能,将军府怎么可能让他孤身一人,是路上遭了难吧?

甩了甩思绪,等着对方应首,她好起身,可楚邔却用审势的眼光,冷冷的盯着余夫人,他刚才行的是平礼,这余夫人却不敢受!可见有鬼。

楚邔虽是出生武将之家,但却脑子却不是糊涂的,甚至于比那些文官更甚,将军府位高权重,看着在京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人人巴结,其实更是如履薄冰。他们兄弟几人,各个才华出众,却不考取功名,只在军中谋生,小官小职也可。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们时刻谨记。

“大哥,余夫人是好人。”阿漓在一旁说道,她是发自内心的求情。

余夫人也是出生京都世家,待人接物,而且连对下人真的无话可说,对灾情也是尽心尽力,对于一妇人来说,她已经做的很好了。

楚邔应了首,余夫人松了口气,感激的看向楚小姐,对方回了一笑。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