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弃城外(1 / 1)

整整一夜,雨竹脸色苍白,陷入了昏迷……

“大哥,这不会……死了吧…?”

另外男的一个用手试探了一下鼻息。

“有气,没死……”

“那就好,我就说没那么不经玩吧,我还没用尽全力呢!”

“我还想等着领剩下的钱呢……”

嘴里淬了一口,提了提裤腰带,一把把陷入昏迷的雨竹扛了起来。

天已经亮了,两个男子扛着雨竹出了树林,找了辆马车把雨竹扔了进去,赶车到了城门口时,已经隐隐约约看见人头攒动了。

“就到这里吧……”

驾着马车就急速离开了!

雨竹被暴力的扔下,城门口,一件泥土沾满的肚兜,细带处也被扯断,胸下半身随意被套上了一条里裤,血迹斑斑,白嫩的后背尽是淤青和牙咬印,身上是一条条被树枝划伤的血痕……

“这是谁家姑娘呀……”

很快就引来了百姓围观

“哎呀,这是遇见了什么事呀……”

“你个死鬼,不许看”

“天啦,这身上那么多伤,死的还是活的……”

“你上去看看!”

“我不去!”

“这身段,滋滋滋,可惜了……”

……

“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家的姑娘!不然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恶心”

“是呀,指不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曝在这里……”

……

更多的旁观者是看热闹和讨论,没有一人上前…

“主子,城门口被堵住了,好像在围观什么东西……”

“绕开即可!”

“是…”

不为驾着马车绕开群众,看着前面守城门的士兵正在走过来疏散人群。

他随意往里瞟了一眼。

是她!

不为只感觉到浑身冰凉,眼里此刻只有雨竹支离破碎躺在地上

那日为她家小姐说话那个傲娇的小样子在他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那日为他喂水,他心脏跳得快出来……

此刻她就躺在那里,被人围观指点…

“不为?发生了什么事……”车里的千胤感觉到了不为的异常。

不为被主子的发问打回了现实!

“主子是她!”

“谁?”

“顾钰倾贴身婢女,就是她们救了我。”

“去吧!”千胤听出了他的急切。

不为跳下马车,往雨竹的方向跑去。

此时城门口的官兵也正在走过来了解情况,准备疏散人群。

冲进人群,把身上的外套脱了披在雨竹身上,然后一把就将雨竹抱起,不顾指点,往马车上走去。

树林崖底……

顾钰倾因为药效过去,悠悠转醒,手指动了动,然后睁开眼,发现身上到处都痛,观察了一下周围,大脑又晕又痛。

“滋……”钰倾想撑着起来,发现自己手臂处脱臼了,身上还压了一块板子。

“雨竹?……”内心的不安开始蔓延,声音宛如蚊细。

用没受伤的手,单臂扶着地面匍匐出来,花了好不少时间,一天一夜被雨淋,未进食,身体的体力已经透支了,头重脚轻,顾钰倾知道此时如果不赶紧离开这个荒郊野外的话,过后更没有机会离开。

咬着牙,把脱臼的手接了回去,环顾了一下四周,都是木块……

看着这一切不寻常的表现,她内心更加不安……

“雨竹!雨竹!……”她试图得到回应,但是回答她的是林中的鸟叫,微风拂叶,寂静的可怕……

前面一堆杂草,明显被人揉搓过……她走过去观察了一下,浑身发冷,……不会的不会的雨竹肯定没事……

作为一名医生,上面的印记太明显不过,好像在不断的呐喊她自欺欺人……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