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两个梳妆台(1 / 1)

慕容睿先回太师府了,凌司北得到消息要和江念一起去。

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江念妥协了。

当天晚上去太师府带江念的任务就交给了凌司北。33�0�5qxs�0�2.�0�4�0�2m

和阿夜的带的不一样,凌司北的一点余地都不给江念留的。

就是越过墙的功夫,凌司北将人紧紧的搂着,即使是进到太师府了,凌司北也没有松开江念。

开始是连搂住腰的手都不肯松开,被搂着走路的江念很不适应,给了好几个眼神给凌司北之后,他才假装后知后觉的松开了手。

办正事要紧,江念也不想和凌司北计较。

他们几人直接来到了慕容峰的书房外,慕容睿已经在等着了。

此时的太师府很是安静,所有的人都已经进入睡眠了。

书房周边的侍卫早就被凌司北的人给放倒了,所以他们几个很顺利的就进到了书房。

进去之后慕容睿也直奔主题,直接走到了慕容峰的书桌上,开始摸索。

当年太小,加上有些害怕,选择了逃避,已经有很多细节的东西他都已经忘记了。

只记得当时他的父亲是走到了书桌前不知道动了什么地方,才开启了那个暗室。

最后还是江念他们帮着上前查找,凌司北发现了砚台的异样,搬动砚台才打开了暗室。

暗室被打开了,江念带着亮光的眼眸看向凌司北,他微微抬起下巴,耳朵有些微红。

江念的眼神让凌司北得意的同时也让他害羞了,她还从未用这样带着光的眼神看过他。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

也就这一瞬间过后,江念就立马将重点放在了被打开的暗室上面了。

暗室里没有火烛,很黑,阿夜和凌一从进去之后点亮了里面残存的蜡烛之后,整个暗室的全貌就显现在了众人面前。

小小的暗室,摆放着两张梳妆台和一张床。

梳妆台其中的一张是刘氏的,慕容睿刚进来看到的时候就已经确认了。

“这是我母亲生前用的那张。”

其实不用慕容睿说,江念和凌司北他们也已经看出来了。

因为两个桌子上面的铜镜旁边都有挂着一小幅丹青,其中一个女子就是刘氏。

另外一个长得和江念(慕容萱)有几分相像。

不用说,在场的人也已经猜出来了,那个是江母,江静佩。

江念素未谋面的母亲。

之前江老爷子亲自找上慕容峰都没有拿到丹青或者其他的物件,敢情是这个慕容峰不愿意给。

照现在的情形看来,有着江静佩小像的这个梳妆台上的东西全都是当年江静佩使用过的。

慕容峰还有收藏死去的前妻物件的怪癖?

正大光明的收藏不好吗?为何要这样偷偷摸摸的藏着?

在认出江母的丹青的时候,凌司北就站到了江念的身旁,小心翼翼的牵起了江念的手。

也不知道是害怕江念难过,还是什么。

但不得不说,凌司北带着厚厚茧子的手掌,确实是给江念带来了不少的安全感。

江念看了一小会属于江母的那个梳妆台,之后又看向刘氏的那个。

在得知慕容峰的目的可能只是收藏之后,江念之前的怀疑就好像被推翻了。

但是来都来了,万一有什么发现呢?

江念还是准备仔细搜查一遍。

她挣开了被凌司北握住的手,在刘氏的梳妆台上面认认真真的检查起来。

还好江念没有放弃,还真让她发现了不合理的地方。

刘氏的梳妆台上面放着两种不一样的香粉,香味和颜色都不一样。

江念认出了其中一个是刘氏平时使用的一个,另一盒是江念没有在刘氏身上见过的,但味道却让她感觉非常熟悉。

太师府的当家主母,江念不认为刘氏会随意用不适合她自己肤色的香粉。

为了以防万一,江念还是将另外一盒递到了慕容睿的面前。

“这个香粉你有看见过你母亲使用吗?”

慕容睿:“......我不知道。”女子的东西他怎么会留意。

江念见状,心想也是,这么小的细节,慕容睿这个男孩子怎么可能发现呢!

“你闻闻这个味道,有没有在你母亲身上闻过?”

慕容睿凑近闻了一下,不是他熟悉的味道,摇了摇头,“没有闻过。”

没有闻过,那这很大可能就不是属于刘氏的。

不属于刘氏的东西却出现在刘氏的梳妆台上面,江念很难不往她怀疑的方向去想。

江念再次凑近细嗅了一番,还是感觉很熟悉,就是想不起在哪闻到过。

“都带走吗?”凌司北不知道江念在思考什么,但他知道这个地方他们几个不能久留。

凌司北的声音让江念收回了思绪。

“嗯?嗯,都带走。”回答完凌司北,江念转头看向慕容睿,“你母亲的东西,你要带走吗?”

“嗯,带走吧!”慕容睿点了点头,在这个府上,大概只有那个死去的母亲,对他的情感才是真实的了。

带走她的东西,留个念想也好。

得到江念的准确回复后,凌一就出去外面叫人帮忙了。

就在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晚上,几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慕容峰暗室里收藏的东西给搬空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