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伪君子南宫皓(1 / 1)

如今北疆异族和亲的打算已经定下一个了,原本还打算带走风凌唯一的公主,现在只得了个郡主。

另外他们还带了他们的公主前来,现在还没有被赐婚,北疆异族看中了燕王南宫彦,这一个他们势在必得。

现在风凌未娶正妻的王爷当中就属燕王的年纪符合,而端王南宫焱刚弱冠,年纪和北疆异族的公主并不匹配。

虽然说燕王体弱多病,但这也更好控制。

异族的公主早就得了两位王子哥哥的命令接近风凌的燕王,只是她主动接近了,那个燕王就是无动于衷。

总是拿身体不好推脱,话都说不上两句。

其实她看上的是那个整天黑着脸的战王,那样战神才是配得上她北疆异族公主的男人!

只是他更加难以接近,她跟着两位王子哥哥来到风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见上面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得过来。

根本就没有机会说上话,连着这几次的宴会,跟着两位王子哥哥前去敬酒,也只是喝了杯酒而已。

不过她发现了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风凌的战王一直都将视线落在一个有夫之妇的身上,而那个人所在的地方还是和风凌能够互相媲美的冥赵。

异族公主早就观察过了,这个冥赵的太子妃不仅仅是冥赵太子对她很好,连冥赵的公主也对她很好。

看来这个冥赵太子妃真是有手段,不露面容就能吸引风凌战王的目光。

......

江念和凌司北都没有发现还有个人在偷偷的观察他们两个。

凌司北忙着看江念,而江念还在想刚刚太子提到李兰嫣和安欣然的那番话,也有点为安欣然担忧。

那番话听上去可不是为了安欣然着想,反而听着像是同时在刺他们三个人。

江念看着上方坐着的两人,相敬如宾的样子,但安欣然眼里的笑容却不达眼底。

“念念,这个太子不是个好人吧?”感受到江念因为太子的那番话而改变了气息,赵雪儿细细回味了一下那番话。

果然好像有猫腻,这太子笑起来的样子还有些猥琐,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了。

江念摇头,“不知道,不是我会喜欢的人。”对于这个太子,她确实没有多少接触,无法判断是好还是坏。

“有机会让太子妃多注意些,感觉他不是什么好人。”安欣然救下江念,帮忙传信的事情,赵雪儿和赵盛谦都知道。

能做到这些的,不一定是个好人,但一定是站在他们这边的,虽然没有怎么接触,赵雪儿还挺喜欢现在的安欣然的。

“你还挺喜欢她的。”

“嗯,感觉会合得来。”眼缘很重要。

江念颔首,挺好的。

“念念你还不打算和医馆的人交底吗?”上次帮南宫瑾医治的那个人,这几天已经跑了两三趟战王府了。

江念硬是没有出面见人家。

“......再说吧,你们也还没有那么快离开。”

而且现在就和他们两个分开的话,他们三个都可能有危险,那个小青梅的线索现在也还没有查到确切的。

而且已经和赵雪儿还有赵盛谦已经相处了那么久,也不舍得那么早就和他们两个分开。

赵盛谦回去就要替赵国主接管冥赵了,等他们几个下次再见,就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也好,多陪陪我们。”

聊着聊着,他们四周的人就多了起来了,赵盛谦在和来人寒暄,江念和赵雪儿也不好说话了。

天气有些凉,宴会厅都被密封了起来,江念和赵雪儿也嫌闷,和赵盛谦打过招呼后便往花园的方向走去了。

天气凉,出来的女眷很少,赵雪儿和她们一一点头打过招呼后,寻了较远处的一个凉亭坐了下来。

“凉是凉了点,空气清新了。”

“你参加的这种宴会也不少了,以后还有更多,嫌弃啥,慢慢熬吧我的公主!”

赵雪儿:“嗐......”

