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红袖求见(1 / 1)

胤王府

“榕老!!快,王爷脸色不对!”不为从内室冲出来,拉着榕老往里面跑。

榕老肉眼可见的憔悴,从山谷胤王毒发开始,他日日煎熬。

无暇顾及其他,拼了命的要保住千胤的命。

“不好!这臭小子!昏迷了还不让省心,为何情绪波动如此之大!?”

榕老嘴巴骂着,可手上不闲,一股脑的把药丹倒了出来,拿起一颗丹药,塞进了胤王嘴里。

又将银针拿出来,扎满他心脉周围。

胤王面色白得如同纸一般,呼吸也浅浅的,随时就会撒手人寰。

“胤老弟!你可别死!你要死了,老头我活着也没意思了,你还有那堆破事没做完呢!别想着扔给我!还有那丫头……你不准死!听见没有……”

榕老头唠唠叨叨,眼里有不可察觉的泪光,头发已然全部苍白。

丫头,你在天有灵,要保佑这小子呀……

啊呸,我在想些啥!榕老用力抽了自己一耳光,丫头福大命大,上天一定舍不得收了她。

“榕老,是王爷不行了吗?”不为在一旁抹着眼泪,看榕老突然抽自己一耳光,他着急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榕老一记刀眼过来。

不为拍了拍胸口,只要是王爷没事就好。

“大人,红袖姑娘在外面求见。”外面一黑衣侍卫从屋顶上跳下来,单膝跪在地上。

“红袖?她来此有何事?”不为皱着眉头发问,夜如此深了,她来王府干嘛?王爷如今病情恶化,王妃生死不明,这是要捣什么乱子。

“属下不知!”

“退下吧,我出去看看……”不为脸黑黑的走了出去。

王府外角落——

“你过来干什么?”不为倚在树杆上,不悦的看着红袖。

红袖一袭黑衣,戴着黑纱帷帽,“我担心主子……他……”

话没说完,不为就打断她,“如果你是为担心主子而来!那便是破了规矩,待王爷醒了,我会如实禀告王爷。”

“我劝你守好你的听语楼,少在王府附近出现,如若出了岔子,被有心人看见,试炼惩罚是小,我觉得拿你一条命也不够抵的。”

不为声音冷冷的,像看死人一般盯着红袖,无半点情绪波动。

红袖低着头,感受到了不为的恶意,指甲用力掐进肉里,不过就是主子的一条忠犬,为了那个低贱的婢女,敢对我露出牙齿!

主子回来如此重伤,一行人中,她便用雨竹出了气,从那日起,不为看她的眼神就不对劲。

主仆二人都不是好东西,勾人的玩意!终于一日,我要将你们都踩在脚底下,狠狠碾压。

你那心上人不是担心她的小姐吗?此刻她安排的人应该到了,她命大逃过了瘟病,能不能躲过那些专业的杀手呢!呵呵呵……红袖在心里冷笑。

“除了担心王爷,我自是有事禀告!”红袖淡淡的说道。

“何事!”不为声音里明显的不耐烦。

“这些时日京中混入了不少生面孔……不像灾民,倒像是探子,还有不少混入灾民中,引发了大大小小的暴乱。”

“消息几成!?”

“探实过了,九成!”

不为皱着眉头,看来朝局有变,王爷迟迟不醒,该如何是好!

“好了,你退下吧,我会做好准备。”

“大人,我想见见王爷,哪怕一眼,远远的望上一眼也可以!”红袖声音带有祈求。

不为斟酌几秒,点了头,“给你一盏茶时间!”

“谢大人!”

不为打了手势,示意暗卫适当放行,便走回了府,红袖则是脚尖一点,轻盈的飞上了王府围墙。

榕老看着不为盯着他的脸三番两次,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模样,“说!”

不为仿佛大赦一样,准备告知,门外来了药王谷的人。

“参见谷主!”

“有事说事,忙着呢!”榕老皱着眉头,头大死了。

“谷主,王掌药在珺凌县与人比……”

话没说完,就被榕老摆了摆手,“他的事,我不听!少跟我提他,没事就退下去!”

要不是他师傅与我师傅同出一脉,情同手足……算了,想他浪费脑子。

跪在地上的两人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今天怎么都这副德行,罢了,说说说……”榕老一掀衣角,坐在椅子上,拿起茶壶喝茶,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弟子们怀疑,与王掌药比试的人,是谷主您一直要找的人……”

榕老听见此话,身体瞬间僵硬,不着痕迹的抖抖抖……

正在汇报的弟子没有察觉,继续说,“经下面弟子来报,是名女子,医术高超,短短一日便有不少灾民心向此女子。”

咚!

茶壶应声而落,是她!是她!丫头,丫头,你没死!榕老激动的身体微微颤抖,一拍桌子。

将两个弟子吓了一跳,不为在旁边也石化了,那么深的渊,王妃没事!

榕老用力抽了不为一下。

“傻站着干什么!你带队,去给我把我的宝贝徒弟安安全全,完完整整,毫发无损的接回来!”

那丫头一定在外面受了不少苦,黄天不负有心人,找到了,找到了,这便好!

“不为领命,一定把王妃毫发无损的接回来!”

“现在就去,赶紧!雨竹那里我会告知,你给我一心一意的赶赴珺凌县!”

围墙上的红袖出了一声冷汗,跳下围墙,他们的消息怎么来得如此快,不能让前面的布署功亏一篑!

一定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