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太后懿旨赐婚(1 / 1)

皇宫里。

南宫彦先凌司北他们一步回来了,他将在江水城的情况都如实和皇上说了一遍。

虽然他没有说弃城的决定是太子下的,但对江水城里面的事情,太子的不作为也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

所以太子和凌司北他们到皇宫之后,太子就被皇上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

太子知道他再说什么也没有任何作用了。

只能乖乖受着,时不时咳嗽出一两声,装装可怜,博取皇上的同情。

终究是自己的儿子,皇上也确实是心疼了,而且傅慎知现在还病着。

心疼归心疼,对于江水城的城官还有下令放火的赵言官,皇上还是想让傅慎知亲自审问。

关乎整个江水城百姓的性命,只有傅慎知皇上才信得过。

安排好所有的事情之后,皇上让其他人都回去了,独留下了凌司北。

其他人走出宫殿,太子就咳嗽着对傅慎知说道:“辛苦傅大人了,因为本宫这一病,差点让傅大人和肖先生陷入危险之中,真是不该......”

“太子殿下言重了,这都是下官的本职工作,要是太子殿下没什么事情的话,那下官就先行告辞了。”

“......没,没什么事情了,傅大人先回去歇着吧。”

太子南宫皓微笑着和傅慎知说道。

傅慎知对着太子拱了拱手就离开了。

太子看着傅慎知离去的背影,又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殿门,眼里闪过一丝狠戾,背在身后的双手握成拳。

没多久也离开了。

太子离开之后,在不远处的转角,一个穿着太监服饰的人也跟着离开了。

不久之后那人就出现在了后宫的其中一个宫殿内,对刚刚他所看到的,事无巨细的和屏风那边躺在美人榻上的人禀报了一番。

隔着屏风可以看到一个纤细的手挥了挥,那太监就离开了。

“主子,殿下那里......”站在美人榻边上的男子说话了。

“皓儿还是太年轻了,不够狠,给自己留下太多首尾,让人去清理一下。”美人榻上的女子慵懒的声音响起。

“是。”

男子离开了,也不知道美人榻上那女子说的首尾指的是什么?

只是在第二天的时候,大理寺的牢房就传出了江水城城官和赵言官自尽的消息。

***

再说回皇上留下凌司北之后,也只是循例问了一下端王在通州的表现,而那些凌司北早就在递奏折给皇上的时候就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

至于燕王南宫彦在江水城的表现,凌司北见到的不多,所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皇上有话还是直说吧。”

皇上留下凌司北,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吞吞吐吐,凌司北就知道皇上接下来问的那些都不是他想要说的重点了。

皇上被凌司北直接打断,微微滞了一下,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这件事情是他没有拦住。

“司北......那个,母后前些天下了道懿旨。”

凌司北皱着眉看着皇上,眉心突突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皇上看到凌司北已经皱起眉头,也没再遮遮掩掩,直接说了出来:“母后下旨将许思许给你做侧妃了,说许思在通州照顾了你那么久,要给人家一个名分。”

凌司北听后,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懿旨呢?”

“你的还在母后那里,另一个已经送往许家了。”

皇上不敢说送宣旨那会的大场面,现在这件事情整个上京城已经人尽皆知了。

“麻烦皇上重新下一道赐婚的圣旨,在通州那么长时间,许思一直在照顾的是小李将军,本王连见都没有见过她。”

皇上闻言也皱起了眉头,一脸便秘的难看。

“恐怕不行,现在太后赐婚的事情上京城已经人尽皆知了。”

凌司北收紧拳头,太后真能给他找事!

他现在还没有把江念哄回来,现在又来了这些糟心的事情。

皇上带着歉意开口:“朕一时不察,让母后钻了空子,这金口玉言......”

听了皇上的话,凌司北灵机一动:“皇上您是金口玉言,一言九鼎,但太后娘娘不是,她老人家年纪大了,听岔了。”

“这......”

“还请皇兄重新下一道赐婚的圣旨,臣这好不容易将王妃等回来了,还没过上几天美满的日子,臣不想再迎其他人进府。”

凌司北都可怜兮兮的了。

皇上抽动着嘴角,“......好,朕重新下旨赐婚。”

“让端王去宣旨,在通州臣见过什么人,他最清楚了。”

凌司北提议让端王南宫焱去宣旨也是为了皇室的脸面着想,也是想为自己澄清。

皇上很快就重新写好了赐婚的圣旨,交给端王之后,南宫焱马上就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了。

大张旗鼓的绕了整个上京城才到了许府门口宣读圣旨,最后还将在通州许思照顾小丽将军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还说是太后年纪大没有听清楚名字就下了懿旨,在通州的时候战王凌司北都没有见过许姑娘。

之前是没有回京才没有和太后说明,现在回来了才知道是太后搞错了,不想毁了一段好姻缘才求皇上重新赐婚。

听了端王的解释,上京城的百姓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段时间大家在上京城都没有见到过战王。

端王离开后,接完圣旨的许思回到房间,将所有的东西都砸了。

她本来就是想趁着这次机会,太后直接下旨指婚后,凌司北就不能拒绝的,没想到他会直接找皇上重新下赐婚的圣旨。

许父看着满地狼藉,叹着气摇了摇头:“思思,放弃吧。”

“小李将军的平妻也挺好,你还有太后娘娘给你撑腰,李家也不会让你受委屈......”

许父还想说点什么,触及许思充满杀意的目光,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个女儿他是越来越陌生了。

还未等许父再次开口,许思就推开他往外走了。

“思思......你去哪?”

许思就像没有听见似的疾步往门外走去。

她爹刚刚说的有一句话没有错,那就是她还有太后给她撑腰,许思现在心里想的是要尽快见到太后,让太后给她做主。

要是她这次就这样嫁到李家的话,那她就真成为废子了,主子不会再管她了!

许思不知道的是,在凌司北让皇上重新下旨指婚之后,他就到了太后的兴宁宫,对太后放过狠话之后,直接将太后软禁起来了。

许思是连宫门都进不了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