这几天江念都没有和她提到过南宫瑾,表面上看赵雪儿已经完全不在意那件事情了,就不知道内心她是怎么想的了。

江念唯一知道的是,赵雪儿已经做出了决定,她不会轻易放弃南宫瑾。

“赵太子妃和赵公主怎么到这躲清静来了?这天怪凉的。”

“你不也来了?”江念看了眼来人,不答反问。

“这府上还轮不到我做主,用不着我主持大局。”

来人正是太子妃安欣然,她早就不想在里面假笑了,看见赵雪儿和江念离开了宴席,和太子南宫皓说了声要巴结她们两个就出来了。

“太子刚刚是怎么回事啊?”江念问道。

“打击报复呗,他那个伪君子!”彡彡訁凊

“伪君子?”他们没有成婚之前,江念记得太子对安欣然的态度挺好的,也还挺喜欢安欣然的。

“嗯哼,当年李兰嫣将事情闹大了,即使是没有亲眼看到,他那个多疑的人也不会再相信我,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到龙安寺休养的?”

当年他们成亲那天的事情,李兰嫣出月子后就开始挑拨她和南宫皓的关系,再加上南宫皓本来就不是个什么君子。

时间长了,本性也都暴露了,不信任安欣然,红颜知己一个一个的接回府上,膈应安欣然。

起初安欣然也认为两人之间存在误会而已,解开了就好了。

只是安欣然还未等到两人心平静和的深谈,就等来了两人的孩子,一时欣喜,忘记了两人还有误会未解。

也是因为这个误会,让安欣然失去了那个孩子,让她从此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力。

要不是当时安母反应迅速,将消息隐瞒,这会儿她大概就不是太子妃了。

也是因为当时南宫皓的不闻不问,才让安欣然对他彻底死心的。

在龙安寺休养了好长一段时间,再回去南宫皓就已经将王府的后院塞满了女人了。

安家有皇上和皇后的支持,南宫皓也不能把安欣然怎么样,从此两人也就过上了这貌神离合的日子了。

“......别让自己受伤害。”江念听完,沉默了片刻才开口。

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安欣然和她不一样,安欣然身后还有安家,在这个时代不能任由她随心所欲。

江念能做的也就是让她多注意些而已。

“不碍事,还能应付得来。”安欣然勾起嘴角欣然一笑。

“你们怎么样?慕容婉那边还打算下手做点什么吗?”说话的时候,安欣然看了眼正在认真听她和江念说话的赵雪儿。

“皇上都已经给出判决了,还能做什么。”当时皇上也准备给赵雪儿和南宫瑾下赐婚的圣旨,不过被赵盛谦给拒绝了。

也是赵雪儿让他拒绝的,如果接受了风凌皇上的赐婚,那么赵雪儿的下场只会和慕容婉那样,不受南宫瑾的待见。

赵雪儿不想要这样的结果,事情已经发生了,她还想为自己以后的幸福争取一下,她已经有计划了,才让赵盛谦拒绝的。

“那天晚上太子没有回东宫,天蒙亮了才回来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参与进去,你们可以查一下。”

那天是册封的第一天,按照礼法,太子和太子妃要在东宫住着,连同侧妃都被皇后遣回了瑞王府;

但是当天晚上太子却迟迟未归,刚好发生了赵雪儿的事情,很是可疑。

江念和赵雪儿对视了一眼,按照安欣然对太子现在的说法,两人都好像猜测到了点什么。

“太子没有参与那件事情里去,他大概只和那个慕容婉有关。”赵雪儿没有江念和安欣然的那种情感在。

没有考虑安欣然的感受,直接将猜测出的事实说了出来。

那天章荣只是将人随意的丢在了个角落,而那个时辰能在后宫行走的只有巡逻的侍卫。

章荣去调查的时候,还设想了一下是侍卫做的,谁也没有想到太子那天出现了状况。

“呵,他还真是好样的!”安欣然嗤笑一声。

“只是猜测而已,还没有实际的证据。”江念顾忌安欣然的心情,还是为太子南宫皓说了一句。

“你就别为他说话了,一点都不值当,他是什么人,这些年我看的很清楚。”

嗐,江念在心里叹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安欣然,只能沉默陪着。

......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