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1 / 1)

来到赵盛谦他们身边的江念,已经没有用袖子捂住了,都到战王府门口了,也不在乎什么面纱不面纱的。

赵雪儿看到江念的面纱没有在脸上了,一开始还以为是她想的那样,江念和凌司北做了什么坏坏的事情。

看清了江念脸上的神情之后才发现不对。

“念念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先回去吧,天气凉,盛谦哥这样容易着凉。”江念没有回答赵雪儿。

已经清醒了许多的赵盛谦听出了江念有话没有说,蹙了一下眉,但也没有说什么,被她们两个扶着继续走。

回到清辉院之后,江念让赵雪儿先回去,她自己给赵盛谦泡好了醒酒茶。

赵盛谦看到江念亲自端来的醒酒茶还有些诧异,喝了一口之后才开口问。

“怎么了?这么忧愁的样子?”

“盛谦哥,凌司北他,他知道我不是以前的慕容萱。”

赵盛谦喝茶的动作一顿,“怎么回事?他怎么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刚刚在马车上我和他说我不是慕容萱,他说他知道,他知道我不是她,他知道五六年前和他成亲的那个慕容萱就已经是现在的我了.......”

江念也说不清楚此时她的内心是什么样的感觉,很矛盾。

当听到凌司北说知道她不是原来的慕容萱的时候,她心里面是有欢喜的,因为这也说明了,凌司北喜欢的那个人就是现在的她。

然而同时她又有些担忧,江念不知道凌司北怎么发现的,同时也在怀疑他的身份。

这个时代能有她和赵盛谦,就还能有其他人。

江念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是好还是坏,她有些害怕,当时的凌司北也有些吓到她了,所以她才用针趁机离开凌司北。

“念念你先平复一下,你在担心什么?”赵盛谦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样矛盾的江念,平日里的冷静理智,这个时候在她身上都没有看见。

“盛谦哥你说他会不会也是......”话还没有说完,江念摇了摇头又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

“不,不应该,之前和他相处的那段时间来看,完全看不出什么,一点现时代痕迹都没有,不像......”

相对比起江念现在的凌乱,赵盛谦现在的思路清晰很多。

虽然一开始听到江念说凌司北好像知道她,已经不是这里以前的那个慕容萱之后,赵盛谦也有一瞬间的怀疑。

毕竟按照他们当年的情况来说,江念(慕容萱)和南宫瑾的关系更为紧密,现在却说凌司北发现了将碾压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但赵盛谦转念一想也是,他记得江念说过,她来到这个时代没有多久就出嫁了。

真正说起来已经换成现在的江念和凌司北相处的时间的更多的。

凌司北有能力,随时都能将江念以往的信息查得一清二楚,再加上江念为他治疗腿疾,相处的期间肯定有很多细节都和以前的江念(慕容萱)是很不一样的。

这段时间的相处,在赵盛谦看来,凌司北早就已经对江念情根深种,加上这一层的有意关注,很难不发现江念他手上调查出来的资料不一样。

终究还是旁观者清啊!

现在江念这样的状态,绝对没有想到这一种可能。

不过赵盛谦也找到,这终归是他的猜测而已,还要进一步证实才可以确认。

“别想那么多,我找时间会一会他。”

“好......”

“我已经酒醒了,你先回去吧,雪儿刚刚看你那样,肯定很担心。”

赵盛谦轻轻拍了拍江念的发顶。

江念点头,是还要找个借口和赵雪儿解释一下才行。

她和赵盛谦来自现时代的事情他们谁都没有说,所以刚刚他们的谈话内容,是不能直接的转述给赵雪儿的了。

***

赵盛谦是在第二天起来后去找的凌司北。

赵盛谦更加倾向于凌司北对江念的有意关注才发现的,所以找上凌司北之后,他也没有多和凌司北绕圈子。

“念念昨天晚上都将事情告诉孤了,想必战王爷应该知道孤和念念的关系了,不过还是要和战王说一声;

不管孤和她是什么关系,你们两个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放过她吧,别再找她了。”

赵盛谦的话落,凌司北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破,带着点沉闷的清脆,碎片落在了小茶几上。

“她现在就在这里,怎么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发出的声音尽是冷漠。

赵盛谦对上凌司北冷锐的目光,内心都不由的一颤,此时的凌司北是有些可怕。

不过凌司北这样说,赵盛谦也就确认了,凌司北就是出于对江念的情意,才会如此关注的。

“再怎么说她现在都还是孤的太子妃,还请战王注意好分寸!”

说完赵盛谦也不等凌司北回应就离开了。

刚出门口,就听到了屋子里面传来一阵陶瓷破碎的声音。

赵盛谦停下脚步,侧头轻笑了一下,才离开。

屋内并没有一片狼藉,凌司北只不过将手里刚刚残留的碎片扔到了角落的一个大花瓶上,大花瓶受力而碎。

陈林和凌一都听到了声响,但是没有进屋,他们家王爷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人冷静冷静。

昨天晚上才报废了一辆马车,卢管家说了,还有点家底,这些无所谓,人重要些,这个时候别凑上前去就行。

昨天晚上凌司北回到落萱院后,冷静了一下就已经知道错了,不应该在那个时候和江念动粗,也不应该那么早就坦白知道了她的秘密。

还未等他去和江念认错,没想到赵盛谦就已经找上门来了,令凌司北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江念居然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赵盛谦。

显然是更加相信赵盛谦。

其实这些他都还可以忍受,从赵盛谦出现,凌司北也确实一直在压抑着情绪,直到赵盛谦说出那番话。

直戳凌司北的内心,他才没有继续压抑。

放过江念?那谁来放过他?

既然都已经重新出现在他面前了,凌司北能抓住的就绝对不会放手,而且他不相信江念就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天晚上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那一声声的叫唤到现在还回荡在凌司北的耳边。

既然的两情相悦,他绝对不会再放手!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