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太子南宫皓出言刺三人(1 / 1)

皇上寿宴那天参加的人员,在今日新任太子的宴席上也都出现了。

这样的宴席要是私底下设宴的话肯定是不被允许的,有拉帮结派之嫌。

但现在不一样了,皇上已经下旨将瑞王封为了太子,一切都顺理成章了起来。

当然参加宴席的人虽然都到了,但也都心思各异。

瑞王刚被册封几日而已,还未坐稳,支持其他王爷的人大有人在;

而太子设下这个宴席无非也是想要招安其他队伍的官员,或者说想要震慑那些还在蠢蠢欲动的官员。

欧阳晴也来了,自从那天听到她被赐婚北疆异族的大王子之后,江念就没有再关注过她。

今日看见她,已经没有了皇上寿宴那天晚上的那种光鲜靓丽的感觉了,今日的欧阳晴面容有些憔悴。

和江念对视上的时候,眼神中带着抹怨恨。

江念还有些莫名,那天晚上她被凌司北踹出屋子外面的时候刚好头撞到了石头上,江念她们过去的时候,欧阳晴已经晕过了。

按理来说,欧阳晴是没有看到江念她们的才是。

一个冥赵的太子妃,一个风凌的郡主,明面上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欧阳晴眼里的恨意从何而来呢?

江念刚好深想,脑海中便闪过了那天晚上的画面。

是欧阳晴被踹出房间时的穿着打扮,和那天晚上的江念穿的是一模一样的,当时秀姑也是将她的面纱取下之后才发现是欧阳晴的。

在那之后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这个细节都已经被江念忘记了。

原来欧阳晴早就知道了江念的身份,所以才穿的和她一样去给凌司北下药,原来那抹恨意是这样来的!

不过这也让江念更加确认了,欧阳晴就是四家长那个小青梅的人,不然她不应该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

依照上次刺杀的事件来看,小青梅对四家长的恨意很深,那么对于赵盛谦和赵雪儿的关注自然就多了。

这样一来,根据她现在在风凌的能力看来,查出江念的真实身份轻而易举。

而江念回到上京城之后,没有联系过任何人,戴着面纱深居简出的,基本也不见什么人,和使团一起出去也是被赵盛谦保护的好好的。

江念这才更加确定了欧阳晴是因为小青梅才得知她假太子妃的身份。

不过这一次江念还真的是猜错了,是欧阳晴先发现了她身份的。

也是因为欧阳晴发现了江念的身份后,想要尽快将嫁入战王府的事情定下来。

结果和她背后的主子求助无果,才走了下药的这步险棋。

原本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只是没有想到凌司北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忍住,并且认出了她并不是江念,将她一脚踹出了门口。

欧阳晴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凌司北居然让人将她送到了北疆异族的大王子的床上。

主子给的情香没有解药,她进入凌司北的房间时已经吸入了不少的香气了。

清醒过来后发现正在那个北疆异族大王子的床上,欧阳晴只能委身于他,不然她可能就要爆体而亡了。

皇上没有下旨赐婚前,她还想着可能还有希望赖住战王,毕竟战王当时早就已经中招了。

而当时的那个院子里的人都已经被欧阳晴调走了,凌司北那样的状况下指定是要找人解药的;

凌司北清醒过来之后,那个解药的人也绝对不可能活下来,死无对证,刚刚好她可以利用太后,再赌一把!

只是欧阳晴没有想到的是,她还未来得及进宫实行心中的计划,就被一道赐婚的圣旨给砸了过来。

凌司北太冷血无情了,她还曾经是他的救命恩人。

于是不死心的欧阳晴进宫拦住了凌司北,这才有了凌司北出宫被拦住的那一幕。

欧阳晴不知道当天晚上江念也在那个院子里面,更加不知道为凌司北解“繁花”的人就是江念。

所以她才将她自己和江念做比较,她欧阳晴和北疆异族大王子只有过一夜的露水情缘,而江念现在却是冥赵太子实打实的太子妃。

在欧阳晴看来,她们两个人都是一样的,没有谁比谁干净多少。

欧阳晴忘记了,在这场看似三个人的情感纠葛里,她演绎的,从来都是一个人的戏份;而凌司北和江念才是有交集的对手戏。

*

凌司北被太子安排在了高位上,离江念的位置还有些距离,他看着江念被赵盛谦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即使是已经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心里还是有股无名的火气。

正烦躁着,太子却要他说几句,凌司北没有好气的瞥了太子一眼。

“今日是你的主场,别搞错了主次!”

新任太子:......只是说句话而已,小皇叔这话是不是重了点?

“呵呵,小皇叔说的是,那您吃好喝好......”

太子笑呵呵的说完,用抬手虚擦了一下额头,随后转过头,又变成了那个皇上看重的太子模样和众人寒暄。

太子在凌司北那里吃了瘪,很自然的就想从其他人的手里找回来,即使没有人看到他吃瘪的糗态。

而这个人就是一直和他争抢太子之位的平王南宫泓。

“大皇兄怎么看着最近憔悴了不少,皇嫂可要好好照顾皇兄啊,不过皇嫂向来醉心于琴棋书画,想必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个大皇嫂就可以和太子妃请教一下了,太子妃平日里也爱好弄文舞墨的,但她已经把本殿照顾的很好,连皇额娘都夸赞她贤惠。”

太子南宫皓这一番话连刺了三人,不明情况的还以为他是在给他的太子妃找场子。

只有被他点到的三人才明白,太子是明明白白的在拿话刺他们三人。

当然平王妃李兰嫣想的更多些,她还认为太子是故意拿安欣然和她比较来讽刺她的。

“太子殿下这你就弄错了,王爷是因为最近孩子们有些不舒服,吵闹了些,所以才没有休息好的;

当然平王府比不得你这府上,有那么多人和太子妃一起伺候你,我这要照顾两个孩子,又要照顾王爷的,也没几个妹妹帮忙啊。”

李兰嫣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她就是看不惯安欣然,活该生不出孩子,还有那么多的姬妾和她争宠。

这也是李兰嫣最得意的地方了,虽然她现在和平王貌神离合,但她早就已经把控了平王府的后院。

这些年为平王诞下了一儿一女,后院里的那些女人也不敢生事,不像安欣然,即使当了太子妃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被下面的人骑在头上。

“那皇嫂可得好好说说大皇兄了,我们家太子殿下心疼我才让妹妹们代替我伺候;

大皇兄要是舍不得后院的姬妾,太子殿下让可以派几个可心的人去伺候大皇兄的。”

安欣然笑的比李兰嫣更加的妖艳,而一直未出声的平王的阴鸷却越发的明显,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不好。

安欣然的话和平王脸上的神色取悦了太子,他笑了几声便转移了话题。

太子有自知之明,从前是他和平王的竞争最为明显,现在他虽然已经的登上了太子的宝座,但也知道还未坐稳。

所以这些事情就当是他们妯娌见的比较就好,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有必要继续聊下去了。

好在坐在一旁的凌司北只是喝着酒,没有搭理他们的斗嘴。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