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榕老的情绪(1 / 1)

天色已经渐晚,必须在天黑之前处理完伤口,因为夜晚的光线不好会提高操作难度。

风刮得有些凉,胤王因为有伤,还处于昏迷状态,身上更加冰冷。

顾钰倾全神贯注的处理伤口,有些见了骨的地方,先由榕老检查,然后她来缝合。

“手臂骨折处已接好,伤口肉外翻,流血量不大。”

“可以了,丫头,你来处理。”

“嗯…好。”顾钰倾重复消毒,仔仔细细处理外翻的肉沿。

一旁的雨竹,递着东西给他们。

胆量比当初大了很多,至少不会有作呕的感觉。

众人也严阵以待,附近利于观察局势的石头,树梢等…都有蹲点的人。

“麻烦了……”榕老突然一声哀叹

“怎么了?”

顾钰倾问了一下,没有抬头,继续缝合伤口。

“伤口有流脓的迹象了…这是要感染呀!太快了!太快了…服下药也来不及了!”

榕老声音虽然带着悲嘁,倒也不完全绝望。

环境很恶劣,又是高温,又是尘土,而且还掺杂不少动物的血迹,山里的微生物也很多,伤口化脓的几率也会提高。

“没事,先处理完再说!”

顾钰倾镇定的回答,她其实早有心理准备。

“你可知,这代表了什么!”

榕老急了一下。

“榕谷主,医者最忌讳什么!你应该知道!”

顾钰倾暂时放下手里的线,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榕老。

“……”

行医者,最忌讳,心乱!

“倒是让你这个丫头上了一课,继续……继续!”

不为用毛巾帮忙擦了一下榕老头上的汗。

其实不为知道,榕老头不是这样的人,他医术非常高超,不仅在东漓受人敬仰,其他三国也都很敬重他。

但是由于性子古怪,医人还要挑,也背负了一些骂名。

其实只有榕老知道,他为何会这样,他不过是太在乎千胤了…

更是因为这是她唯一的儿子。

“你也别太担心,我一会有办法处理。”

顾钰倾觉得还是要给榕老喂一颗定心丸,毕竟医者一般不给亲人亲自操刀,她能理解…

榕老没回答,只是认认真真的做着接骨工作。

“……”

顾钰倾是真的有办法,包里抗感染的,消毒的,抗生素真的不少。

就连输液的装备也准备了,不过管子不是塑料的,而是羊肠制作,因为工序很麻烦,制作出来的数量并不多。

两人不紧不慢,配合得十分默契。

天色已经完完全全暗了下来,也接近了尾声,基本上都处理好了。

“呼……”

顾钰倾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放松的拍了拍酸痛的脖子。

榕老也站了起来,突然头晕眼花,没站稳,差点摔倒,不为急忙扶住,缓了一会,才好一点……

“没事吧?”

“哎,人老了,不中用了…”榕老摇了摇头

顾钰倾看着他花白的头发,突然莫名的感觉到心疼。

“医者不自医…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然后嘟囔着说了一句。

更何况每一位医疗资源都很难得…

“丫头,谢谢关心。别看我这样,其实老头我身子骨也不算差,硬郎着呢。”

然后看向躺在地上的千胤。

“接下来怎么办?”

他已经将顾钰倾放在和他同一个位置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