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噬心蛊(1 / 1)

皇宫中的藏书阁,这里有历朝历代,各种书籍。

肖白和江念都没有接触过蛊毒,在保证太后暂时无恙之后,两人便告别了皇上和凌司北,来到了藏书阁。

两人翻动着有关医术记载的书籍,尝试在当中找到有关蛊虫的记载。

离开之前江念就着现时代的传颂,将苗疆一族可能擅长使用蛊虫的说法告诉了凌司北,让他去查实一下。

到底苗疆擅用蛊虫的说法只是江念在现时代的影视上面得知的,并不知道有没有一定的历史依据。

不出一天的时间,凌司北就找到了所谓的苗疆人。

只不过他找到的是个很早之前就离开了苗疆,在外生活的人,对苗疆的蛊虫也只有一知半解。

让他说倒是说出了不少有关蛊虫的东西,只是在江念和肖白说协助他帮太后解蛊的时候,就开始怂了。

他根本就不会!

不过根据他所说的,和江念肖白在藏书阁所查到的一星半点的记载,他们确定了太后身上的蛊虫,是噬心蛊。

能控制人的心神,操控中蛊之人的行为想法。

不过此蛊不好得,和同心蛊差不多,异曲同工之意,比较难培育。

凌司北找到的那个苗疆人说不出解蛊的方法,江念和肖白亦在书中看到解蛊的记载。

毕竟不是专门记载蛊虫的书籍,关于蛊毒的描述真是少之又少,只有只言片语,可怜的很。

不过好在已经确定了是什么蛊虫,也不算一无所获。

大家都还没有停下来,还在继续各自手上的事情。

凌司北自从有了怀疑的对象之后,就将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了出来。

只是可惜,许家一家都没有到过苗疆那些地方。

没错,对于太后中蛊这件事,凌司北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之前一直伺候在太后身边,还妄图肖想他的许思。

当然,凌司北也知道,虽然他和徐衍他们建立的消息网,很广大,所有的消息也都是非常精准无误的。

但是他也清楚,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谁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总有他们查不到的事情和细节。

凌司北已经让人将许思监视起来的。

经过一整天的努力,江念和肖白也没有找到有效的法子,而根据他们两个人的诊治,已经判断出太后的身体状况。

太后年事已高,已经经不起太长时间的折腾了,要是五天内没有找到解蛊的方法的话,肖白和江念两人都无能为力了。

当天晚上,江念他们都没有离开皇宫,人多口杂,太后病倒的事情也都传到了各宫和各个王爷的耳中。

第二日一大早,江念和肖白去给太后做检查的时候,兴宁殿就已经站满了人了。

男人们还在上早朝,嫔妃们都拖家带口的来了。

“一大早的,还真热闹,知道的是太后生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后已经殁了呢。”

肖白看着乌泱泱的脑袋,打趣,接着又嘀咕了一句:“怕是没有一个的真心的。”

“师兄!”那么多人在,肖白还那么的口无遮拦,江念也是服了。

“怕什么,她们忙着演戏呢,听不见。”

已经走到边上的太子妃安欣然:......好吧,她还没有演完,听不见。

江念是战王妃,现在凌司北这个亲王的权力一家独大,大家都想着巴结,很多人都已经注意到她了。

看着已经慢慢靠上前来的人,江念收敛了在肖白面前的轻松随意,换上皇室一贯得体的端庄稳重。

和众人微微福身之后,才缓缓走到皇后的身边,肖白跟在江念身侧,拜见过皇后之后,就溜进太后的寝宫了。

他现在是个大夫,还是皇上亲自请他来的,毫无顾忌。

太后还没有清醒,皇上和凌司北安排了人守在寝殿门口不让打扰,没有接到皇上的旨意,门口的内侍连皇后也没有放行。

好在皇后不是那种计较的后宫怨妇,没有计较。

“本宫这些日子身体不适,没想到母后也病倒了,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江念看着皇后脸上的病容,也知道她近来肯定是在为太子的事情所担忧了。

“娘娘不必太过担忧,皇上已经给师父去信了,师父不日便能到上京,这里有妾身的师兄看着呢。”

皇后听完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内殿已经有肖白在,江念就没有再进去了,她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医术,但这个皇宫内院,有太多的不确定了。

她所查到的小青梅很大程度可能就在这里,而眼前的皇后和梅妃就是最接近线索之人,江念就更加不会凑前去了。

江念知道,她在皇宫内待了一整天,很多人都会单纯的以为她的因为战王凌司北或者肖白的原因。

她也没有必要去做一些澄清的动作,没有人知道她留下的原因就更好了。

和大家‘虚与委蛇’没多长时间,皇上和凌司北带着众皇子下朝赶过来了。

皇上亲自安慰了众人之后,就让人解散了,凌司北也带着江念出宫了。

江念已经和肖白忙活了那么久,凌司北觉得她肯定已经累了,太后这一时半会的也不能怎么样,他心疼江念。

和皇上的说词也是直接了当的说,不想他的王妃太累。

皇上:......他和肖白已经守了那么多天了,也还没有好好休息!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