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开始表演(1 / 2)

战王府前厅,徐衍和凌司北都还有些不明所以,但凌司北在听到肖白说能挽回江念,还是跟着过来了。

肖白已经让人去拿酒了,大爷似的瘫坐在椅子上烤着火,也不帮凌司北处理手上被剑划伤的伤口,和捶柱子伤到的伤口。

徐衍有些坐不住了,“肖先生,老肖,现在这是几个意思呀?”

坐着等酒来之后开喝?之前不是说司北已经不能再喝酒了吗?

“呃对,来,王爷还需要先把这颗药吃下去。”肖白想起了什么,拿出一颗黄色的药丸递给凌司北说道。

凌司北接过药丸没有吃,看着肖白像是在问,是什么药丸?

“让你等会喝酒没那么伤胃的,你的胃实在是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了,再让你喝多几次,师妹估计得杀了我。”

“不是,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徐衍听着迷迷糊糊,还是不懂肖白是什么意思。

“啧啧,徐大公子,平时看你挺精明的呀,怎么现在迷糊了?”

不等徐衍回答,肖白接着说道:“你们没有发现吗?其实师妹对王爷并非没有情的,你看王爷和师妹两人都是这样倔的人;

两人再这样下去,只会没完没了,最后两败俱伤,这两人的关系啊,总要有一方示弱,才行的。”

真是的,这些道理都不懂,肖白说完给了徐衍一个鄙视的眼神,本来还想给个凌司北的,被他阴冷的脸色给吓退缩了。

凌司北的脸色在听到两败俱伤的时候本来是更加阴沉的,最后肖白说了那句要示弱,他便懂肖白的意思了。

脸上的阴沉收敛了不少,却不想,还是吓到了肖白。

酒已经拿来了,凌司北已经理解肖白的意思了,直接将药丸放进了嘴里,拿起酒瓶就喝了起来。

“哎哎哎,司北你......”徐衍想要阻止凌司北,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劝。

对肖白的医术,他自然是信任的,叹了口气,陪着凌司北喝了起来。

不知道喝了多久,徐衍觉得自己都已经喝饱了。

他常年在外经商游走,喝酒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很难喝醉。

凌司北在江念离开的这几年里,也练就了千杯不醉的酒量,只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徐衍看向凌司北的时候,凌司北已经醉了!

“这是怎么回事?老肖,你刚刚让司北吃的是什么?他怎么醉了?”

肖白看向凌司北,了然地笑了,果然王爷就是王爷,就是聪明。

“刚刚不是说了吗?养胃的,得,火候够了,走,扶上咱们战王爷,找师妹去。”

雨还在下,肖白和徐衍扶着凌司北又回到了落萱院。

院门口的人根本就不会拦凌司北,到了江念的卧房跟前。

肖白松开凌司北,带着徐衍就离开了。

还未走出院门,凌司北在房门前就已经开始了他的“表演”了,徐衍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要用苦肉计。

“可以啊,老肖,高,真高。”

“接下来就要看师妹了,我得先离开了,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肖白已经预判了,在这样的天气里,凌司北还在淋着雨,也没有处理手上的伤,加上喝了酒,凌司北很快可能就要病倒了。

到时要是他还在战王府的话,依照师妹那个性子,大概是不愿意治疗凌司北的了。

江念不去治疗凌司北,那凌司北现在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肖白其实也在赌,赌他见到江念对凌司北的情意是真切的。

江念对凌司北的情,真是真,但她也是理智的,所以她知道门外正在乱嚎的凌司北迟早都会被带走的。

所以她索性就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声响,不准备动弹,也不让阿夜他们出去。

江念让阿夜和暗卫们进房后,就分别安排他们在旁边的厢房歇下了,留了阿夜一人和她共处一室。

江念的卧房内还有软榻,阿夜就是在软榻上休息的。

凌司北在外面不断的问着为什么吗?诉说着对江念的心意,和想念江念的话语。

这还是江念第一次认识到这样的凌司北。

说心里毫无波澜那是假的,江念的内心早已波涛翻涌.....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雨好像下大了,江念不由得担心起来。

就在她快要忍不住出去的时候,凌司北被卢管家带着人给抬走了。

接下来一连三日的时间,江念都没有再见到凌司北。

江念和阿夜,还有其他三名暗卫,都被困在了落萱院,每天都有人守着,不让他们离开。

好吃好喝的供着,加上天气冷,江念也不着急,让战王府的人给医馆递了信,每天都在落萱院的小药房猫着。

离落萱院不远的院落里,凌司北双眼闭合躺在床上,徐衍守在一边,还有个太医正在战战兢兢的为凌司北把脉。

“王妃那边怎么样了?”徐衍问凌一。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