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驱蛊(1 / 1)

四天后,苏华(苏神医)到上京了,是徐衍带回来的。

江念是在宫里见到他的,他和徐衍到上京城之后,就直接进了宫。

太后那边就快要没有时间了。

而对下蛊之人那边却没有一点的消息,包括凌司北所怀疑的许思那边。

这段时间,凌司北安排了人在暗中看着许思,不知道是不是许思有所察觉还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打击太大。

凌司北的人观察了几天,都没有看见许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甚至连府门都没有出。

她的房间也已经被搜索过了,完全没有关于蛊虫的任何东西。

还好徐衍遇到了苏神医。

江念见到苏华的时候,他正在为太后检查,他看了一眼江念之后就继续手上的动作了。

江念没有打扰他,很自觉的就站到了肖白的身旁,看着自家师父行云流水的动作。

片刻后,苏神医已经检查好了。

他也没有着急着向众人说明太后现在的情况,也没有说他能不能治,只是开口和江念还有肖白两人寒暄了起来。

“长时间不见,你们两个都感觉长大了不少啊!”

江念,肖白:......

“师父,我们早长大了,都要老了。”

“嗯?知道都要老了,媳妇也没有娶上一个。”苏神医白了一眼肖白。

“我......”肖白直接被苏神医怼的无话可说。

“...师父,太后娘娘她现在的情况还好吗?”

江念很有眼色的看到苏神医已经转向她这边了,为了避免被肖白的战火祸及,她连忙将话题转到了太后的身上。

还真被江念猜对了,他确实是想要再提提江念的,被她这一打断,停了一下,也就忘记了。

顺着江念的话头接了下来:“没事,为师我还是有点把握的。”

这么长时间在外游走,就是不断的在遇见那些没有见过的病症和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蛊虫他前些年去认真的学习过,有一定的了解,而对太后身上的噬心蛊,苏神医还是有把握的。

“那太好了。”

苏神医的话一出,皇上就松了一口气。

太后毕竟是他的生母,即使知道太后的为人,孝字终究是压在他头上的。彡彡訁凊

“不过,太后年纪大了,驱除蛊虫对她的身体消耗会很大,往后太后这身子就只能将养着了。”

其实还有不那么伤身的法子,只是在进宫的时候苏神医已经了解到,他们并没有找到下蛊之人,并没有找到母蛊。

那就只能用伤身的法子了。

皇上叹息了一声,“现在这也是唯一的法子了。”

“嗯,那草民准备一下。”

“神医有何需要尽管吩咐。”

苏神医点头,让人找来纸笔写了个单子交给了皇上身边的魏公公。

“有吃的吗?饿了。”徐衍带着他一路赶回来,都没吃上什么东西。

魏公公立马接话,“有,有的,来人,带神医去用膳。”

苏神医要去用膳,江念和肖白自然要跟上,凌司北和江念说了几句之后,就和皇上一起离开了。

已经商量好了驱蛊的时间,到时皇上和凌司北再过来就可以了。

饭桌上,苏神医已经吃好了,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丫头,听说太后对你很不好,很有意见,有这回事吗?”

江念被苏神医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搞得不知道如何开口回答。

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又听见苏神医说:“驱蛊需要封住太后的心脉,刺心挖口才能引出蛊虫,丫头你一会就先出宫吧。”

这下,江念和肖白就明白了他们家师父的意思了。

肖白挑了一下眉,表示没有任何意见,内心感叹:姜还是老的辣啊!

“师父,人无完人,哪能做到被人人喜欢的,太后她的态度...其实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多大的关系。”

凌司北已经把她保护的很好了,她都不用像以前那样,隔三差五的进宫请安。

“现在于我而言,她只是一个病患而言,而且这也是没有见过的情况,也是需要学习的。”

“嗯,你自己看着办吧,凡事记得还有你师父和师兄在。”虽然没有一官半职的,但好歹有医术傍身,那些权贵还能给几分薄面的。

“对对对,有师兄在。”

江念笑了,她知道苏神医这是在为她撑腰。

“知道了,我不是一有事就会给你们两个去信嘛。”之前在外面的时候,三人一直都有互通书信,分享生活点滴的。

“那就好,你和战王现在怎么样了?”苏神医不知道江念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尊重江念所有的决定。

突然提到凌司北,江念滞了一下,随后便笑着说:“师父,我和王爷挺好的,你不必担心。”

感情上的事情江念没有和他们说过自己的看法,也知道苏神医是想知道她现在是否幸福。

苏神医看着江念脸上的笑意,知道她过的好就心安了,“嗯,改日我们一起去看江老头,带战王一起。”

“好。”说来也惭愧,她回来那么久,还未去看过江老爷子。

......

江念和肖白问了许多苏神医关于蛊虫的问题。

之前没有遇上的时候,两人也没有很大的兴趣,现在遇上了,还查找了不少关于蛊虫的资料。

越看是越有意思。

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就那么小小的一个小虫子,竟然能控制人的心神。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作用。

“为师也只是略懂皮毛,有机会咱们师徒三人一起到苗疆那边去看看,学习学习。”

江念和肖白心里都很心动,两人之前也是边游历边行医学习,对未知的领域充满了好奇。

苏神医吃饱休息好了,三人便又回到了太后的兴宁宫,准备开始为太后驱蛊。

和在餐桌上苏神医说的那样,主要的又江念动手。

苏神医做好的引诱蛊虫的药粉,吩咐江念在封闭太后心脉之后的多长时间就可以开始动刀。

苏神医和肖白还有皇上和凌司北都在屏风之外等着江念。

在心脏上动刀,即使是江念(慕容萱)这个来自现时代的外科医生,在这个时候也是非常紧张的。

这力道不好控制啊!

用银针封闭了太后的心脉之后,大概五息的时候,太后的心脏处开始鼓起一个小小的鼓包。

这是蛊虫开始活动起来了。

没有血液流动带来的滋养,蛊虫开始躁动。

江念连忙将苏神医做好的引蛊粉凑近,刚靠近,那个小小的鼓包就开始跳动。

江念看准机会,直接下刀。

刀尖触及肌肤,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一旁帮忙的秀姑用碗接住了流出来的血液,颜色都已经成黑色的了。

流出来的黑血当中还有一个看上去像小肉块一样的东西,在碗中不停的蠕动,那便是太后身上的噬心蛊了。

还好,江念一刀就把它给弄出来了。

秀姑端着碗出去了,江念留在太后的床边,止血包扎,检查太后的身体状况。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