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不适(1 / 2)

这边赵盛谦从凌司北那里离开之后也去找了江念。

告诉她从凌司北确定的消息,“他和我们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赵雪儿好奇。

赵盛谦看了赵雪儿一眼,“战王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为了找念念的母亲,战王是想要找到那股隐藏起来的势力。”

说完又看向江念,眼神传递着信息给江念。

江念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直都惦记着,所以赵盛谦开口说的那句不一样的话之后,江念就找到他在说什么了。

赵雪儿点点头,似懂非懂。

之后三人在聊着太师府的事情,章成就前来禀报,说:“太师府是刘氏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三人都有些诧异,“怎么死的?”

“昨天夜里有名黑衣人潜了进去,没多久之后刘氏屋里就没有声响了,今日早晨才被太师府的人发现的,慕容太师对外宣称是因病。”

听到章成后面的话,赵盛谦和江念都蹙起了眉。

刘氏的死绝对不会是因病,但慕容峰为何直接对外宣称是因病呢?

虽然已经看出他对刘氏并没有多少的真情,但一个好端端的人,一夜之间就死去了,正常的人家应该都会查一下吧?何况还有慕容睿在。

不报官府也应该会找府医检查一下刘氏的身体才是。

而章成刚刚没有说,那也就是说明慕容峰并没有怎么做,这是为什么呢?

好一阵沉默,门外就传来凌司北要进来商议的传报。

“念念,太师府的事情由我和战王去调查,你和雪儿最近都不要出门了,有消息我会回来和你们说。”

不管是那暗中潜在的危险还是其他的因素,她们两个留在战王府是最安全的。

“好,盛谦哥也要注意安全,战王那边......能不见就不要再见了。”

已经知道凌司北不是和她还有赵盛谦那样了,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何况江念也说了那些很不中听的话,正好趁这个机会减少和凌司北的见面。

“好。”赵盛谦懂江念的意思。

跟阿夜和章荣还有其他的侍女简单交代了一下之后就离开了。

现在冥赵的人即使是住在战王府,也知道不是绝对的安全,阿夜和章荣两人召集了冥赵的侍卫。

将清芳院守卫的像铜墙铁壁那样,连秀姑进入都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赵盛谦和江念都有交代,要用冥赵自己的人。

几日后,那个进入刘氏房间的黑衣人被凌司北和赵盛谦的人找到了,但人已经死了。

和刘氏的死因一样,是鸩酒之毒。

两个都是杀人灭口,还是用毒药,而小青梅善用毒,最后的源头查到她的头上没有跑了。

只是这样,线索也就断了。

赵盛谦让人到刘氏的房间搜了一番,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事实上凌司北还打算去刨刘氏的坟。

他都已经让傅慎知带着肖白赶回来了,就想再看看刘氏身上有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先前凌司北和赵盛谦派去偷偷检查刘氏的人,除了发现刘氏身上中的毒,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鸩酒之毒还是赵盛谦带着江念去检查,那个给刘氏下毒的黑衣人所发现的。

那次也是凌司北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最后一次见到慕容萱了。

验完尸回去之后,江念就好像那些修道者那样进行了闭关,没有出过清芳院。

一直守在清芳院的秀姑还是在一个月后,因为江念好像身体有什么不适,侍女们松懈了下来才找到机会;

进到屋内,才发现他们家王妃这闭关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是在研究升级百毒丸。

秀姑见到江念安然无恙之后,立马和凌司北禀告了这个消息。

凌司北虽然知道江念一直都在清芳院,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但是一直见不到她,心里的想念早就疯狂的滋长。

自从上次马车上两人不欢而散之后,验尸那次凌司北很想和她认错,但是江念和赵盛谦两人一直都在一起,没有给凌司北一点开口的机会。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