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还在上京城(2 / 2)

凌一一行人将马给凌司北和徐衍牵了过来,凌司北翻身上马。

“凌司北。”赵盛谦叫住了他。

凌司北回过头,等他说话。

“那个孩子,生下来也不会是健全的......好好照顾念念!”

赵盛谦知道,凌司北不会再停下来和他打了,想起那天的情形,那个孩子终究还是让凌司北伤心了。

想到这段时间凌司北都没有出现在江念跟前,他不想凌司北误会江念。

即使是现在凌司北追了上来想要将江念抢回去,但孩子的事情始终都会是凌司北的心结,这也是他站在男人的角度想到的。

所以赵盛谦在最后才会说出拿掉孩子的真相。

凌司北听到赵盛谦的话之后,皱起了眉头,“她是我的命!”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不用谁说,他也会照顾好江念的。

“有机会我会回来接她的。”凌司北说完那句是他的命就驾马离开,赵盛谦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你不会有机会。”我不会有机会让人带走她的。

凌司北他们离开了,赵盛谦也回到了马车上,冥赵的车队又继续往前走了。

“太子哥哥这是打赢了?舒畅了吗?”

“当然。”毕竟是他的大舅哥!

赵盛谦绝对不会承认,要是没有徐衍那一喊的话,已经处于下风的他,再和凌司北过多两招就会被打败了。

“战王会给念念幸福的。”两个彼此相爱的人怎么会不幸福呢?

“嗯。”他知道。

***

话说凌司北他们几个,经过徐衍的一番分析,凌司北也认为江念更大的可能是已经回到上京城了。

于是他没有让人分头去找。

凌司北回到上京城之后,直奔这医馆而去。

快亥时了,这个时辰江念他们大概也要休息了。

凌司北知道江念(慕容萱)会和蓉烟她们几个睡在一起,这个时辰不是很方便去看她。

但他实在是想她想的厉害,也想确认一下江念是否真的在医馆。

虽然明面上,凌司北看上去就是已经肯定了江念在医馆,但他的内心总是有那么几分不确定。

他翻墙进到了医馆的后院,看着江念曾经住过的那个房间的方向,想要进去确认,又有些情却。

不知道是凌司北运气好,还是和江念心有灵犀,他没有站多久,那个房间门就开了。

江念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

看到了江念,凌司北内心的喜悦之情差点就要溢出来。

他扬起了嘴角,眼眸中含着笑意,向江念走了过去。

江念刚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走出屋檐阴影的地方,想看看有些长毛的月亮,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刚要喊出声,就闻到了熟悉的气息,是凌司北!

江念挣扎了一下,小声道:“你放开我。”

大家都已经入睡了,她不想吵醒大家。

“谢谢,谢谢你萱儿,谢谢你能留下来。”凌司北连说了三个谢谢,江念从他的语气中就能听出他有多激动。

“你放开我,我说了我不是......”

“好好好,你不是,你是念念。”不管叫什么,都是她,现在能留下来就好了。

凌司北已经二十来天没有见过江念了,此时将人抱在怀里,他疯狂的嗅着江念身上散发出的香味。

“不是......”怎么就和他说不通了呢。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凌司北早就知道错了。

“不......”江念刚说完一个字,就有人对凌司北出手了。

是刚回来的阿夜。

凌司北因为有人想要分开他和江念,此时将江念抱的死死的。

江念挣扎着要从凌司北的怀抱中出来,“你快放开我,阿夜受伤了。”

刚刚阿夜靠近的时候,江念就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血腥味。

今晚阿夜本来是没有出去的,但是赵盛谦给江念留的另外两名暗卫,一直都没有回来,江念便让阿夜到周围查看。

凌司北听到江念说那个少年受伤了,很不想放开,但是又不得不放开。

秀姑说,江念把这名叫阿夜的少年当做弟弟那样看待,他不想江念再讨厌他,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搂在江念腰间的手。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