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异常的冷风(1 / 1)

“榕老头,可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为好奇的问,这老头,从到打斗现场,就面色凝重,蹲在那尸体面前停留的时间,也有几分钟了…

“……无事,人有三急嘛,我只是肚子突然有点痛了,那个,我去方便方便。”

榕老尴尬的说道。

“……”

榕老把药篮子递给不为就跑了开,扒开藤蔓跨了进去…

……头!好多头!!

谁那么变态,把人头全部挂在那树上!

榕老也被这场面吓得连连退后……

顾钰倾只瞄了一眼,也差点吐了出来。

一个一个的人头,密密麻麻的挂在树上,脖子还滴着血,有的面露惊恐,皮肤因为失去生机,很惨白……

“呕……”

好多人没有心理准备,直接吐了出来,其实他们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只是这个刻意人为的实在是……太渗人了。

雨竹也扶着树干呕,脑海里一直浮现都是人头,冒出一身冷汗,着实是吓坏了。

“……”

“哎,接下来可能会是一场恶战呀……”

“接下来,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得擅自离开队伍!”

“是!”

……

接下来一路都没有嘻嘻哈哈的声音了,每个人心情都十分沉重,兽物不可怕,险境也能走出来,最可怕的是人心…

接下来遇见的残缺尸体倒是不多了,零零碎碎的…

他们队伍因为有前方的“寂以卫”探路,避开了一些危险…

而队伍里每个人都武艺高强,一般的兽物形成不了威胁。

“要到了……”

榕老观察到周围的一些植物…明显比外围更加具有生命力!

一路沿途走来,发生的事情让人心惊,众人听到快到了,不是放松,而是绷紧了神经!

离得越来越近,感觉到风很冷,刺骨的冷,此刻也是大雾弥漫,众人如果离得远一点,都看不清对方…

“这迷雾山中心,到底是什么样子?为何这风,如此的冷……冷的异常!”

顾钰倾好奇的问。

虽然深山傍晚的温度确实是要低,但是这也太低了,感觉就像站在冰箱口,刮来的风…

“这深山中心处,没有人踏足过!最多是在外沿一圈活动,内沿也很少有人进来,我们也从来没有进到如此深处…”

榕老解释着,就算了他们药王谷的人,也很少进去采药,除非是发现奇花异草,要移植…

危险重重,还容易迷失方向,一般人都不会进来…

“此次倒是热闹了……”

胤王摸着担架的边缘,若有所思…

“榕老,把赤炎丹给本王吧,如果有需要…”

胤王没有把话说完,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不知道有多少神秘势力参与抢夺,尤其是那只神秘队伍手段极其残忍。

他身上的伤,很碍事,一开始以为不需要亲自动手,看来……不行了。

“不行,你身体本来就……万万不可,如果伤及根本!挽救不回来的!”

榕老说的面色都红了起来,大声反对。

“……本王,自有分寸,这伴生草,我非要不可!”

胤王的声音中带有决绝,更有不易察觉的惆怅。

顾钰倾突然觉得此刻的他,看起来很像一只受伤的老虎,莫名的孤独…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还有,他为什么非要这伴生草。

可治百病!他身体有暗疾?!

一开始就能猜到。可是为什么……我会有点心疼…

“榕老…?”

胤王看向榕老头。

“罢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拿去,你个臭小子,听好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服用!”

榕老面露气愤,把单独装的一个白瓷瓶扔了胤王。

“……嗯!”

后者拿着药,闭上眼,不再说话…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