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人事不省(1 / 1)

还未踏进大厅,便听见敲木鱼的声音。

一位上了年纪僧人,一半粗衣,一半袈裟,虔诚的跪坐在佛祖前的蒲垫上。

手执木锤,一下又一下的敲在木鱼身上,香炉的烟雾缭绕。

顾钰倾等人,并未打扰入境。

轻步走到僧人一步之距,然后对着佛像跪下,雨竹到香案上拿了几支香,点燃,然后递给了顾钰倾和顾婉玥。

“施主,心诚所至,如若心静不下来,佛不拜也罢……”僧人放下手中的木锤,起身。

“施主,贫僧等你,多时……”僧人看向顾钰倾

“我与师傅你不曾相识,何来等我一说?”钰倾将手中的香放进炉里

“何为识,何为不识,只言施主一人,独自飘零……”

“何为一人?”顾钰倾心惊。

“天命所至,异界难寻,贫僧不敢多言!”

“施主,命运多舛,且行且留。”

“师傅,不知该如何!”

“天命已定”

僧人摇了摇头,看向婉月

“世间万般铅华,这位施主可肆意享受,有福,切莫被情绪冲了命格。”

“师傅说的,云里雾里,今日我是与姐姐来祈福的……怎么听了师傅一堆听不懂的话?”

“相府嫡女,外公手握兵权,我本就是有福之人”顾婉玥表情傲娇,母亲还说了,以后母仪天下……当然这话现在可不能乱说。

“施主,佛不渡人,人不渡己。万事命中有运,但命运多变……”

“哎,贫僧……希望施主能幡然醒悟。”

“你这僧人!满口胡说什么乱七八糟的!”顾婉玥心急,总有错觉这和尚能看穿她……不想让他再说下去

“阿弥陀佛”僧人不再言语,退至一边。

“师傅所说的天命是什么意思?”顾钰倾觉得连穿越这种事情都能发生,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施主最好不知,心境最为重要。”

“我想知道,我只身一人来到这个地方,答案都不能知道吗?”

“施主,何必急于一时,跟着自己的初心走就是最好的答案……”

……

走出主厅,回到厢房。

顾钰倾此时还在思考僧人的只言片语,思绪万千,索性不想了。

倒了桌子上茶水一饮而尽,嘴巴里面除了茶叶苦涩的味道,还夹混着其他味道。

“雨竹,将这茶换了,味道不对…”顾钰倾放下茶杯。

“小姐,可能是这茶放了些时候,冷了,泡的久了,有些苦…”雨竹边说边拿着茶出去倒掉

看着雨竹的背影,头晕目眩,越来越模糊!

糟糕!被下药了!

顾钰倾思绪中断,全身一软,晕靠在了木桌上。

雨竹倒完茶水,转过身来就看见钰倾趴在木桌上,急忙把茶壶一放。

“小姐,小姐!”雨竹纳闷了,刚刚还在说话怎么这会就不省人事了……

这种情况明显不正常,雨竹有点慌乱,把顾钰倾搬到床上睡好,盖好被子。然后去叫僧人来帮忙看看。

僧人看了以后表示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雨竹心急,想下山去找大夫。

但是雨还是下得很大,此时下山很困难。

“二小姐,二小姐”雨竹急促的拍着顾婉玥的门,谁知半天没人开。

秋月撑着油纸伞从雨幕里跑过来,正好遇见雨竹。

雨竹急忙抓住秋月“秋月,你家小姐呢?”

“我们准备要回去了,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越往后拖恐怕越难走。”秋月把伞放在木廊边上。

“我回来拿东西,我家小姐叫我通知你们一声”

“你快叫你家小姐回来,我家小姐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间昏迷了,叫着也没反应!”

“这……可这雨越下越大,这样我们一起把你家小姐扶上马车,先回城里再说!”

“好”雨竹急忙带着秋月去收拾行礼

现在天色越来越暗,雨也很大,山路土多,这样的大雨不停的冲刷,怕是路也要堵了,心急的雨竹没有多想。

随意把东西一装,把小姐扶了起来,雨竹和秋月架着顾钰倾往庙门口走去。

门口两辆马车都在等候,车夫穿着蓑衣,戴着草帽,看不清脸但是身形魁梧。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