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让徐衍把握住自己的幸福(1 / 1)

饱餐过后,江念也不确定他们几个之间的事情有没有谈好,便先行回了落萱院。

江念一走,徐衍的八卦之心就雀跃起来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前几日不是还在挺惆怅吗?今日这情况可不像没有进展的样子。”

凌司北没有回应徐衍的问题,而是微眯着眼直盯着了傅慎知。

“慎知什么时候和王妃那般要好了?”

傅慎知被问的一愣。

傅慎知:要好?什么时候?他和江念好像也没有到要好的程度啊?

听见凌司北的话,肖白也有些好奇,他整日都和傅慎知在一起,他怎么不知道傅慎知和小师妹交好了?

凑近也跟着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和小师妹交好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两个背着我私下通信了?”

傅慎知连忙澄清:“我什么时候和王妃私下通信了,你别乱说话,你不是整日都在我身边?我有没有和王妃交好能瞒得过你?”

“也是。”肖白若有其事的点着头,转头面向凌司北道:“王爷,他没有和王妃交好。”

凌司北收回视线,扫了一眼正在等待他回答的徐衍,开口:“你们两个不想被赐婚的话,就尽快找出家族里能继任人来吧。”

皇上估计已经是下定决心了,他们两人没有找到人代替的话,被赐婚的就唯有他们二人了。

“徐衍你自己的幸福,再不行动,恐怕也要飞了。”

凌司北一直都知道徐衍心悦的女子是江念医馆的女大夫,但徐衍一直碍于他和江念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行动。

不管自己如何,凌司北都希望他这两个从小到大的好友都能得到幸福。

听到凌司北的话,徐衍眼睛睁大了些,看着凌司北,像是在问:“你怎么知道的?”

凌司北给他他一个眼神,淡淡的开口:“不瞎。”

傅慎知也点头,很赞同凌司北的话。

“慎知你也知道?”徐衍难以置信,他以为他隐藏的挺好的,没有主动接近过那人,也没有暗地里做什么小动作。

他做的比凌司北还要少,只是偶尔静静的看着而已。

“嗯,偶然发现的。”冥赵的人走了之后,江念回到医馆之后,他们跟着凌司北也到过不少次医馆,很偶然就发现了。

徐衍:“......”

“没事就走吧。”凌司北下逐客令了。

凌司北离开了,傅慎知也抬脚往府门的方向走去,肖白拍了拍徐衍的肩膀。

“兄弟,你努力。”说完就追着傅慎知的脚步跟上去了。

肖白追上傅慎知,像个小媳妇那样跟在傅慎知的身旁,悄悄地看了傅慎知几眼。

直到上了马车,肖白才开口:“慎知在想什么?”

“嗯?没想什么。”

“你对师妹......”

“老肖,她是战王妃,司北唯她不可。”而且他能感受到,江念对她没有除相识的友情,就没有其他的了。

或许说她更多的还是因为司北的关系,对他的友好。

从江念嫁进战王府的那一刻起,他和江念(慕容萱)就只能是朋友,或者是君臣的关系了。

“你知道这点就好。”

肖白很早就已经发现了傅慎知对江念有着不一样的情愫了,可惜了,师妹已经有战王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总会找到属于你的那个姑娘的。”

或许他应该劝一下慎知接受福宁公主?

傅慎知看着肖白若有所思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你少想那些有的没的,福宁公主不适合我。”

“......好吧。”话都还没有说出口,就要咽回去了。

战王府内,凌司北离开前厅之后,直接到了落萱院。

“王爷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晚膳让你费心了。”

刚刚凌司北特地问了管家,管家告诉他,这顿晚膳都是江念一手安排的,虽然早就知道是她安排的。

但从管家的口确切的听到之后,还是很欣喜,心跳还是会加快。

“是我应该做的。”往常是她做的不够,没有认清自己的内心,没有做属于她的分内事。

“明日过后就是新年了,明日的宫宴......皇上希望我们能到场,要是你不想的话,我们也可以不去。”

“那就去吧。”皇上毕竟是皇上,凌司北手上有再大的权力也终究的臣。

皇上已经很给凌司北面子了,上次的在太后的兴宁宫的事情,要是怪罪下来的话,江念真有可能已经被处死了。

江念不能让凌司北输。

“要去太后那里认个错吗?”

“无须去。”去了也定然不会得到太后的什么好脸色,没有必要让江念堵着心过年。

“还是要去一趟的。”毕竟是太后养大凌司北的。

以前太后也对她挺好的,只是现在年纪大了,她又这样对待凌司北,太后也只是为了凌司北气不过罢了。

“没有做错,为何要去认错?”

“太后也是为了王爷而已。”

凌司北闻言有微蹙眉头,心里有些不悦,“我不需要他们为了我。”对于这个他只想要他自己心里想要的。

虽然凌司北已经很收敛了不悦的气息,江念还是敏感的感觉到了。

片刻的沉默之后,江念才开口:“对不起。”

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对于江念的这三个字,凌司北都已经形成肌肉反射了,她一说这三个字,凌司北就以为江念要开始拒绝了。

眼眸中划过失落。

“念念......不要再对我说着三个字了好吗?”

他的心已经是千疮百孔了,好不容易熬到这几天有了一点点的希望,江念终于肯亲近他了。

不过两日,难道又要回到原来的状态吗?

不,他不要。

凌司北一把将江念拥入怀中。

“我不要,不想听你再对我说这三个字。”

江念猝不及防的被抱住,开始还推了一下凌司北,奈何凌司北抱得太紧。

她不知道凌司北为何突然不想听见她说对不起,但她能感受到凌司北此时此刻的不安。

有些心疼,她真的是造太多孽了,才让凌司北变成这样。

江念回抱凌司北,轻声道:“好,我以后都不说了。”

轻拍了一下凌司北的腰,继续说道:“但王爷真的要松开,我,快喘不上气了。”

听见江念的话,凌司北一下子就松开了江念,“对不起,我错了。”

手上和怀抱中还残留着江念的气息,凌司北收紧拳,试图握紧什么。

得到自由的江念调整了一下呼吸,“没事。”

心道:凌司北抱人也太用力了,好担心她自己以后的身子骨,再多被抱两次,估计骨头都要散架了。

凌司北没有在落萱院多待,江念也想要早点歇息,明日进宫必定还会见到许思,现在也算是情敌了,江念想要拿出最好的状态出现在她们面前。

......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