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药比白日苦(1 / 1)

“李大夫!是不是我出了什么事!?”邢文斌一米八尺的大汉,此刻突然被这个场景吓到了,显得有些滑稽!

“不是的,你别紧张!”李大夫急忙安抚,顾钰倾上前给他把脉,“脉象平稳强劲,你恢复得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我出了什么大事!”

“顾大夫,我这人瞌睡大,又加上身体舒服了,想好好睡一觉,这帐里什么时候来那么多人……我都不知道嘿嘿……这是发生啥事了?”

“说来话长,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喝我配给你的汤药?!”

“喝了呀!我喝了!”邢文斌急急的回答,他以为是要检查他们有没有按时服药,顾大夫白日里嘱咐过。

“喝了?那他怎么没事?!难道问题不是在汤药里?!”门口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邢文斌离得远听不清门口说的话,不好意思的又补充了一句。“那个……顾大夫!我……晚上睡过头了!……最后一次没喝……不过白日两次我都按时服用了!”

李大夫转头看向顾钰倾,“顾大夫,大家病症也是晚上开始恶化的,我怀疑问题出在晚上最后一次服药,有人下药了!”

“为何?!”顾钰倾确实怀疑是汤药出了问题,但是李大夫为何比他还有确定的样子,看样子是比她更有依据。

“晚上来了一个医者,求我替他诊治病人,因着这边病人也多,我不敢轻易走开,最后就自作主张给了他一碗你白日配制的汤药……顾大夫我……不是有意的!”

“你与他一起去盛的汤药?!”顾钰倾问道,是不是看见那个人有古怪的动作了。

“不是……是他自己去的……我给他找瘟疫用的上的针灸图。”李大夫愧对顾钰倾,说话都不敢抬眼,不敢看顾钰倾。

顾钰倾大声说道,此事明了了,有人蓄意陷害,“几位官差,你们也听见了,此事有蹊跷,李大夫,你可还记得那人的模样!还有汤药还有吗!?”

捉贼拿赃,什么都得讲个证据,才能服众!

“有!还有!”李大夫跑出去端了一碗汤药进来,“顾大夫,你瞧瞧,有什么问题!”

所有人都望了过来,屏气凝神,十分安静。

顾钰倾闻了闻,皱着眉头,药味和白日好像出入不大,只是浓了一些……

那是为什么会导致病情恶化,上吐下泻!?

浓!

顾钰倾再闻了闻……药好像有些苦,“有点苦了!”

……

“良药苦口,这药本来就苦呀!会不会根本就没有问题,又是这女的在故弄玄虚!”

看向旁边的人,居然没人附和,男子瞬间像泄了气一般,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头。

……

“是,顾大夫,是比白日喝起来苦了些,我儿子捻着鼻子都差点喝不下去,我还想着,是不是熬的时间长了,药效出来了!叫他硬着头皮喝了下去!喝了药没多久,就上吐下泻,现在人精气神也没了,恹了下去!”妇人抱着自己的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自责不已,她就不应该逼儿子喝的!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