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熟悉的面容(1 / 1)

太后那边交给了太医院的人,苏神医和肖白和江念就没有再进过宫了。

苏神医在战王府待了两天之后就感觉没什么意思,带着肖白去了江念五年前在城外的林间医庐。

江念也想跟着去的,她回来之后都还没有去看过,凌司北说一直都有人打理,都挺好的。

蓉梨最近不太舒服,之前瞒着江念,她也是陪着苏神医回去才知道的。

说是有段时间了,江念放心不下,就没有跟去了。

江念检查过了,问题不是很大,但是要她卧床休息,不能再操劳了,刚好她也能在医馆帮忙。

距离战王府比较远,江念就直接带着衣物到了医馆不远处的江府。

江念之前买给蓉烟蓉梨和三妹她们的宅子。

现在蓉烟和三妹还有小董都住在江府,医馆已经基本不住人了。

刚放好衣物从江府出来,路过上京书院的后门,江念便遇见了熟人。

是时遇,江水城的时遇,治好瘟疫之后就被南宫彦带回上京了。

“时遇。”

不远处,时遇听到叫声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看见江念和秀姑,感觉有些眼熟,但不是很确定的样子,开口问:“贵人是?”

江念愣了一下,笑了,她倒是忘记了当初在江水城她是变了装的了。

“江水城的哥哥,和带你回来的哥哥一起的。”

时遇听见提示立马反应过来,“哦,是......”

刚想要说出什么,又收住了话。

带他回来的哥哥不是什么普通的哥哥,而是当今的燕王殿下,他这段时间已经见识到了很多。

能和当今燕王在一起的,定然也不会是什么普通人,要低调,低调。

“贵人怎会在此?”这里的学院的后门,没有多少人行走的。

“要到前面的医馆去,你呢?是在这读书学习?”江念说着看了眼他们身后的上京书院的高墙。

“是的,主子安排的。”

主子?

江念了然,“那你好好学习。”她好像也只能说这个了,其他的东西南宫彦自然会安排妥当。

“是。”时遇拱了拱手,也没说要走,正感觉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继续的时候,江念余光看见了拐弯处一个熟悉的身影。

来不及多想,江念就想要追上去看看。

“时遇,那我就先走了,我经常在前面的医馆,有需要可以去找我。”

说完不等时遇回复,江念就提着裙子往前面小跑而去了。

秀姑不明所以,但也跟着和时遇点过头之后就跟着江念身后过去了。

江念到了拐弯处就听袭来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早就不知所踪。

江念愣神在原地,秀姑也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她甚至不知道江念为何突然间就跑到此处。

“主子?”连叫了好几声,江念才回过神来。

“啊?怎么了?”

还是有些心不在焉,她在想,她刚刚没有看错,那人真的好像。

秀姑:???我没有怎么,是你怎么了?

只能在心里想,没有说出来的秀姑见江念这番模样只能直接问了:“可是要追什么人了?我去追!”

“......并无。”江念轻笑了一下,环顾了一下这个拐弯处的路口,“我们走吧。”

秀姑见江念好像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便也没有继续问,跟着江念往医馆走去。

许是太久都没有想起过那人了,江念以为也就是一个晃眼的事情,还看的不真实,并没有很在意。

到医馆之后,她也和之前一样,该干嘛的干嘛,还听了三妹和徐衍的八卦。

徐衍把苏神医带回上京之后,家都没有回就来医馆找三妹了。

还是没有改变那个自认为的‘很厉害’的方式,上来就告诉三妹,原谅她忙没有主动,他歇几天就来提亲。

江念听完真是哭笑不得,平时听徐衍说的头头是道的也没感觉这人的自恋啊,还有就是他和凌司北整天都在一起,凌司北在这方面就感觉......彡彡訁凊

嗯......感觉挺好的,挺会的。

怎么到徐衍这就变样了呢?

晚上,医馆打烊了,一行人回到江府,刚回去三妹就和蓉烟端着一个不小的箱子过来了。

“这是什么?”

“那徐公子送来的,小姐你就帮我送回去给他吧,顺便告诉他,我对他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通常最是稳重的三妹此时的表情都有些龟裂了,可见是徐衍真是太烦人了。

“聘礼?”

“小姐!”

“就这点东西还想当聘礼?美的他,还没来提亲呢。”蓉烟满脸不屑。

“呵呵,那我去和他说说,这个要不先放你那边先?”江念问三妹。

三妹沉默了片刻才点头。

有和蓉烟将箱子搬出去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江念叫住了她,“三妹,要是他换个方式,会不会好一点?”

三妹愣了一下,蹙了一下眉,像是在思考,并没有立马回答江念。

江念见状却好像已经听到了答案似的,开口打断了三妹的思考,“先搬回去吧,刘嬷嬷他们烧好水了,早些洗漱休息。”

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江念露出了姨母笑,她刚刚那么问,其实本来是想着看有没有可能的。

毕竟三妹和蓉烟年纪也不小了,该谈谈恋爱,嫁入了。

没想到三妹还真去认真想了,一静一动,江念觉得他们两个应该有戏。

胡思乱想了一番,秀姑都已经安排好沐浴的水了。

泡在水里的时候,江念放松了下来,没有什么事情可想的,不知道为何又想起了那拐弯处看到的那个相像的面容来。

按时间来说,江念已经很久都没有想起过他了,久到江念都好像要忘记他长什么样了。

在现时代五年未见,到了这里,江念也已经生活了有六年多了,真的好久了。

现在都好像想不起曾经相处的细节了。

不过想想也是,她现在已经有凌司北了,那些和苏麟轩的曾经好像都已经被凌司北的身影慢慢的覆盖了。

嗯,那在拐弯处匆匆看到的面容,很想江念在现时代一直等的苏麟轩。

发生在她自己身上的事情,还有一个赵盛谦,江念在那一时刻想,那个会不会就是苏麟轩,就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江念想大概两个人的缘分确实不够深,或者说早就已经消散了,所以碰不上面。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