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态度(1 / 2)

屏风外,在外等候的几位都统一看向了秀姑端出的碗里。

“没错了,这就是那噬心蛊,用烈酒烧掉吧。”苏神医看了一眼,确定了之后就让烧掉。

他也不太清楚,这玩意儿会不会再次进入到其他人的身体里,还会不会被利用,毁掉最好。

肖白还想仔细观察的,听见师父的话,立马就将头缩了回去。

他可是很听师父的话的,师父不给他机会碰的东西,他绝对不会再去碰,惜命的很!

不多久江念也出来了,额头上还挂着不易察觉的汗珠。

凌司北一眼就看见了,眉头蹙了一下,走近江念身边,抬手帮江念擦拭。

“累吗?”

江念摇头:“不累,就是有点紧张。”

在驱蛊前苏神医就已经和皇上还有凌司北说了驱蛊具体的做法,知道其中的凶险。

皇上看着凌司北那宠妻的模样,瞬间就酸了,转向其苏神医问道:“苏神医,现在应该没事了吧?”

苏神医看了一眼江念,江念会意,上前道:“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接下来太后娘娘还需要好好养着才行。”

心脉封住的时间不长,但太后年纪摆在这了,还是会有一定是损伤的。

“那接下来就要麻烦皇上的太医院了。”苏神医接过话对着皇上拱了拱手。

皇上闻言微顿,“那行,那神医和战王妃就先回去歇息吧。”

皇上算是看明白了,司北心疼他的媳妇,神医也心疼他的爱徒!

众人告辞了皇上,跟着江念和凌司北回到了战王府。

苏神医之前在战王府凌司北就备有他住的院子,在他进入上京城之后,凌司北就让人收拾好了,现下直接住进去就可以了。

苏华(苏神医)对住在战王府没有什么意见,他在见到凌司北之后就一直没有说什么,但凌司北明显感觉到了苏神医和五年前对他的区别。

五年前终究是他做错了,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江念和肖白跟着苏神医的时候没有跟上前去。

“念念,累了就先去休息,神医他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晚膳我让管家直接给你们备好送来。”

“......好,辛苦王爷了。”

凌司北捏了捏江念的手心,才不舍的离开。

江念刚进到屋内,苏神医就对她和肖白下逐客令了,“你们俩随意,为师要休息一会。”

徐家那小子为了赶路,马车赶的晃晃荡荡的,他都没有休息好。

肖白和江念对视了一眼,直奔苏神医这次带回来的行李去了。

“师父你休息吧,不用管我们两个。”

江念和肖白钻到了苏神医的医书里了,而苏神医则好好休息了一下午。

直到卢管家将膳食呈了上来,三人才又坐在了一起。

“咦,王爷呢?师父他老人家在这,王爷怎么不过来一起用膳。”肖白像是不经意的问起。

江念闻言先是看了一下一脸正色的苏神医,之后才瞥了一眼肖白。

苏神医对凌司北的态度江念不是没有感觉到,在凌司北说出直接让人准备晚膳在客院的时候,江念就明白凌司北的意思了。

“师父,之前也不完全是王爷的错,我也有错的。”

“哼。”苏神医冷哼了一声,“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好了?还护着他!”

“师父......”

“知道了,明日让他备好酒菜!”看凌司北怎么赔罪吧。

“好的,师父。”苏神医这是松口了,江念赶紧应下。

肖白撇了撇嘴,师父居然那么容易就松口了,还以为有戏看呢。

用完晚膳之后,师徒三人交流了一下在外就医的心得,一不小心就入了迷,忘记了时间。

巳时

凌司北已经从书房回到了落萱院,看着还是没有江念身影的房间,凌司北皱了皱眉,“王妃还在客院?”

“是的,爷。”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