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太后想要逼迫凌司北收许思入府(1 / 2)

自从那天小小的温情过后,江念和凌司北的相处也更好了些。

两人现在时常能坐在一起吃饭。

虽说没有什么话讲,但在凌司北看来已经是很好了。

他一直都很小心翼翼的,不敢多说话。

而江念也话不多,她答应留下来的初衷并不是因为心里的那点情,她相信凌司北也是清楚的。

她本身也是个慢热的人,那天之后江念也想了很多,最后她认为,这样的循序渐进才是最符合她和凌司北的。

...

慕容睿离开上京城了,大概也不会回来了,太师府一直都没有传出什么消息。

江念想慕容峰大概也还没有去过暗室,毕竟他最爱的还是他自己,不管是江母还是刘氏,也只是个曾经。

不过不管慕容峰那边有什么动静,江念现在也已经不关注了,她现在在找那个不属于刘氏香粉。

江念很确定她一定是在什么地方闻过这个味道,但就是想不起来了。

顶着寒风江念在上京城逛了好几天的脂粉铺,都没有找到那个香粉,江念也不敢轻易将香粉拿出来问。

就在江念一筹莫展的时候,宫里又来掺和了。

这天凌司北还在宫里,太后那边就来人了,说是临近年关将近,听说江念(慕容萱)身子已经好转,太后也想念江念,召江念进宫觐见。

凌司北的战王妃,在四年前身子就一直都不是很好,都已经不出来见人了,这是上京城的人所知道的消息。

而皇上和太后他们对整个事情都是知情的,冥赵的人还在的时候,凌司北都将消息捂的死死的。

冥赵的人离开之后,凌司北就没有隐藏过了,他巴不得告诉所有人,江念是他的王妃。

回到战王府之后的这段时间,宫里不是没有让江念进宫过,所有的召见都被凌司北给拒绝了。

这次凌司北还没有出宫太后的人就到了,居心显而易见。

秀姑厉色的看着太后派来的人,沉声说道:“主子,王爷说过,你不想做的,都可以不做。”

话说的很明显,只要江念不愿意去,就可以不去,凌司北就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不碍事,还麻烦嬷嬷等一下,容我先更衣。”

江念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秀姑赶忙跟上。

“王妃......”

“没事姑姑,该来的总要来,不是今天就是明天的。”

江念不用想都知道太后召见她是为了什么事情了。

太后和皇上都知道她离开了四年,现在回来了,还是战王妃位置,他们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凌司北虽然不是太后亲生的,但就江念所看到的,太后和皇上对凌司北好是真切的。

凌司北身为风凌的亲王,兵权在手,但到了这个年纪了,还没有一儿半女的在身边,这个是他们最在意的。

之前江念(慕容萱)没有离开的时候,太后就已经在安排了,现在都到这个时候了,加上在他们看来离开那么久的江念,已经不配做战王妃了。

所以能找到空子,太后是绝对不会放弃给凌司北府上塞人的机会的。

江念带着秀姑跟着太后的人,来到了太后的兴宁宫外,嬷嬷进去请示了,没一会就出来说太后身体不适刚歇下,要江念等着。

还有点良心,没有让江念在屋子外面等,给请到了偏殿。

不过好像和外面也没有什么差别,偏殿里面没有炭火,茶水凉了也没有人更换。

江念没有在意,在进宫前她就料想到了这样的情况了,后宫,好像来来去去都是这几个计谋了。

在王府的时候江念和秀姑就已经贴好了暖贴,所以江念和秀姑现在也没有感觉到冷。

不知道等了多久,江念感觉都要睡着了,太后才醒来。

江念被带着前往太后殿内的时候,很巧合的看见了走廊的那一头凌司北的身影,早凌司北的身后侧还跟着一个身穿白色披风姑娘。

不远不近的跟着凌司北,脸上还挂着笑,光看她的话,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和凌司北刚刚相谈甚欢。

江念微眯了一下眼睛,她认出那个姑娘了,是许思,四年前太后给凌司北准备的。

嗯,江念了然了,怪不得刚刚在偏殿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什么郎情妾意之类的话。

原来说的是这个啊!

江念讽刺一笑,没想到太后的手段也那么的低级,江念都要怀疑她这个太后之位是怎么坐稳的了?

这时江念看见了许思身子向凌司北的方向歪了过去,就在大家都以为凌司北会伸手稳住许思的时候。

凌司北迈大了步伐向前走,因为他看见了就要迈进门的江念了!

身后的许思没有凌司北出手稳住,差点栽倒在地,还好身旁的侍女稳住了她。

许思看着凌司北远去的身影,眼眸中闪过一丝的狠戾,很快就换上了幽怨,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凌司北听见身后传来几声惊呼声,眉头皱了一下却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

凌司北追上了江念,“怎么进宫了?”

刚问完他才发觉好像有些无畏,能在这里出现,不就是太后召见了。

“太后娘娘说想念我。”

“我带你出宫。”

“还没见太后。”

“娘娘就是太想念王妃了,之前王妃身子不适,娘娘体谅就没有召见,听说王妃现在身子已经好转了,太后娘娘才想要渐渐王妃的。”

许思也追到跟前了,说完之后面对着江念行了个礼。

“那就进去吧。”太后居然趁他不在府上,就将人带进宫,凌司北已经有些生气了,脸色有些不好看。

凌司北看了一眼江念身旁的秀姑,牵起江念的手往殿内走去。

左右他还在,太后也不能对江念做什么。

殿内暖烘烘的,太后端坐在高位上,看见凌司北牵着江念走进来,怔了一下,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变脸似的很快又换上了一脸的笑意。

江念和凌司北行过礼之后,太后就拉住江念的手,就真的像很想念江念那样。

“瘦了。”

江念笑了笑没有回答,其实她挺反感这样的,明明就是不欢喜,还要装成这样。

简单的问候后,凌司北将人拉回到了身旁。

“太后人也见过了,没什么事的话儿臣就先离开了。”凌司北不想和江念在宫里待那么久。

听着太后讲完那些“嘘寒问暖”就想带着江念离开。

“司北你之后什么急呀?萱儿好不容易进宫来,一会皇上和皇后都会过来,你们两个也一起留下陪哀家用膳。”

眼见着太后已经有些拉下脸了,江念扯了扯凌司北的衣袖。

皇上和皇后都要过来了,这个时候还要离开,就不是很好了。

“司北你也老大不小了,身边就只有王妃一个人伺候,王妃身子又不好,哀家让思思去照顾你。”

太后见凌司北这样的态度,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了当的将目的说了出来。

“儿臣有王妃就足够了。”凌司北冷着脸沉声道。

“王妃身子不好,这些年思思与你相处的也还算融洽,她已经等了你多年了,她不求多高的位份,只想陪在你身边伺候而已。”

太会说这些话的时候,许思就在边上,微低着头,脸上已经挂上了害羞的红晕。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