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歇斯底里(1 / 1)

慕容婉醒来之后,嘴里就叨念着孩子,玉珠和嬷嬷抽泣着将孩子是死胎的事情告诉了慕容婉。

慕容婉听到后,直说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前些天还感受到他的存在,不可能的!”

虽然才刚刚醒来,还很虚弱,但想来也清楚了玉珠她们所说的事实,歇斯底里了起来。

再看到江念之后就更甚了。

“是你,肯定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儿,肯定是你......”

声声控诉着江念。

江念看见慕容婉醒来了,秉着医者的心,停下了离开的脚步,准备帮忙检查,看一下慕容婉的情况。

“我没有伤害你的孩子,你冷静一下吧,你现在不宜激动。”

江念好心安抚,可奈何慕容婉毫不领情,“慕容萱(江念),你好狠的心,好狠的心......”

随后又让玉珠搀扶着要坐起身。

江念见状,立马上前阻止,“先不要动弹。”要动也不能是慕容婉这样动,平躺着还好说。

慕容婉要起身的动作是被江念阻止,但江念走上前也被慕容婉抓住了。

她揪住了江念的衣袖。

秀姑见状就要上前,却看见江念摇了摇手,而停止上前。

也是,现在的慕容婉还不足为惧,也只能在言语上出言不逊。

果然,下一秒,大家就听到了慕容婉疯一般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慕容萱(江念),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痛苦了吗?

我告诉你,不可能,不可能!

我只是失去了一个孩子,而你是失去了心爱的情郎,你只会比我更加痛苦!

你只会和你死去的娘一样,痛苦一生,哈哈哈......我娘抢走了你娘的心上人,我抢走了你的心上人,你和你娘一样那么没用,没用!”

看着慕容婉接近癫狂的状态,江念为她感到可悲,还未说点什么,就听见慕容婉继续疯狂说道:

“可惜,可惜啊~你以为你们的心上人有多么的爱你?呵呵......王爷说爱你,结果最后还不是和赵公主睡在了一起;

父亲爱你娘,最后不也还是一样,看着我娘将你娘弄走,却什么都没说吗?

......哈哈哈,说到底,最可怜的还是你和你娘,你们都得不到心上人,得不到!”

“你,你说什么?”江念没想到还能从慕容婉的口中听到这样的信息。

“哈哈哈......你和你娘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这辈子都不能得到心中所爱,得不到......”

慕容婉笑着笑着就开始流泪,许是用尽了力气,揪住江念衣袖的手也松开了,躺在床上,嘴巴还在动,却没有发出声音,任凭江念再怎么问,她也不回答了。

不能从慕容婉口中得到确定,江念只好作罢。

江念和蓉烟她们刚打开房门的时候,凌司北和阿夜他们三个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凌司北立刻上前牵住江念,眼神在江念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没事吧?”

江念冲他笑了一下,说:“没事,回去吧。”

听到江念说没事,也检查到她身上没有伤,但凌司北依旧眉头紧蹙。

他早就在慕容婉刚开始歇斯底里叫喊的时候就已经来到房间门口了,害怕江念会受到伤害,随时都准备冲进去的。

他们习武之人的耳朵总比寻常人的听力要好一些,所以刚刚慕容婉喊的那些话凌司北都听见了。

听见慕容婉说南宫瑾才是江念的心上人的时候,心里还是酸的。

凌司北也很清楚,慕容婉所说的那个人并不是现在的江念,但心里终究还是有点膈应。

再加上慕容婉还提到了关于他岳母的事情,但江念却没有和他提起,更加没有让他帮忙的意思。

凌司北知道江念一直都在查这件事情,现在听到了消息她肯定是会继续查,但江念却没有和他说。

这一点他还是很在意的。

凌司北想的是,既然他们两人已经心意相通,江念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只要江念说一声,他就会派人去查。

但是江念什么都没有说,他心里就不得劲。

回去的马车上,江念没有说话,靠在凌司北的身上闭目养神,就像是累了一样。

凌司北纠结着江念没有和他说的事情,也没有打扰她。

回到战王府之后,江念就趁着凌司北不在身边的空隙,让阿夜吩咐下去,重新去查她那个太师爹。

当然,那么久远的事情,江念也没有期待能查到多少。

她还是要亲自找慕容峰一趟的。

叫阿夜去查也想能有一点点的信息,这样才有底。

江念来到这个时代之后的一切都挺顺的,和太师府断绝来往尤为顺利,但江念也知道,这并不能代表她能个太师爹就是无能的。

从他能在太师这个位置、还有他那个书房中的密室等等这些就能够看出。

江念有感觉,等她见完慕容峰之后,她母亲,也就是江静婉的下落,很快就能清晰起来。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现在她已经查到了皇宫里,而且已经查到了皇后的身上,就已经很清晰了。

....

就在江念沉思发呆的时候,凌司北从沐浴间出来了。

看到江念拿着毛巾也没有在擦头发,就发呆,他靠了过去,接过江念手里的毛巾,就开始给她擦头发。

江念回神,“洗好了?”

凌司北颔首,“念念在想什么呢?”头发都不擦。

“啊?呃......就是今日看到慕容婉现在的情况,感觉挺可悲的。”慕容婉就是将手里的一副好牌打的稀巴烂。

要是当初她没有算计江念,或许她在这战王府依旧是高高在上的战王妃,根本就没有她江念的事。

“你啊。”凌司北摸了摸江念的头,“现在的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没什么可悲的。”

江念笑了笑,抬起头看着凌司北,“其实要不是她的话,我和阿司也不会相识,现在坐在这里的人也不会是我了。”

戈登一下,凌司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手稳住江念的下巴,低下头,狠狠的亲了江念一口。

“不会的,我们依旧还会相识相爱,坐在这里的那个人只会是你!”

即便没有当初慕容婉的算计,按照当时他那种情况,依旧还是会找上江念,他们之间还是会相识,也依旧会相爱,只是可能过程会比较曲折而已。

凌司北很坚信这一点。

不过江念和他想的不一样。

看到凌司北这番摸样,江念玩心大发,眼珠一转说道:“我们可能会相识,但是......我可能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凌司北听的直皱眉,江念继续说道:“心里的底线会阻止我,即使是真的爱上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我只会走的远远的。”她不会去破坏他的家庭,只会将爱意埋葬。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