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答应(2 / 2)

“好,好,好,我的好念念。”凌司北亲吻了一下江念的眉心。

凌司北都想好了,要是江念不答应的话,他就把她给关起来,藏在一个无人所知的地方,让江念只见他一人。

没有办法,真切的拥有过之后,凌司北就没有办法忍受没有江念的日子了。

他现在无时无刻的想要亲近江念,吸取她的美好,好像只有这样做,凌司北才能安心些。

得到了江念确切的回复,凌司北抱着江念的力道只增不减,像极了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江念也找到凌司北这不是好像,而是就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她回抱住凌司北,轻轻的抚摸着凌司北的后背。

没多久,战王府到了,凌司北牵着江念下了马车,欢欢喜喜的牵着江念进府,连守门的侍卫都感觉到了凌司北的不一样。

他们家王爷今日心情很美,嘴角那挂着的小弧度就是最好的证明。

王妃......王妃好像也挺开心的,脸色红润,一看就知道心情舒畅的那种。

凌司北高高兴兴的牵着江念,刚进府门,卢管家就到了跟前,和凌司北说徐衍和傅慎知已经在等着他了。

是了,傅慎知和徐衍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到战王府和凌司北一起吃夜宵,喝酒守岁的。

以前的没有江念在身边,凌司北有两个好友陪着也还凑合,但现下已经不一样了,他已经有江念了。

现在凌司北一点也不想和他们两个大男人一起守岁,浪费时间,这个时候抱着娘子,软香入怀,它不香吗?

“好酒好菜都给徐公子和傅大人给备上,告诉他们本王没空。”

卢管家错愕,“啊?这......”

江念晃了一下凌司北的手,“你要去做什么没有空?”

“我想陪你。”

江念:......怎么感觉凌司北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哈哈哈,那好,老奴这就去和徐公子他们说一声。”卢管家看着柔情蜜意的两个人,还有什么不知道。

看见他们家王爷和王妃相亲相爱,卢管家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这战王府总算圆满了!

不,也还不算圆满,还差个小郡王呢。

江念被卢管家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脸有些微热。

见卢管家就要离开,连忙叫住卢管家:“管家别,王爷要过去的。”

继而对凌司北道:“他们都是特地过来陪你的,快去吧,我们......多的是时间。”

凌司北想到江念今日和他提到的发现,他点了点头,“好,那我先送你会落萱院。”

这点路程也要送,江念无奈地笑了笑,任由凌司北牵着她往落萱院的方向走。

到了落萱院门口,江念停下脚步,不打算让凌司北再进去了,不然一会依照他现在这种黏糊劲,徐衍和傅慎知都不知道要等多久。

江念没忘记安抚凌司北,踮起脚尖轻轻的在凌司北的唇角落下一吻,不给凌司北任何机会,亲完就往院内跑。

看着江念逃跑的背影,凌司北抬起手摸了一下被江念亲过的地方,感受到江念的气息,笑开了。

凌司北的书房内,傅慎知和徐衍两人坐在外间的客桌上喝着茶。

“这是宫里又出什么事情了吗?司北怎么这个时辰了还没有回府?”

徐衍话刚落,门就被推开了,凌司北从外面走了进来,嘴角的那抹笑,傅慎知和徐衍立马就好像找到了刚刚那个问题的答案了。

事情是发生了,但他们敢说,发生的事情一定和江念有关,也和凌司北有关,还是那种江念给了凌司北好颜色的那种。

两人互换了个眼神。

徐衍都大胆地开口调侃:“这是发生什么好事了?让我们大名鼎鼎的冷面战神,满面春风的?”

凌司北没有搭理徐衍的调侃,坐了下来,傅慎知给他倒了杯茶,他喝了一口之后才笑着开口。

“自然是发生了好事。”想到江念,凌司北心里美极了。

“我猜是和王妃嫂嫂有关?”凌司北这春风满面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和江念有关,徐衍很自然的在王妃的后面加上了嫂嫂。

平日里凌司北就爱听他们这样叫江念,这个时候,就更加愿意听了。

“嗯,和你们嫂子有关。”

啧啧,看,对吧,都顺着杆往上了。

不过徐衍和傅慎知能猜到是和江念有关,却不能猜出江念是做了什么事情才让凌司北心情这样美。

毕竟江念稍微给点颜色给他,凌司北就能开染坊的那种。

看凌司北这模样都要找不着北了。

“那嫂子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心情那么美了?”

“念念以后都不会离开我了。”具体的细节,凌司北才不会告诉这两个人。

“嘶,什么?什么?是王妃嫂嫂自己说的吗?”徐衍惊讶地问。

傅慎知也很想知道,但他不会和徐衍那个傻样这般。

“当然。”虽然是他先开的口,但是念念答应了。

“恭喜了,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一会可要多喝两杯了。”傅慎知举起茶杯笑着对凌司北说道。

“对对对,恭喜恭喜,今日还真是个好日子。”虽然还不知道江念是不是真的给了司北不离开的承诺,但只要司北开心就好。

卢管家端了夜宵进来,三人也就把茶换成了酒,喝了起来。

凌司北没有忘记来见他们两个的正事,两杯酒下肚便说起了江念的发现。

宫里有凌司北自己可以去查,宫外皇后和梅妃的娘家,就可以交给他们两个了。

皇后和梅妃都已经进宫那么久了,她们以前还未进宫的事情,凌司北没有去了解过,当然之前也是没有兴趣了解。

而刘氏身后的那个幕后之人,据他们所知,是已经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联系上的了。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吧。”傅慎知在大理寺,关于两位贵人的东西也好查一些。

“对,交给我们就好,不过慕容峰暗室里的东西都被你们搬走那么长时间了,怎么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徐衍附和傅慎知,同时也对太师府是后续挺好奇的。

“他最看重的只有他自己,收藏两位夫人的梳妆台......大概是有什么癖好吧!”傅慎知在外办案,看过太多这些有着奇奇怪怪癖好的人了。

“慎知说的没错,他那个人最看重的只有他自己。”凌司北喝了一口酒,回想起刚看到暗室里面那些东西的时候。

两个梳妆台上面都有一层薄薄的灰了。

或许他是清理过,但也是很就之前了,或许还是在将刘氏的梳妆台安置进暗室的时候。

徐衍啧啧了两声,没再继续说这个话题。

凌司北掐着时辰在和他们两个喝酒言欢,快到子时的时候,将酒杯一放,和徐衍还有傅慎知说了声出去一会,就快步离开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