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徐衍给凌司北出主意(1 / 1)

战王府。

凌司北刚进门就问:“王妃在哪?”他知道这个她绝对不会在落萱院的;

毕竟赵雪儿和老五的事情,大概率会给赵雪儿带来什么不好的感受。

“王妃在清芳院,陪着赵公主歇息了,午膳还未用。”昨晚落萱院的动静卢管家都知道了,江念他们从宫里回来之后,他便紧紧的观察着江念他们几个。

他们家王妃很快就能回来了,他们家王爷今日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意气风发,卢管家心里高兴。

凌司北闻言脚步一滞,只要不是在清辉院就好。

随后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一勾,“半个时辰之后再将午膳送去。”在歇息大概是昨天晚上累着了。

“爷,徐公子已经在书房等着了。”

“他来做什么?”

“属下不知。”陈林摇头,这徐大公子,神神叨叨的,谁知道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的?

到了书房,徐衍已经瘫坐在软塌上了。

陈林刚打开房门,凌司北都还没有完全进到房间,徐衍就开始絮叨了:“赶紧进来关门,那么大的风,我说王爷,你那棉帘子该安上了哈,这都什么时候了!”

“你来做什么?”

“啧,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慎知一大早就去了抚县和肖白会合,我只能来你这了。”

说什么抚县有案件,肖白前天就出发了,傅慎知因为皇上的寿辰才等到今日早晨才动身。

“王妃不是住府上吗?怎么没有见着她?”

说到江念,凌司北的神情才有了丝丝的变化,变得柔和了些,“昨天晚上发生了些事情,她累着了,现在还在歇息。”

“哦对,这宫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一整个上午你都在宫里。”

徐衍来的也挺早的,那时王府已经没有人了,就连江念也已经进宫了,他已经等了好久了,午膳都已经用完了。

“老五和赵公主受伤了。”徐衍不是什么外人,凌司北便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这赵公主可以啊,可惜了,可惜了!”长得还挺不错的,可惜南宫瑾心里有人了,不然也不会做出那么偏激的事情来。

就是不知道南宫瑾心里的那个人还是不是王妃,毕竟他这次回来,还带了个小萝卜头。

凌司北瞥了徐衍一眼,他知道徐衍在想些什么,不管老五心里的是不是江念,他都不希望江念再和南宫瑾搭上什么关系。

徐衍摸了摸鼻子,有些虚,他也没有提王妃啊,莫名的又挨了一白眼。

“现在王妃正在陪她?”昨天晚上的宴席上徐衍就已经观察到了,江念和赵公主还有那个赵太子,相处的都挺好的。

回想到这,徐衍偷偷的看了凌司北一眼,不禁为好友担忧。

都这个时候了江念还没有承认身份,还和冥赵的人感情那么好,看来司北这追妻之路还很长啊!

凌司北嗯了声,“她对赵公主挺好的。”好到他都嫉妒了。

“看得出来,听慎知说,王妃这几年都是和他们兄妹在一起?”

凌司北颔首,这也是他最嫉妒的地方,他和江念的相处也不过是一年多的时间,而赵盛谦和赵雪儿却陪了她四年的时间。

徐衍见凌司北的好像越来越沉,心知是说错话了,紧了紧手,有些狗腿的说道:“好在王妃现在已经回来了,你们以后还有一辈子的时间陪伴。”

徐衍说的一辈子时间的陪伴取悦了凌司北,脸色立马有了好转,徐衍小心翼翼的呼了口气。

好险!逃过一劫!

“对了,欧阳晴怎么回事啊?”昨天晚上离开的太早了,都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才听说她被赐婚给了北疆异族的大王子了。

“罪有应得!”

徐衍唏嘘,想当初司北还没有遇到王妃的时候,还想着将王妃之位给欧阳晴以还恩情,没想到现在却是这样的局面。

“她只是一个个小小的郡主,没有实权,昨晚却能在皇宫里避开那么多人给你下药,要好好查一下。”

“嗯,凌一已经在查了。”凌司北没有忘记这件事,处理好南宫瑾的事情之后就让凌一去查了。

“那你现在和王妃是和好了?”

“嗯。”凌司北嘴角微微上扬,两人现在已经成为真正的夫妻了。

徐衍看到凌司北上扬的嘴角突然就有些酸了,他还没追到媳妇呢!

不过江念(慕容萱)已经和司北和好了,看来他的人生大事也快要落实了。

“不过王妃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啊?”昨天晚上徐衍一直在观察江念,虽然她的脸上戴着面纱,但那个疤痕已经开到了眼睛了,很明显。

说到这个疤痕,凌司北微微蹙眉,那个疤痕在上次遇到刺杀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全貌了。

从嘴角一直蜿蜒至眼角,很长,还有些狰狞,昨天晚上江念睡着之后,他还上手抚摸了,能留下那样的伤痕当时的萱儿一定很痛。

“不知道,还未来得及问。”凌司北根本就不在意江念脸上有没有伤,只是心疼她。

“不过王妃她自己也是大夫,怎么没有用一些去疤痕药,要不要让老傅将肖白带回来,给王妃看看?”

是了,萱儿的医术那么了得,怎么疤痕还在脸上?是不能祛除?还是萱儿有意而为?

“先问问她再说。”

徐衍点头,接着又和凌司北讲了在外面的那些关系网的事情。

徐衍明面上就是风凌的第一大皇商,但他私底下却是凌司北在风凌底下关系网的负责人。

很多情报都是靠徐衍给凌司北传达的,当然这个皇上也知道一点。

皇上自己有他自己的情报网,但他也知道这样的关系网不能只有一条线,凌司北发展这条线也是他支持下建立的。

“对了,冥赵太子刚刚加派了人手去查太师府了,你看看要不要和他聊聊?”

虽然太师府已经不复从前,但好歹也是一朝的太师,冥赵想要探查还是有些难度的。

而冥赵去查太师府,无非就是因为江念(慕容萱)的关系,那也就是司北的事了,虽然他们都没有开口寻求帮忙;

但事关王妃,让司北主动开口也还行。

“他们之前就派了人一直在观察太师府,但是没有听过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四年前萱儿遭遇刺杀的事情虽然和刘氏有关,但赵盛谦他们的举动又不像是要报复,江念一直没有开口寻求帮助,凌司北也就没有做什么。

“那你不会主动问问?”这司北怎么关键时刻就变的不聪明了呢?

凌司北蹙眉,他真没有打算开口问。

徐衍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真不知道江念是怎么和这个木头和好的。

完全没有深究凌司北说的和好是不是真的和好了。

“赵盛谦派人查太师府肯定是和江念(慕容萱)有关,她是你的王妃,她的事情不让你去做,让一个外人做像什么样?”

徐衍真是恨铁不成钢,这个木头疙瘩,平时看着挺好,关键时刻就不好使了。

“我知道了,等她醒来就去问问。”

“你也别直接问王妃嫂嫂呀,她到现在都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你去问也不会和你说的,司北你应该要和冥赵太子聊一聊。”

大家都是为了江念,冥赵太子应该是会选择和司北合作,将调查太师府的目的说出来的。

徐衍说的那么清楚,凌司北也明白了,当即问了赵盛谦的消息。

结果人已经不在府上了。

“没事,人住在府上,什么时候聊都可以。”

.....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