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你不配和她比(1 / 1)

赵雪儿洗漱好,也已经平复好心情。

赵盛谦看到她,还是心里有点气,没有搭理她。

江念和她讲了刚刚和赵盛谦的怀疑,让赵雪儿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往后对周围的人可以防范起来。

“念念,这里面有慕容婉......根据当年她离开冥赵的时间来算......”慕容婉是太师府的人,而她母亲刘氏,和江念四年前的刺杀有关;

还和当年江母的难产或失踪有关,按照小青梅当年在冥赵失败之后离开的时间来算,很大可能江母的失踪也和这个小青梅有关系。

六目相对,三人都知道赵雪儿说的极大可能接近事实。

恰逢这时传来了皇上将欧阳晴赐婚给北疆异族的消息,没有关于慕容婉的。

凌司北在将事情禀告给皇上的时候,不可能没有将慕容婉做的事情告上去,而现在却只是单单给欧阳晴赐婚,慕容婉提都没有提。

而报来的消息称是为了掩人耳目,这样的说法在赵盛谦和江念他们三人的眼中是不可信的。

“太师府果然有问题!”或者准确的说刘氏有很大的问题。

“盛谦哥能让国主他们给多一点关于小青梅的信息吗?”

所有的事情连在一起,江念已经很确定,刘氏和那个素未谋面的小青梅和江母的失踪有关系了。

“嗯,我会给父王去信,要更多的信息。”

“你,你们......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商量着来,解决不了,或者决定了什么,都要和我说一声。”赵盛谦看了江念和赵雪儿一眼,心里叹了口气道。

妹妹还是那个妹妹,只是已经长大了,原来是他自己一直忽略了赵雪儿,没有关注过她情感方面的事情。

不过也是,他自己的感情都还一塌糊涂,也没有什么好教给赵雪儿的。

说完赵盛谦就离开了,留下江念和赵雪儿两人姐妹谈话。

“盛谦哥很疼你。”

“我这次让他失望了。”赵雪儿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凳子上。

“没有什么失望不失望的,他只是想让你开心幸福而已,你自己觉得快乐的和他说明白了就好。”

赵盛谦离开的时候说出那番话就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了,他只是不想江念和赵雪儿会后悔,不想看到她们两个委屈。

“嗯......”赵雪儿也知道这点,只是南宫瑾那边......他们往后大概是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了。

他已经厌恶到不惜伤害自己,这一点让赵雪儿很受伤。

“南宫瑾他只是觉得被算计了,以前成亲的时候慕容婉也是这样算计他的,心里面多少有些不虞,但他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说开了就好。”

对于这样的算计南宫瑾肯定是有阴影了,江念能感受到南宫瑾对于原身慕容萱的那种爱恋。

只可惜她是江念,给不了他任何他想要的回应。

原本成亲的那次就是因为慕容婉这样的算计,让南宫瑾失去了慕容萱,结果现在又被算计了一次,是人都会发火。

“但愿吧!”南宫瑾以前的事情她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这一次南宫瑾都这样做了,还怎么说的开。

“认定了,就放手去搏,左右也不过两个结果,过程中你自己是开心幸福的就好,主要还是不要让自己后悔。”

赵雪儿其实和江念一样,一旦是在内心已经确认了就是那一个了,想要换一个还是挺难的。

所以江念才对赵雪儿说出让她不要让自己后悔的话来。

“嗯,我知道的,念念你也是一样,别让自己后悔。”

江念微笑,“累了,一起睡?”

她和赵雪儿是不一样的,不过起码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江念和赵雪儿一样是不后悔的。

“好。”两人相携进房补眠去了。

***

凌司北在宫中处理好后续的事情之后,皇上留他用了个午膳,便要出宫回府,他想江念了。

他很迫切着急着回府,结果快到宫门的时候却被欧阳晴给拦住了去路。

轿子停了下来,“怎么回事?”

“爷,是欧阳郡主。”

“赶走。”凌司北眼皮都没有掀。

对于欧阳晴,凌司北自从江念失踪之后就没有再给过她什么好脸色,也没有和她私底下见过面。

太后将赐她郡主的称号,时不时将人接进宫,那意思不言而喻,凌司北看在之前救过他的份上,从来没有搭理过这些小事情。

没想到她居然那么大胆,这般算计,居然下没有解药的情香,如果昨天晚上不是江念也在的话,凌司北想,他大概现在已经爆体而亡了。

他知道他不会碰除了江念以外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原因,对江念就是那么的执着。

不过这件事上凌司北也应该感谢欧阳晴的,不是她下这种药的话,他也不能得到江念。

只是欧阳晴初心险恶,不足以原谅,现在凌司北没有要了她的性命,已经很仁慈了。

“王爷,王爷,我不要嫁去北疆,我是被人陷害的,王爷.......”

现在还在皇宫中,欧阳晴的太后亲赐的郡主,抬轿的人也都不敢轻易得罪,只能绕来绕去,可惜欧阳晴一直都不依不饶。

欧阳晴昨天晚上的设计失败,今早从北疆异族的大王子床上醒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她已经玩完了。

她没有想到凌司北那么能忍耐,昨天晚上中了药还能将她一脚踢飞,但是欧阳晴不想放弃,她不想嫁到北疆去。

“圣旨已下,还请郡主回府好好准备待嫁。”陈林在后头追了上来,看见欧阳晴不依不饶的拦着轿夫,厉声道。

“不,我不要,司北,你曾经答应过我的,要给我王妃的位份,现在我不求王妃之位,只求能够进王妃伺候你,妾室也好,侍女也罢......”

只要不是嫁到北疆那种荒芜的地方去就好。

“郡主好大的脸面,你已经是北疆异族大王子的人了,怎么还敢妄想进战王府?”

“不,不是的,司北你答应我的,我没有妄想,她江念已经的冥赵太子的人了,也能进战王府,我是被陷害的,我为什么不能?”

此时的欧阳晴有些歇斯底里,完完全全是在吼。

“噌”的一声,轿子里飞出一把长剑,直直的向欧阳晴的方向刺去,逼的欧阳晴不断的往后退。

关键时刻,还是陈林抓住了剑柄,稳住了要刺入欧阳晴肌肤的剑。

欧阳晴已经被逼退出前路,凌司北没有从轿里出来,轿夫们见状赶紧抬着轿子重新走了起来。

路过欧阳晴的时候,凌司北掀起了轿子的窗帘,给欧阳晴留下了一句话:“你还不配和她比。”

别说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江念和赵盛谦的关系,他和江念昨天晚上刚有过肌肤之前,江念是不是完全属于他的,凌司北一清二楚。

要知道那床单上的点点梅花差点就被他收藏了起来。

何况对于江念,凌司北有时候也在想,不管她现在是否一个人,甚至是还带着孩子,只要她能回到他身边,凌司北可能都会甘之如饴。

谁让动情更深的那个人是他凌司北呢!

凌司北的话让欧阳晴如同雷击。

“不,不,司北你答应过的,你答应过的.....”

陈林摇头,“王爷是曾经答应过保你王妃之位,可惜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

王爷在找回欧阳晴的第一时间就让皇上将所有的皇子册封,当时有那么多皇子供欧阳晴挑选,王爷也明确的说过他的王妃只有一人,结果欧阳晴还是没有好好把握。

有今日的结果怨不得别人。

“不,不是,我不要.......”欧阳晴还想追上去。

一旁的金玲一把拉住了她,“郡主,主子说了,先别惹事!”

听到金玲的话,欧阳晴安静了下来,神情有些呆滞,任由金玲扯着她离开了出宫的甬道。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