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凌司北都知道了(1 / 1)

毕竟还在外面,江念拢了拢衣衫,顺了顺褶皱,坐好。

凌司北一直看着江念的动作,等她做完,凌司北才伸手,准备拿下她的面纱。

“你这是......”他刚要问江念脸上的伤。

江念却因为他的动作身子往后退了些。

凌司北有些受伤,已经快要伸到江念眼前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萱儿......”

“麻烦战王搞清楚,我是冥赵的太子妃,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人!”江念打断了凌司北。

凌司北用的那个语气,再让他喊下去,江念怕忍不住会心软。

马车里的氛围在这个时候凝滞了下来,江念的话成功的让凌司北黑脸,周身的气息都冷了下来。

凌司北余光扫了一眼江念紧握成拳的手上,慢慢靠近江念。

忽的他幽幽叹了口气,周身冷厉的气息渐渐柔和了下来。

凌司北将头凑近江念,让江念在狭小的马车车厢里逃无可逃。

“你就是她,就是我的王妃,我都知道。”

凌司北说话的气息传到了江念的脸颊上,让她有些不适,动了动手腕,正准备做些什么,手就被凌司北给握住了。

“别动针,你的手不能再受伤了。”上次遇到刺杀在巷子里的时候,他就发现江念的手不太对劲了。

已经被发现了自己要做的动作,江念偃旗息鼓,她忘了她面对的人是身经百战的战王。

凌司北见蒋念念不在有动作,大手扣住她的腰身,便想要亲近她,江念下意识的抬手,将双手抵在了凌司北的胸前。

“萱儿,我们好好的,不闹了好吗?”

江念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的时候的她已经有些生气了,“我说了我不是她,我不说慕容萱,我叫江念!”

她确实不是这里的慕容萱了,她是来自现时代的慕容萱,现在也叫江念。

南宫瑾爱念的那个人就是这里原来的慕容萱,而凌司北现在这样的状态,口口声声的叫着萱儿,让江念无法思考。

她从现时代来到风凌和凌司北相处不过一年左右的时间而已,哪来的这般深情?

何况在她看来,她只是一个入侵者她并不属于这里,什么时候会突然间离开,她都不知道。

江念想了很多才和凌司北说出这句话,但她也同时忽略了很多,忽略了凌司北从前和原来的慕容萱根本就没有过交集。

凌司北收紧扣在江念腰间的手,“你就是她,不管你叫慕容萱还是叫江念,你就是我的王妃,和我成亲的是你,为我治疗的也是你,我找了四年的那个人也是你!”

“你......你什么意思?”江念呼吸一滞,凌司北说的是事实,成亲和治疗的人都是现在的她,难道......

江念对上凌司北的眼眸睁大了些。

凌司北轻轻收紧手,将江念的脑袋往他的胸膛上靠;凌司北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传到了江念的耳朵,她的心也快速跳动了起来。

“我知道你不是以前的慕容萱,我要的从始至终都是那个和我成亲、给我治疗、让我牵挂、偷走了我的心的你,不管你叫什么。”

之前的怀疑,再加上那天听到江念和赵盛谦的聊天,凌司北早就确认了,他要的那个人正是被他抱在怀里的这个。

听到凌司北的话,江念沉默了许久。

“凌司北......”

“嗯,我在。”声音变的温柔起来,凌司北微低着头,轻嗅着江念发丝上传来的幽香。

江念推了推凌司北,“你,你先放开我。”

“不想放。”好不容易将人抱在了怀里,凌司北一点都不想放手。

江念推不动,叹了口气道:“你既然都已经知道了,那应该清楚,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怎么就不可能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还偷走了我的心,你不想负责?”

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凌司北知道以往的强势对江念来说的没有任何效果的,只会将她越推越远。

他现在不能再让江念离开,只能反着来,让江念对他负责。

凌司北的这番话,让江念惊讶了,她抬起头看着他,差点就没有伸手捂住他的嘴了,这种话也能说出来的?

“你......你讲点道理,这种事情是女子比较吃亏,我已经不在乎了,你快松开我!”江念放低了声音。

“你不在乎?”江念一直都在抗拒凌司北,他本来就一直在强压着那个疯狂想要将人囚禁在身边的心;

江念的这句不在乎直接让凌司北点燃了。

他说话的语气都变冷了不少,江念心颤了一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种事情都是你情我愿,图个快乐罢了......”

“江念!”凌司北厉声打断了江念的话。

此时的凌司北眼神阴沉的可怕,一股寒意从江念的脚底往背脊上窜。

凌司北听到江念的话真的非常生气,她之前明明就很在意,不然也不会说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话来;现在却说图个快乐。

江念已经不敢说话了,警戒的看着凌司北。

“图个快乐?很好!”凌司北嘴角一勾,邪魅一笑,那就待在他一直快乐下去。33�0�5qxs�0�2.�0�4�0�2m

说完就将江念的面纱扯下,扣住江念的后脑,亲了下去。

察觉到凌司北意图的江念不再和之前那样愣住了,她拼命的挣扎,不管不顾的抽出手袖里藏好的银针,对着凌司北的肩膀狠狠地扎了下去。

凌司北顿时感到手臂一阵酥麻,使不上力。

江念趁机挣开凌司北扣住她腰间的手,逃离了他的掌控。

恰好这时马车停了下来,江念抬起手挡住面容,迅速钻出了马车。

阿夜早就听到车厢里面的动静了,只是上次在皇上宴席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也知道,一时拿不定注意要不要进车厢,好在瑞王府到战王府的距离不是很远。

有阿夜在外面车夫也不敢慢行。

江念钻出车厢后,阿夜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立马上前带着她远离了马车。

凌司北出来的时候江念已经到了赵盛谦的身边,和赵雪儿一起扶着赵盛谦进门了。

而阿夜和章成,章荣兄弟,三人警惕地对着凌司北的方向,以防他靠近。

凌司北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江念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虽然那是他的府邸,但是赵盛谦还在,还有他们的暗卫在,凌司北还要顾及江念的想法,不敢轻举妄动。

他伸手取下江念还未来得及取走的银针,随拿起一旁侍卫的佩剑,转身挥剑,眨眼的功夫,马车就报废了。

后面跟着过来的徐衍,马车都还没下,看到这样的场面,立马对车夫说:“来的不是时候,撤,快点撤!”

再不走,他怕他这辆“豪车”也要尸骨无存了。

徐衍在瑞王府看见了凌司北和江念同上了一辆马车,想着他们都已经和好了,就顺便来问问江念还有没有什么赚钱的方子,结果就看见了这样的情景。

果断小命要紧,走为上策。

.......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