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没有安全感(1 / 1)

马车停下来了,战王府到了,江念又恢复了往常淡薄的模样。

她忍着没有去看凌司北,直接带着秀姑回到了落萱院。

而凌司北却因为江念‘冷漠’的态度,再次被扎心。

他站在战王府门口看着江念离去的路,站了许久,直到陈林主动上前请罪。

但凌司北也只是看了陈林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进门了。

他不会处罚陈林和秀姑,因为他们都是江念护着的人。

从前在凌司北这里规矩才是最重要的,犯了错就一定会被处罚,不管是谁。

但现在凌司北的这一准则,因为江念而改变了。

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已经是‘如履薄冰’了,在这个时候再处罚陈林和秀姑等人,那凌司北大概是不能再近江念身了。

陈林没有被处罚,他也想到原因了,陈林叹了口气,自动自觉骑马出城到城外的训练营去领罚了。

不是他不领江念的情,是他觉得自己的能力真的还不够。

好在王妃这次没有出什么事情,万一在路上遇到了刺客什么的,有个好歹,那他赔上这条命也不够赔的。

显而易见,要是他们家王妃有点什么事情,那他们家王爷......

陈林都不敢想象了。

***

江念回到落萱院之后,洗漱了一番,就到了小书房写写画画了。

她觉得现在的她挺浮躁的,没什么方向。

书法能让她静下心来,没事她就爱练练书法。

这一练就练到了亥时。

手都有些酸了,她才停下。

看了眼门口的方向,江念才缓缓走向里间卧房。

刚要躺下,窗边就传来了动静,还未看清什么情况,凌司北就带着一身的酒味来到了江念的跟前。

闻着凌司北身上的酒味,江念微微蹙眉。

凌司北的胃早就不好了,肖白也说过他不能再喝酒了,结果他又喝上了。

江念刚要训斥一下他,就被抱了个满怀。

“你这是喝了多少?”贴近之后酒味更浓了,就连他呼出来的气都带着浓浓的酒味。

江念轻轻推了他一下,结果腰身被箍的更紧了。

凌司北也不说话,就这样紧紧的抱着江念。

江念觉得有些难受,推不开,便开口:“你松开我。”

凌司北依旧不说话,将他的脑袋埋在江念的颈脖处,感受到他的呼吸,让江念觉得此时的凌司北软萌软萌的。

看惯了那个威风凛凛,霸道的凌司北,这样的他,江念还是第一次见,也跟着他沉默了片刻。

被箍的实在是不舒服,江念抵在凌司北胸前的手,再次尝试推动凌司北。

“凌司北,你抱得实在太紧了,我有些不舒服......”松开些可好。

江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凌司北沙哑的嗓音给打断了,“念念,我也不舒服。”

听到凌司北说不舒服,江念顿时紧张起来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她以为凌司北的身体不舒服。

凌司北微微松开了江念一些,拉住江念的手,放在他心脏的位置。

“这里,这里不舒服......”

江念愣住了。

“念念,我们不要这样了好不好?不要不理我好不好?这里难受......”凌司北略带委屈的语气。

拉着江念的手也不断的在胸口处轻轻地捶打着。

这样的凌司北让江念很是心疼,她轻呼了一口气,低声询问:“那么难受,这么久了,这么都不来找我说,嗯?”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