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世俗之物?!(1 / 1)

京都—皇城

凤仪宫

德容皇后身穿一袭月牙色里衣,三千青丝随意散落,静静站在窗台边上,晚风时不时吹动青丝,一旁的烛台柔光打在她身上,单从背面看整个人显得静谧美好。

她此刻面露阴郁,将手中的信纸狠狠的揉作一团……随后拿开了烛台上的罩子,单手将信纸烧为灰烬。

后面的宫女保持着跪伏地上的姿势,不敢抬头。

“娘娘……”

外厅走进一位年长的宫女,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宫女锦心,心里也跟着悬了一下。

急忙向皇后行了一礼,“娘娘,陛下今夜又歇在了邬圩宫。”

皇后转过身来,微微深吸一口气,压了下内心的复杂,收起脸上的冷色,走至主位,坐了下来。

“锦心,起来。”

“是!

”锦心从地上起来,背后还发着凉。

皇后目光淡淡的扫过二人,低头把玩着一缕青丝,缓声说道。

“邬圩宫连着五日了啊!这天,要变了……”

站在寑宫中间的锦心与张嬷嬷,低眉顺眼,不敢轻易接话,等着指示,不管这天如何变,她们头上的脑袋,都是皇后的。

“锦心,那边不必时刻盯着了,务必不要留下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皇后看着远处的宫墙,这京都城又要热闹起来了。

“是!”

锦心暗暗松了口气,现在胤王妃身边围得水泄不通,她就是想探查消息也做不到。

“张嬷嬷,逸儿府上那位如何了?”

“还是如往常一样,时好时坏,疯疯癫癫。”

张嬷嬷说着就皱着眉头,那顾琬玥见人就咬,她手腕上还有被咬出的印子,只是她毕竟是丞相府嫡出小姐,在王爷府上却受到那种对待。

“娘娘……”张嬷嬷迟疑了一下

“嗯?”皇后轻笑着挑眉,示意张嬷嬷说下去。

“逸王似乎对待那位有些过了,住着柴房,吃着泔水,府中那些奴才也可肆意打骂。”

皇后放下把玩着青丝,眼神露出怨恨,立直身子,身体前倾,“她就是死!也不足惜,不守妇道的贱人!新婚之夜,做出那等苟且之事,我儿贵为皇子,却要忍受这种耻辱。”

锦心与张嬷嬷连忙低着头,瑟瑟发抖,自从两位皇子迎娶王妃之后,皇后娘娘就心性大变,阴晴不定。

对外还是那个温婉贤淑的皇后娘娘,其中的苦都是他们这些心腹吃了。

张嬷嬷是皇后的陪嫁丫头,从小就与皇后相依为伴,只觉得隐隐心疼。

“娘娘……”张嬷嬷声音沉稳,带着疼惜。

皇后又将身子靠了回去,仿佛刚才那个浑身阴郁的人不是她,“逸儿忙于公事,这后宅之事,难免是有疏忽的。”

“锦心,你先退下吧,本宫乏了,嬷嬷留下……”

“是。”

锦心退出寑宫,张嬷嬷上前用指腹给给皇后轻揉着太阳穴。

皇后闭着眼睛,轻言出声,“嬷嬷,你说本宫是不是斗不过那个贱人了!?本宫本以为让逸儿娶了她的侄女,就万事大吉……”

“娘娘,路还长着呢,只有能笑到最后才是赢家。”张嬷嬷出言安慰。

“是!路还长着呢!顾钰倾……好一个深藏不露的阴险女子,若不是她,一切都还是会那么顺利!”

“娘娘,奴婢拙见,此人不能再动了,脏了手,若是沾染了,日后怕是不好推脱。”

皇后拍了拍嬷嬷的手,“本宫明白,嬷嬷莫要担心,本宫会一直清明着,本宫的身后还有逸儿要护着,本宫不会倒,不会倒!”

皇后沉默了一会,冷冷的道。“吩咐下去,将逸王妃好好将养着。”

“娘娘这是为何?你不是恨她入骨,这般做,奴婢怕你心里会不痛快。”

娘娘终日郁郁寡欢,她看在眼里也心疼。

“嬷嬷,渡凌县的疫病快结束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当初丞相府二女出嫁,紫星降世的吉兆要落胤王妃头上了,万民所指,天势所归,我如何能甘心,我如何能痛快!!”

“我要让她,有命无运!”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