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刺伤凌司北(4000+)(1 / 2)

江念在医馆已经洗过一次澡了,只是想驱除身上湿气,江念很快就洗漱完毕。

她穿过来的衣服和披风已经都打湿了,凌司北也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衣架上给她放了一套她之前做的寝衣。

江念凑近轻嗅了一下,没有陈年的气味,带着她平日里制作的香皂花香气味。

看来凌司北近期有让人清洗她留下来的衣物,看来他是做足了今日强行带她回来的准备。

江念不知道的是,从四年前她离开之后,她留下来的衣物,凌司北就让人定期拿去清洗。

凌司北早就在为她再次回到战王府做准备了,原本上次以冥赵使团入王府的名义,他就没有打算让江念离开的。

江念刚走出洗漱间,就看到了也已经洗漱完带着水汽的凌司北。

也不知道他是在哪洗漱的,那么快就又回到了落萱院。

凌司北看见了江念,拿着帕子走近江念,一声不吭的就替江念擦拭打湿的头发。

江念闪躲了一下,避开了凌司北伸过来的手。

“王爷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留在战王府,继续做我的战王妃。”

看见了江念脸上的抗拒,凌司北也直接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

“王爷在医馆的时候是没有听清楚吗?我们已经和离了,而且我现在也不是慕容萱,你......”

“我也说了,没有和离!”凌司北一改刚刚的柔情,大声打断江念。

他现在是一点也听不得和离这个词从江念的口中说出来,强忍着怒气。

江念被吓一跳,心里有些慌乱,强装镇定,面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但那都是事实。”

“事实是什么?一张废纸而已,能保存多久?”

“你把和离书......唔......”

话还没有说完,江念的嘴就被凌司北堵上了。

凌司北不想听到和离的字眼,江念却不明所以,偏偏每一句都有。

他只能把江念的嘴巴堵上,将人紧紧的禁锢在怀里,拼命的吸取江念的美好。

江念的挣扎在沉浸在深情里的凌司北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

凌司北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感受到江念快要缺氧的感觉,才慢慢的松开了江念。

得到解放的江念,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没有感受到凌司北的异样。

还未等她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就被凌司北一个打横抱起,几息之间的事情,她就被放在了软榻上。

凌司北的身影接踵而至,压住了江念。

不自觉的抬眸,对上了凌司北那双满是情愫的眼眸,江念这才意识到凌司北的危险性。

江念想逃,却被凌司北压制的死死的。

“王爷这是何意?是要对我用强的吗?”江念冷言质问。

“呵,你就这么想我的?”要是用强的就能将她留在身边,凌司北早就用了,还能有平时那副小心翼翼靠近的模样?

江念真的是生来克制他的,凌司北此时真想打江念一顿,这个丫头真是太会气人了。

“难道不是吗?”不是的话,那他现在的行为算什么?

“呵!”凌司北顶着腮,冷呵,没有再回江念的话,再次低头对着江念已经微肿的红唇,亲了下去。

江念侧头,凌司北的吻落在了江念的脸颊上。

他也不恼,在凌司北看来,只要的江念,他亲到什么地方都是可以的。

于是从脸颊开始,到耳垂,再到脖子,凌司北如雨点般密密麻麻的的吻落了下去。

瞬间酥麻的感觉席卷江念全身,原来不止是凌司北对江念毫无定力,江念对凌司北的亲密也十分的敏感。

“你...你放开我。”江念咬着唇瓣,强忍着让自己不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

殊不知江念一开口,声音就已经变了。

软绵带着丝丝情意的声音落入凌司北耳中,他愉悦的勾起唇角。

就当他要打算继续和江念深入交流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打斗的声响。

是阿夜带着人打进了王府!

在医馆,江念被凌司北突然带走,即便是阿夜和蓉烟他们知道凌司北不会伤害江念,但还是很担忧。

于是带着人寻来了,只是到来的时候却遭到了王府的人阻挠,阿夜他们连门都进不了。

想到江念在医馆后院和战王交谈的态度,阿夜当即决定打进去。

战王府上的人虽然阻挠了阿夜,但是也都知道他是他们家我王妃身边的人,没敢太动真格。

才有了阿夜带着人打到了落萱院,江念卧房的门口。

打斗的声响唤回了江念的理智,趁着凌司北分神听声响的功夫,江念奋力推开压住她的凌司北。

迅速起身,往门外走,边走边整理身上的衣衫。

凌司北没有追上,因为他听见了外面有阿夜的声音,能打到这里说明他见不到江念不会作罢。

凌司北唯有让江念出去一趟,不过被人打扰了好事,不管是谁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所以此时坐在软榻上的凌司北一脸阴沉,看着江念的背影,眼眸中又流露出了一丝的无奈。

江念打开门,看见了阿夜和暗卫带着另外两名没有见过的陌生面孔,和凌一他们打在了一起。

刀光剑影间,阿夜他们明显处于下风了。

阿夜听见了江念开门的声音,侧过头看了一眼房门口,江念的方向。

也就是这一眼的分神瞬间,江念看着那剑直接插入了阿夜的胸膛。

江念失声尖叫,“啊!住手!”提起裙摆就奔向阿夜。

凌司北在里间听到江念的喊声,也立马冲了出来。

江念已经到了阿夜的身旁了。

还好,刺向阿夜的那人收住了力道,阿夜伤的也并不是很严重。

江念跑到他们身边之后,四人自动围成一个圈,剑指向外。

凌司北出来之后看到的状况就是这样的,黑暗中,毛毛细雨,江念扶着像是受伤的阿夜,他们几个一致对外。

而这个时候,凌司北也是那个外。

一种江念即将要离去的感觉油然而生。

凌司北疾步走向江念,急切想要把人牵在手里。

他扒拉开围住江念他们的侍卫,来到江念的跟前,确确切切的看到了已经受伤的阿夜。

怒气升起,周遭的寒气更甚了。

江念还没有完全原谅他,现在战王府上的人又把阿夜给伤了,这下江念就更加不愿意回到他身边了。

“谁让你们动手的?”凌司北大声怒吼,质问。

围住江念等人的侍卫,个个都面面相觑,不敢啃声;他们也没有想到会伤到王妃的人,这完全是误会。

他们只是想要拦住王妃的暗卫而已。

“爷,这都是误会。”凌一适时出声。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