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偷摸进房(1 / 2)

“马上就到子时了,慎知,你猜猜咱们这个战王爷这是去哪了?”

“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猜?司北这样挺好的。”起码以后也能像个人样了。

“是啊,挺好的,希望江念真的不会再离开了。”发疯的凌司北他们受不住。

“放心吧,她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的。”对于江念,傅慎知还算了解的。

徐衍听后悄悄地用余光观察着傅慎知,见他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才放松了下来。

岔开话题:“把肖白一人留在傅府没跟你闹着要跟来?”虽然肖白的江念的师兄也和傅慎知相处了那么久是可信的。

但这个时候是属于他们三个人的情谊,何况他们没有提前和凌司北说过的,要是凌司北心情不好的话,遭殃的就是他和傅慎知了。

“宰了我两顿福满楼。”肖白小孩子性子,喜欢闹腾,却也容易哄。

“他不知道福满楼你也有份?”徐衍有些诧异,他还以为傅慎知什么都和肖白说了呢。

“不知道。”总要留些家底,肖白还挺败家的。

徐衍啧啧两声,说腹黑还得算傅慎知。

凌司北走出书房之后飞快的往落萱院去,此时江念已经洗漱完毕,在绞发,洗头和洗澡一样,她习惯了每日一洗。

虽然天气冷,在这个时代也不是很方便,但是江念依旧很坚持。

凌司北突然到来,江念还感到有些奇怪,往常这个时间他应该还在书房陪着傅慎知和徐衍的。

“王爷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凌司北很自然的走到江念跟前接过她手中的帕子,轻轻的帮江念擦拭头发。

“快到子时了。”今年是不一样的一年,凌司北也不知道为何,就是想和江念一起跨过这样的时刻。

江念明白了,就像在现时代,学生时代的时候,大家重视的跨年仪式。

“嗯,那徐衍他们那边?”

“他们没关系。”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江念好不容易接受了他,凌司北是半刻都不想和江念分开的。

好吧!

凌司北算着时辰,马上就要到子时了,凌司北放下手里的帕子,将江念的身子转向他,深情的看着江念。

“念念新年安康,以后的每一年我们都一起过吧!”以后的每一年,每一天,凌司北都想有江念的陪伴。

江念点头,“嗯,一起过。”虽然说计划和意外不知道那一个会先到来,但是江念在打算放下所有,享受当下跟着心走的时候,就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她会好好珍惜和凌司北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

凌司北得到江念肯定的回答,笑了,不管江念是内心真实的想法是怎么样的,但她已经答应凌司北了,他就不会让江念有反悔的机会。

他凑到江念的眼前,说道:“我轻一点。”

江念:“?”还未细想,凌司北带着微凉的薄唇就已经覆在她的嘴唇上面了。

她这才想起,在马车上的时候,她埋怨过凌司北把她的嘴唇都已经弄破了。

凌司北当时怎么回她来着?

哦,他说:以后都轻一点。

嗯,现在的江念确实感受到了凌司北的“轻一点”,甚至可以用小心翼翼来形容了。

江念感受到了凌司北的呵护备至了,被他轻轻的亲吻着,江念被满是甜蜜的氛围包裹住。

凌司北的俊逸是那种和文人书生不一样的,那么多年的军旅生涯,让凌司北更加的坚硬沉稳,所以他是那种硬汉式的俊逸。

这个时候让他这样的柔情,真是委屈他了。

很久之后,江念推开凌司北。

“他们还在等你。”

凌司北抱紧江念,闭上双眼,低声的发出了个:“嗯。”

又过了片刻之后他才松开江念,眼里的情愫已经消失不见了。

离开前江念给凌司北拿了几个解酒茶的茶包,“师兄说过你不能再喝酒的了,今日在宫里你已经喝过了,一会回去就别再喝了;

等他们喝完让人也给他们泡杯解酒茶,这样明日你们也能舒服些。”

江念不知道他们三个人能喝多少,但喝了酒又熬了夜,明日醒来肯定也不会很好受。

“好。”被江念关心的感觉真好!

凌司北被江念推出了房间,关上门,回到里间发现自己的头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干了。

躺在床上的江念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中将所有的事情都过了一遍,想起凌司北今日的表现,江念伸手抚摸这已经有些红肿的双唇。

她之前一直以为她和凌司北两人会是那种细水长流,平平淡淡幸福。

没想到是现在这样的情形,忽然间发现两人的节奏好像快了些,也就一个晚上的时间,两人就已经亲了无数次了,放以前,绝对是不会发生的。

但,这真的好甜。

凌司北的每一次拥抱和亲吻,都让江念十分的悸动,就好像是......在现时代当初和苏麟轩刚在一起那个时候一样,甚至更甚。

那种属于心动的悸动,江念知道那就是喜欢。

苏麟轩,苏麟轩......

江念对着黑暗轻轻的呢喃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再继续等你了;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很早就爱上了......

凌司北的书房。

刚回去的凌司北就听到了徐衍带着醉意的调侃:“哟,还以为我们王爷不会来了呢。”

凌司北没有搭理徐衍,看了眼桌上的酒壶,问傅慎知:“他喝了多少?”

“他还能喝。”一天到晚都在外面经商拉关系的人,这点酒根本就不算什么。

“你们两个喝吧。”说着将个茶包丢在他们两个跟前,说道:“你们嫂子给你们的醒酒茶,睡下前让人泡给你们。”

“替我们谢过王妃。”傅慎知举起酒杯道。

凌司北颔首,端起刚被送到跟前的醒酒茶,喝了一口。

“通州那边的事情皇上让你带上谁一起去?”

“带老九。”

傅慎知微微一愣,“燕王还不打算站到明面上来吗?”

因为凌司北的关系,傅慎知和徐衍对燕王南宫彦还算了解,都知道他其实身子已经不是原来那样虚弱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