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逃避(1 / 1)

凌司北和傅慎知离开之后,徐衍就找到了卢管家。

卢管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落萱院放的酒,昨天晚上都给喝完了。”

徐衍听后,也叹气,“落萱院以后别放酒了。”

肖白从他们的话语当中也猜到了一二,看来凌司北一点也没有听话,昨天晚上还是喝了酒。

和卢管家说完之后,徐衍就到了清芳院,找江念。

他不知道凌司北和江念为何会搞成今天这样,从昨天江念的表现来看,她的心中对凌司北也并不是无意的。

只是她为何还要这么做呢?

结果到了清芳院之后,才知道,昨天他们离开之后,江念和赵盛谦他们也离开,还是赵盛谦抱着江念走的。

冥赵的三个主子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过。

恰在这时秀姑回来了。

秀姑是回来准备和凌司北禀报江念的情况的,她在医馆那边守了整整一夜了。

看到赵盛谦带着赵雪儿离开医馆她才回来的。

昨天在清芳院看得到江念流的那些血,有些触目惊心,医馆那边她又进不去,只能在外面观察。

秀姑不知道江念的情况严不严重,她看着流了那么多血,赵盛谦和赵雪儿两人都没有出来过。

秀姑担心,就没有离开过;好在第二天赵雪儿和赵盛谦两人出来了。

看样子他们是要回战王府,于是秀姑才先一步回来准备和凌司北禀告。

徐衍这才知道江念的情况。

“姑姑知道王妃她为何要这样做吗?”

秀姑摇头,她也不知道,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近他们王妃的身去伺候了,能在这清芳院活动就已经不错了。33�0�5qxs�0�2.�0�4�0�2m

“师妹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这是战王和她两个人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来解决吧,我们干预多了,反而可能会起反效果。”

肖白知道经此一事,凌司北身边的人对江念可能多少会有些怨言。

但是他们谁都不是江念,又怎么会知道江念是怎么想的呢?

还在也是江念的,做出这样的决定她自己肯定也是痛苦的。

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对这件事情肖白不想做任何的评价。

要是江念和凌司北两人是命中注定,自然会有和好的时候,孩子还是会有的。

要是江念最后都没有选择凌司北,那么他也不希望凌司北身边的人会怨恨江念,谁也没有权力去左右江念的选择。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力,而这个幸福是他们自己定义的,不是别人看来的。

肖白说的道理,徐衍他们都懂,他过来清芳院,也只想让江念劝劝凌司北,顺便问问为什么而已。

想想徐衍都没有什么底气了......

赵盛谦和赵雪儿回到战王府了,没多久又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两人还将江念的行李也打包带走了。

这是他们和江念商量好的,江念认为经过此事,凌司北对她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了。

她现在要卧床休息,索性就将东西都搬出战王府好了。

反正离开前她给蓉烟她们买的宅子也在不远的地方,到时身体好些直接住过去好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