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楚邔到余府(1 / 1)

沁香院—内寝

余夫人正端坐在铜镜前梳妆,皱着眉头,看着镜中的自己,满脸憔悴,眼底发青。

“夫人,奴婢再给你遮遮……”一旁的梳妆丫头,拿起木台上的玉面粉,被余夫人压了下去。

“不必再遮了,将钗子戴上去吧。”如今这景象,憔悴些也是好的。

“是!”

“给落熙院那边的吃食可都备好了?”

“夫人,都备好了。”梳妆丫鬟一边回答,一边将两根素钗,插入夫人发髻之中,小丫鬟看着空空的首饰盒,夫人那些华贵的首饰都用来赈灾了,夫人如此心善,为何会遇上这种事……

外面传来焦急的喊叫声,“夫人!夫人!”

丫鬟急忙开门,余夫人紧随其后,皱着眉头,“怎么了?!是那边出了什么岔子?如此着急!”

“不是的!”小丫鬟急忙摇头,跑得太快,咽了咽口水,“府里来人了!”

那么快!余夫人身体软了一下……

不对!此时才寅时京都官员不可能这个时候到呀!?就算真的此时来人也会先派遣公文,又厉声问道,“来的是何人!”

小丫鬟被厉声吓住,急忙跪地上,一股脑的全部说出来,“是位头发花白的男子,奴婢来得急,只听着管家叫他楚督尉,想来应是楚大将军府上的公子!管家与奴婢说怕有怠慢,这才匆匆赶来。”

楚督尉!?恐怕真的是楚将军府上的人。

这种时候来我们这个小县上,怕是来寻楚小姐的,如今瘟疫四起,将军府还能派遣出官员来接楚小姐,看来楚小姐在京都的地位和家族的重视程度都非同一般呀,或许比胤王妃更胜一筹……无论怎么样,都是她得罪不起的贵人。

只是此事老爷恐怕更难脱身了,“楚督蔚现在何处?”

“回夫人,管家带着那位大人往落熙院赶去了,楚督蔚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小丫鬟低眉顺眼的说道,何止是着急,那大人看起来风尘仆仆,一头白发,若不是那令牌与一身难掩的华贵气质,恐怕要被当着难民给赶了出去。

“快,将准备好吃食都带上,去落熙院。”于夫人话音刚刚落,就抬步往落熙院去了。

该做的她要做到细微至极,祈祷这些贵人能看在她们一府只剩下妇孺的面上高抬贵手,至于老爷……如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落熙院,铁柱屋内。

屋内烛光摇曳,铁柱躺在木制做的手术台上,说是手术台,实则不过是临时搭建的高高的木台,仅够铁柱一人躺着,高度正好及顾钰倾的腰部的位置。

屋内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与刀划开皮肉的声音,实则众人的内心却没有那么平静!

尤其是榕老,这简直是颠覆了他一直以来的医术观念,他知道这丫头医术不凡,却不曾想,出神入化到这一步,开膛破肚医病一直以来被世人摒弃,就是宫中那些御医也认为是下乘之术,要是丫头这一手刀法公之于世,那或许要有不少人改观。所谓下乘,是他们刀法不精,开了刀,人也活不久。

李一心里可不是榕老头的想法,他看着跳动的脑血管,视觉冲击力简直了,王妃当初在地牢处置那两个人的事他也听说过传闻,可他始终觉得是以讹传讹了,夸张了,尤其是见到王妃真容之后他更觉得,如此貌美的小姐,如何做得出那种事。

现如今,他觉得,比传闻中更甚呀,你看,王妃面对这如此血腥的场面,那是一点表情没有,尤其是那双手,平稳得不像普通人,普通人那有这种能耐,就是习武之人也做不到,手腕看着根本没动,手里的薄刃却一层一层的挑开皮肤直到露出了血管,恰到好处!!

只是如此骇人的事,李一反而内心对顾钰倾产生了有一种莫名的敬重感。

“擦汗。”顾钰倾冷冷的开口。

李一心里大骇,但面上还算冷静,只是指尖微微发抖,用棉布给顾钰倾擦拭额头上浸出的汗珠。

指尖发抖是因为给王妃擦汗他紧张,绝不是被吓到了,笑话,他是王爷身边一顶一的高手,杀过的人不计其数,会被这种小场面吓到,怎么可能!对!是紧张,李一深吸一口气,在内心给自己辩解。

这吸气声在屋内也显得格外明显,榕老头抬眸瞅了李一一眼,这小子被吓到了?!想来也是,这种场面不算血腥,但足够骇人,不说普通人,就是换其他医者来或许内心也会害怕,此时还能稳住心态,属实不错了。

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丫头为什么会安排李一在房内,而拒绝楚府那位小姐了。

“纱布!清理创口边缘!”顾钰倾稳着手不动,等着榕老头清创。

榕老头与顾钰倾配合多次,对她这些奇奇怪怪的词语早已明白了。

“清创完毕!”榕老头将污染的纱布放置一旁的木托盘上,手又继续空抬着,等待这丫头的下一步指示,这个动作,这丫头管叫无菌动作,消毒过的手,器械手术完成之前不得二次污染。

顾钰倾内心的紧张也因榕老头的巧妙配合缓解了一些,是的,她现在内心其实很紧张,她不是圣人,对铁柱有感情,更何况手术环境如此简陋,对她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她神经崩得很紧,是她行医生涯以来最紧张的一次,她怕自己失手,更怕术后……可她做不到违背本心,眼睁睁看着铁柱变成植物人,永远醒不过来,或者瘫痪,他还那么小……

顾钰倾抬头看了一眼记时的香,已过半!

她皱了一下眉头,继续低头寻找出血点,脑神经血管分布复杂而脑手术又与其他手术不同,时间要越短越好,时间越长,暴露感染的风险越高。

铁柱出血点不在撞击处,那就只剩下这种可能了,铁柱脑血管原本就是有些畸形的,所以撞击导致夹层挤压,导致畸形血管受压破裂,这也是出血不多的原因,可这种情况最复杂,夹层的脑血管最难发现,因为很细,而且会被脑股片遮住。

“丫头,别紧张,命,都是有定数的……我相信你。”

顾钰倾用力的点了一下头,她犯了大忌,手术时不能紧张,仅仅几秒,顾钰倾就调整好了,慢慢忘却了周围的环境,铁柱,进入了流心状态,眼里只有这些跳动的血管,无限放大……

……

“找到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