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真的是偶然吗?(1 / 1)

回到战王府,凌司北和江念两人刚分开,阿夜就出现在江念面前了。

昨日在得知要进宫后,江念就交了任务给阿夜。

关于香粉的这一条线索江念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的,即使是凌司北已经把皇后和梅妃所有的一切都挖了出来,没有一丁点的可疑之处。

不管是赵盛谦给江念留下的人,还是之前赵盛谦和凌司北合作所查到的事情,全都指向了皇宫。

而他们又多了一条香粉的线索。

不是信不过凌司北,只是江念的感觉而已。

就好像是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很准,有时候也不准。

没有确凿的证据,江念也说不准,所以就没有再麻烦凌司北,只是让阿夜一人前去查而已。

江念将她在兴宁宫的情况说了出来:

“今日在太后的宫里,我闻到了很多那个香粉的味道,现在宫里已经不止两位使用了吗?”

“是的,宫里嫔位以上的娘娘,每个人的梳妆台上,都摆放有同款的香粉。

问过了,没有什么可疑的,只是皇上对其他人说了一下皇后和梅妃身上的香味好闻,其他人便模仿了起来。”

江念搭在桌面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这是她思考问题时惯有的动作。

“阿夜相信这事只是偶然吗?”江念不信。

阿夜默了默,“太过偶然就是刻意了,我们查香粉这个线索已经暴露了!”阿夜也不相信,阿姐能问出这样的话,她应该也是这个意思了。

“是啊,为何偏偏就是那个香粉味呢?为何皇上才说好闻呢?”

“这个......据说是有个新进宫的娘娘身上的脂粉味太杂乱,太浓了,皇上闻不得才说的。”

“真的是偶然?”江念依旧还是不相信的。

阿夜也是一样的想法,“先让人仔细看着?”

江念没有及时回答,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不用,盛谦哥好不容易安排进去的人,不是这样用的,而且我们大概是已经完全暴露了。”

再怎么紧密监视,得到的消息也只能是别人想要给他们知道的了。

“再看看吧,太后这次中蛊,我总觉得也有一定的关系。”

“她离开冥赵那么长时间了,很多东西大人们应该也是不知道的。”

阿夜说的她自然自然指的就是四家长的小青梅。

对了,她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姬紫。

江念也同意阿夜说的,点了点头,“让大家都多注意些。”香粉的是事情已经暴露了,她怕姬紫设计大家。

“是。”阿夜没有多待,他知道江念昨天在皇宫里是没有怎么休息的。

江念也确实是已经有些累了。

凌司北还未回来她洗漱完就睡下了,她想等凌司北来着,毕竟今日他才对她说完那些事情,心里肯定不会好受。

而第一次在他人面前吐露自己心声的凌司北,原本是打算和江念一起回落萱,好好亲近亲近,却被事情拌住了脚。

好不容易解决完事情,回到落萱院,结果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小人儿却已经睡着了。

看着江念的睡颜,凌司北无奈的笑了笑,刚想靠近,想到了什么,便往洗漱间去了。

片刻之后,凌司北才一身水汽的回到里间,又在椅子上坐了一小会才往床边走去。

刚掀开被子的一角,江念就有所察觉了,眯着眼睛,哑着嗓子问凌司北:“你回来了?忙完了吗?”

软绵绵的声音,听得不凌司北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嗯,忙完了,快睡吧。”说着凌司北就跟着慢慢躺下了。

江念闻言,往里挪了挪,“躺进来些。”

凌司北扬起嘴角道:“好。”

刚躺好,江念就靠上来了,手搭在凌司北的胸口,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就像.......

就像是在哄孩子那般。

江念的这些小动作虽然不明显,但凌司北的内心感触还是非常大的。

好像,好像从来没有一个女子像江念这样,没有直言对他的关心,却在默默的给他传递温暖。

当然这也只能是他自己承认允许靠近的温暖,不然前面的那些莺莺燕燕出场的意义就没有了。

凌司北拥住江念,感到无比幸福。

这段时间他在养身体,江念也一直陪在他身边。

可是有时候还是会觉得有些不真实,常常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惊醒,直到确定了身边躺着的是江念。

凌司北凑近江念的发顶,落下一吻。

前些天顾及着身体,怕江念说他,现在好了,琐事又来了,而现在这个时候......

凌司北松开了江念一些,调整了一下气息,才牵着江念的手,慢慢闭上眼睛睡觉。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