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点明嫁妆(1 / 1)

食不言寝不语,几人都在安静的用着晚膳,饭桌上只有筷子偶尔碰撞到瓷碟的声音,各怀心思。

顾钰倾安安静静的吃着东西,不得不说,丞相夫人很会生活,伙食比她那里讲究多了,搭配每次都很用心。

夹了一块鱼肉,入口即化,酱香在舌尖滞留,回味无穷。

顾钰倾还想再夹,就发现丞相已经落筷了,旁边的丫鬟抬着洗漱的盂上前。

众人也都放下筷子,顾钰倾心里小小的埋怨了一下,也洗漱了。

丞相把湿毛巾放到了木盘里,起身准备想离开。

“父亲,请等一下。”顾钰倾此时说话。

“还有何事?”丞相皱着眉头问

丞相夫人和顾婉玥也转头过来看着她。

“……我最近自己学了一些制香,也给父亲做了一瓶。”顾钰倾笑着说道。

“胡闹,我用什么香,女人家的东西!”丞相大人沉声道。

“噗嗤……”顾婉玥看着她吃瘪,忍不住笑出了声。

“父亲……我这不是……想着过几日就要出阁了…想为父亲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东西。”顾钰倾黯然神伤的模样。

丞相看着她这个样子,也不忍心再责怪。

“况且,我给父亲准备的香,只是提神醒脑的,在夏日也能感受到清凉之意。”顾钰倾急忙把荷包里的薄荷香拿了出来。

一个精致的小白瓷瓶,里面装满了浅绿色膏体。

“父亲烦闷或困乏时,可直接用抹在这个位置。”顾钰倾指了指太阳穴的位置。

丞相皱着眉头,勉强接了过去。

“父亲,现在可以试试…”

丞相半信半疑的抹了一点,瞬间感觉神清气爽,一天的疲劳感,这一刻驱散了不少。

闭上眼睛感受了几秒…

顾钰倾心里笑了一下,风油精的配方,被她稍微改良了一下而已,然后把手里的玉佩一放。

啪嗒……

玉佩应声而落,顾钰倾急忙蹲下去捡,把碎成几块的玉佩拿在手里,心痛的拼了又拼。

此时顾钰倾非常佩服自己的演技,话说要是现代的她,根本不屑于这般,但是……但是…哎,一言难尽。现在拿回属于自己的嫁妆才是最重要的,用什么方法就忽略吧。

“一块玉佩而已,何须如此,改日为父再命人给你送上几块。”丞相拿了顾钰倾的“风油精”态度都变了。

“父亲,钰儿不是心痛这一块玉佩,只是……只是突然想到自己的嫁妆…”顾钰倾伤心的说道。

“嫁妆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有什么难过的,这孩子……”丞相夫人听见嫁妆的事情急忙插话。

“是呀,这些事情不用你们担心。”

“可是…父亲,我觉得……嫁妆有点太寒碜了。”顾钰倾不给丞相夫人说话的机会。

“上面的规格都是按照嫡女出嫁的份安排了的,你和玥儿份例一样,玥儿都没意见,谈何寒碜?”丞相不解。

“老爷…”丞相夫人正欲说话。

“父亲,难道嫡女的嫁妆就是用棉絮撑场面,再就是一些简单的首饰,还有几个鸟不拉屎的地契?”

丞相夫人心中气急,她从来也没想过,这顾钰倾会直接把嫁妆的事情抬到明面上来说!丞相虽然偏袒她们,但是这种事情上他是不允许的。

“确有此事?”丞相问道

“钰儿不敢有所隐瞒,库房今日将嫁妆单送了过来,就放在钰儿阁中。”

丞相看向自己的夫人。

“夫人,此事你知道?早上送与我书房的两张单子为何一样?”

“老爷,此事我并不知,我觉得定是有人,想要中饱私囊。”

顾钰倾看着丞相夫人茁略的演技,话说,中饱私囊不是你?丞相府谁还有这个胆子!

“此事不得儿戏,事关丞相府的颜面。更何况……”更何况顾钰倾娘给她留下的财产并不少,只是都融进丞相府了。

“中饱私囊一事,交由夫人处理。”丞相心知肚明但是并没有点破。

“是,老爷。”丞相夫人声含笑意。

丞相看她这个样子,皱着眉头“大婚当日,嫁妆全部打开点数,以防有人心怀不轨。”

“谢父亲”顾钰倾真心感谢,这便宜父亲,终于做了一件人干的事情!!

丞相交代完之后,不顾丞相夫人挽留负手离开了。

丞相夫人没有说话,暗地里横了一眼顾钰倾,心想,这怕是她今天过来的目的!罢了,不过是玥儿上位的一块垫脚石而已。

“还有夫人和妹妹的香,明日我会差人送来。”顾钰倾目的达到,也不想和她们多待。

“好的,多谢钰儿了。”丞相夫人倒是真的对顾钰倾的香感兴趣。

“不必言谢,应该的,无事钰儿就先告退了。”顾钰倾目的达到,也不想多待,毕竟她真的不是演戏的料,超级累的好吗?

“娘你瞧她那嘚瑟样!真是烦死……”顾婉玥咬牙切齿的样子。

“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玥儿何必为这些小角色生气,你真正要做的,就是和逸阳殿下好好培养感情,等着以后呀…管理好三宫六院”丞相夫人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