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一舞倾波心弦(1 / 1)

“小姐,是这样系吗?”雨竹拿着一条白丝带在钰倾头上比划着,一脸的不开心。

“小姐,实在不行,我们弹点曲子也成,二小姐自小就有名师教导,她先之后,必然是没有你的什么事了!况且…况且……”雨竹欲言而止,况且小姐根本不会舞呀!

“低一些,头发都挽起来吧…”钰倾拿着雨竹的手向下移动,约莫位置差不多便松开了手,从镜子中看着雨竹气嘟嘟的小脸,不禁轻笑了一下,傻丫头。

“雨竹呀,相信我”钰倾嘴角上扬,眼睛定定的看着镜子中的雨竹,我当然知道如此场合的重要性,身在其中,必然会认真对待。

雨竹看着小姐明亮的眼神,呆愣愣的点了点头。

片刻后,在钰倾的指导下,雨竹把小姐想要的发髻弄成了,雨竹自己都惊呆了,不知道小姐哪里来的灵感,这发髻是雨竹从来没有见过的,虽然简单,但将小姐衬托得更加温柔…

钰倾又用红胭脂在眉心处点了一颗红痣,平添一丝妩媚却又有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清冷感,看着镜子中的人儿,浓妆淡抹总相宜。

“小姐……”雨竹一脸陶醉,又被小姐迷住了。

“打住,小姐我自己知道。”钰倾点了点雨竹丫头的额头,嘻笑了一声。

一身水墨纱衣,眉心一点红犹若点睛之笔。

准备就绪,钰倾和婉玥一起同宫女回去宴会上。婉玥红为主,金为辅的舞裳羽衣,张扬,高贵与钰倾的一身水墨清冷气质截然相反。

婉玥看着钰倾也心惊了一下,如此素净的舞裳羽衣却被她穿得如此耀眼,婉玥捏紧手心的羽扇,面不改色。

“姐姐,可是也好了”

“嗯,谢过妹妹了,沾了妹妹的光”客套话,该说得说,做人也不能自视过高。想一想上一世的自己,太过清冷,在医学界还真是不讨人喜。

“那我们回去吧!”婉玥说完扭头就走,一点也没停留,也没有和来时一样,亲密的挽着钰倾了。

钰倾心里也轻松,乐得自在。演戏真的挺累人的。

皓月宫

大红丝带,灯笼点挂空中,一片其乐融融。婉玥和钰倾从角门进来,虽然回座的动作小,但是在场的视线还是有许多追随过来,多是惊羡,再有就是官家小姐的嫉妒了,丞相大人看着这一双女儿也是摸了摸胡须心满意足的笑了。

南宫千胤此时也将酒杯放下,抬头看了一眼,不是为二女的容貌所吸引,而是好奇这注定是皇妃的女子,不管才艺如何,长相如何,都注定必须是。德容皇后也私底下同他说过,要讨这丞相之女的欢心。

点名是嫡长女顾钰倾,二女儿顾婉玥却要避开一些。可笑!注定我是一颗棋子吗?你拿的起来?放的下去吗,德容皇后!将酒一饮而尽,轻浮的看着这一场戏。

德容皇后看着南宫千胤痴迷的笑容,心中满意,听话的狗,谁都喜欢,不听话的狗,只能……打死咯。

钰倾似乎是也感受到了不怀好意的两道目光,紧了紧衣裙,看着台上的小姐献艺,从一开始的精妙绝伦,到现在顾钰倾已经审美疲恼了,在这文化单一,讯息传播慢的时代,很多东西也是千律一篇,当然除了一些天资好的小姐,同样也会让人耳目一新。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