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像,真的很像!(1 / 2)

就这样想着,江念带着回忆的画面入睡的。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许是在白日里想起了那个自己等了那么多年的人,江念在夜里就梦见了苏麟轩。

梦里的苏麟轩是现时代的模样,浑身是血,江念触目惊心,但他还没有完全倒下,拖着身子一直往前走。

任江念怎么叫,他都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不断往前。

江念觉得很难受,感觉被束缚住了,动弹不得,什么都做不了,她不想苏麟轩再往前走了,又阻止不了。

“不......不要,麟轩,不要......别走,麟轩.......苏麟轩......”

喊着喊着,她就哭出来了。

抱着江念不断抚慰的凌司北,听到了江念的呓语,单薄寝衣胸口处已经被江念浸湿,泪水灼到皮肤,生疼!

凌司北僵住了,眉头皱的老高,脑海中全是疑问。

苏麟轩,这个人谁?

凌司北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江念在梦里哭的这样伤心?

这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江念虽然此时正躺在他的怀里,但他却觉得他们两个之间隔着很远很远。

凌司北抱得更紧了。33�0�5qxs�0�2.�0�4�0�2m

他发现他真的越来越离不开江念了。

今晚他回到战王府用晚膳,是他自己一人用的,食不知味。

当卢管家告诉他江念不回来的时候,瞬间就没有胃口了,忍住了马上来找她的心,在书房忙完政务之后回到落萱院。

没有江念,冷清清的,凌司北睡不着了,马上就出来找江念了。

到江府的时候,江念已经熄灯睡下了,凌司北很自觉的就褪下外衣,掀开江念的被窝躺了进去。

他也没有想到江念会做噩梦,一直在呓语挣扎,怎么也叫不醒,凌司北只能耐心的抚慰。

以往和江念睡一起,她好像很少梦,没有过这样的情况,而这一次,一个名字就让凌司北有了危机。

江念安静下来之后,他就打算起身,凌司北想白日的时候,江念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者什么人了。

他要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动一下,凌司北就放弃起身了。

江念抱得太紧了!

算了,明日再说吧!

心里藏着事,凌司北整晚都没有怎么休息,一大早又去上早朝了。

所以江念起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

起身后,江念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做梦了,梦见了在现时代等了很久的苏麟轩。

整个梦也只是就那么一个画面,却在江念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久久没有回神,也就没有注意到有人躺过在身边的细节。

起床之后和往常并无差别,秀姑和阿夜他们是就以为江念是知道的,也就没有提。

而凌司北那边因为太子的事情,几乎每日都是早出晚归的,爬了几天的床都没有被江念发现。

要是他知道实情的话,怕不是要把太子的那帮人给连根拔起了!

太子是做了个好姿态去了训练营,但他那些党羽却丝毫没有闲着,一天天的尽搞事情。

皇上还要凌司北亲自带着端王和燕王一起去解决,以此考验二人。

燕王南宫彦在江水城回来之后,就站到了朝政的明面上,而太子党的人就越发的忌惮了,每次动作都不小。

皇上要看到端王和燕王的能力,凌司北又不能过多的插手,只能跟着瞎忙碌。

江念说梦话的那天之后,凌司北就找安排在江念身边的暗卫回来问了话,那天和平常无异,江念就直说遇见了江水城那个叫时遇的小孩而已。

虽然之后的几天江念都和往常一样,也没有再说梦话,没有再做梦了,但凌司北心里的危机感并没有解除。

烦躁的很!

这天,江念收到了许久不曾联系的赵盛谦来信。

信件在他安排在上京城的人手上,原本之前的来信都是阿夜前去取的,这一次,江念恰好有空,也想出去走走。

便就亲身前去了。

地点是在一个小酒馆,有点心吃,江念带着秀姑和阿夜直接在来了个下午茶,点心吃完,阿夜也将信拿到手了。

赵盛谦说赵雪儿来风凌了找南宫瑾了,让江念要是看到她的话,照看一下。

现在才来吗?

江念以为以赵雪儿的性格年过完就应该动身了。

南宫瑾在封地没事都不会回上京城,江念很难照看啊!

不过去封信还是可以的。

江念也相信南宫瑾肯定是会照顾好赵雪儿的。

南宫瑾是个很不错的男人,赵雪儿会幸福的。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