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烟火下的城墙上江念(慕容萱)的每一声回应(1 / 2)

江念在发现有关于香粉的线索之后,和其他人寒暄的时候都分散着余力观察着皇后和梅妃的一举一动。

难怪她当初发现香粉的时候就觉得味道非常熟悉。

四年前的江念,和皇后还有梅妃都近身接触过,闻到她们身上的香粉味也很正常。

江念回忆着有关于刘氏所参与的所有事情,试图分析刘氏背后之人的意图,江念想从而分析出究竟是皇后还是梅妃才是那个藏在背后的人?

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冥赵四家长的小青梅。

一开始换成亲对象,江念觉得应该没有那人参与在其中,刘氏顶多是想为慕容婉谋个健康的夫君而已。

后面接二连三的刺杀,还有慕容婉对她使的那些小动作,不是冲着她就是冲着凌司北而来的。

刺杀凌司北是为了分兵权,因为当时查到了李将军府;而针对江念(慕容萱)的,一样也是为了凌司北手上的权。

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和皇上的皇子有关。

可是好像又不是很对,四年前的那场刺杀,还牵扯出了江母江静佩,而江静佩还关乎这前朝的问题。

乱了,很乱,背后的那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江母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一直到新年晚宴开席,江念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但总归香粉找到了线索。

有了这一发现,江念见到凌司北的时候异常的激动。

凌司北和江念汇合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上下检查了江念,看看她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可有受委屈?”凌司北语气和眼眸中都带着关切,让江念有些无奈。

“王爷,这皇宫里头还是讲规矩的,哪有在众目睽睽下欺负人的,而且我也不是软柿子,不会轻易受到欺负的。”

“没事就好。”这皇宫内院可不就是会在众目睽睽下欺负人,凌司北在这皇宫中生活了那么久,所有的那些明的暗的他都见识过。

果然,他的念念还是太善良的,将所有的东西都想的那么美好。

“王爷,我发现了刘氏梳妆台上那盒香粉的线索了。”江念入座之后,便凑近凌司北,小声的和他说起她的发现。

“什么线索?你刚刚去查了?”凌司北更加关心的是江念的安全。

“不是,刚刚在兴宁宫,大家聊天的时候,我闻到了皇后和梅妃身上都有那个香粉的味道,我已经确认过了,就是那个香粉,你让人去查一下两人。”

“好,记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你别私底下去查。”

背后之人的势力很大,凌司北担心江念私底下查的话会有危险,按照江念的性子,不提前嘱咐的话,她肯定会自己也去查。

“好,详细的我们回去再说。”

皇家家宴人说多不多,她本身就是站在舆论中心,一直这样和凌司北交谈,更加容易被关注。

“好。”对于江念近日来的变化,凌司北喜欢,江念现在正在慢慢的靠近他,有事情也愿意和他说了。

就好像回到了四年去两人还是合作关系,凡事有商有量的,凌司北喜欢这种感觉。

新年的宫宴还是和江念四年前参加过的一样的流程,皇上吃到或者看见的颜色好的菜色都会赐给劳苦功高的大臣。

吃的差不多了,众人才开始说话聊天。

今年最有话题的莫过于江念(慕容萱)和凌司北了。

她太久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了,很多皇子和郡王之类的,在江念现身之后,都还没有见过她,大家都是你一句我一句的搭着话。

皇上激励了众人一番,之后在太后的不断示意下,终于还是点到了凌司北的身上。

“司北,王妃的身子现在也有好转了,孩子也应该要提上日程了吧?”

凌司北闻言,眸光微冷。

皇上这次的眼神没有闪躲,太后是他的母后不能违背她交代下来的事情,凌司北那边他也并不想逼迫。

所以皇上刚刚说出来的那番话已经和太后所交代的有很大的歧义了。

在皇上看来,太后无非就是想要凌司北有自身能有个后,但太后说的让凌司北收人进府。

司北又不愿意,所以他只能催凌司北和江念能尽快诞下孩子。

在皇上的话说完之后,江念感受到了很多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同样也感受到了身边的凌司北周身骤然下降的温度。

那么多人都在,江念怕凌司北和上次在太后的兴宁宫那样不给任何人面子,直面刚。

她拉住凌司北的手指,轻轻的摇晃了一下,凌司北直接反握住江念的小手,包裹在他的大掌之中。

面不改色的和皇上说道:“快了。”

之后偏过头,眉眼带着柔情看着江念。

被凌司北的回话震惊住的江念,对上凌司北的柔情,脸突然就红起来了,害羞的抿了抿嘴唇。

凌司北看见江念害羞的模样心跳都乱了几拍。

说完那声“快了”回过头看江念也是想示意江念配合一下自己,也有想要和她解释的意思,他只是说说而已。

没想到惊喜的看到了江念害羞的模样,握住江念的手,拇指在江念的手上摩挲。

江念一直都没有挣开被握住的手,凌司北微微上扬的嘴角就没有落下来过。

难得好颜色的和皇上多喝了几杯酒。

太后被皇上和凌司北这么联手一气脑袋抽着抽着痛,呼吸都不顺畅了,坐了没有多久就离开了。

宴席过后,凌司北问江念:“累不累?要是累了,我们就先出宫,烟火就不看了。”

江念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基本上都没有离开,大家都准备去看烟火。

“不累,大家都去看,那就一起去看吧。”

她也是想要趁机找机会和皇后还有梅妃多聊上几句。

不过凌司北却没有给她继续去交际的机会,自从牵上江念的手之后,凌司北就没有松开过。

牵着江念走咋人群中,走过长长的走廊,登上城墙......

等待着烟火的燃放。

和之前江念在这城墙上场景差不多,燕王南宫彦和那次一样,出现在了江念和凌司北的身旁。

比那个时候好了些,已经听不见他那骇人的咳嗽声了,人还是以前的那个少年,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意。

“好久不见小皇婶。”南宫彦行了个礼。

“好久不见,身子还好吗?”江念刚问完,就感到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

江念侧过头带着不解的眼神看向凌司北,眼神中透露出的意思是在问凌司北怎么了?

南宫彦看着两人的眼神交流,连他都感觉到凌司北对江念刚刚所问的那句表现出不虞了,他的这个小皇婶好像丝毫没有察觉。

南宫彦低低的笑了两声。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