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怀疑当年江母的事情和小青梅有关(1 / 1)

慕容婉是在凌司北他们进宫前清醒过来,离开皇宫的。

慕容婉清醒过来之后,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但是从她身上的痕迹来看,她已经被玷污了。

和欧阳晴一样,慕容婉也是等南宫瑾先进入卧房之后才进去的,只是她才进入房间没有多久,就被赵雪儿给揪了出来。

当时的慕容婉吸入的繁华并不多,而赵雪儿身边的那个人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将她打晕,所以她还能清楚的记得。

只是她被章成扔到一边之后,慕容婉就已经晕过去了,所以后面所有的事情她都没有记忆了。

看到身上的痕迹,加上昨天晚上赵雪儿的阻挠,行宫那边是回不去了。

原本慕容婉是想回景王府的,但是担心南宫瑾会追究,于是她便改道去了太师府,找刘氏帮忙。

刘氏现在虽然已经被凌司北收拾的不能动弹,但之前帮贵人做过那么多的事情,现在慕容婉让她帮这个忙,她还是能做的。

刘氏虽然是普通的家宅后院的女人,但经过这么多的事情,小聪明还是有的,而她现在依旧还是太师府的夫人,就是因为她身上还有保命的东西在。

有着小聪明的她,帮她身后的贵人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对于那个贵人,刘氏已经摸到一点门道了。

真正能证明那贵人身份的东西正被刘氏撰在手里。

很显然慕容婉这次来找刘氏是是非常明智的,结果也显而易见,明面上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变化。

皇上那边以皇室不能又这样的丑闻出现,在加上现在南宫瑾那处受伤的情况,景王府目前还需要这样的一个侧妃。

皇上的意思是掩人耳目,更多的是为了南宫瑾着想。

不过此后也让皇后给景王府派去了一个厉害的嬷嬷,整日看管着慕容婉,当然这样是后话了。

***

另一边皇宫中因为刘氏的逼迫,那人已经发怒了。

“蠢货!刘氏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威胁本宫?”

女子将桌面上的茶杯摔了个稀碎,候在一旁的男子,眉眼煽动了一下。

“去找!将她说的那个东西找出来,刘氏不必再留了。”

“主子,要是刘氏已经将东西交给景侧妃了,要如何处置?”还有个慕容睿他没有说。

“那就都不用留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看来她还是太过于仁慈了,才让刘氏这种货色留到了现在。

帮了她们那么多次,结果江念(慕容萱)毫发无损;

原本上次大费周章的刺杀没有成功她已经非常恼火了,刚刚又损失了个欧阳晴,刘氏还在这个关头威胁她,真是不知死活!

“尽快安排人进城,本宫要冥赵的太子和公主不死也要伤残!”女子狰狞的吩咐。

男子领命离开,想来太师府的当家主母很快就要更名了。

*

再说回江念和赵盛谦他们那边,离开皇宫,回到战王府的清芳院之后,江念吩咐侍女给赵雪儿端来热水,让赵雪儿清洗。

而江念和赵盛谦则在花厅里面正在讨论昨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念念,雪儿说的繁花是怎么回事?你也知道的?”赵盛谦很细心,他听到赵雪儿说的“也”字了。

江念也没有打算隐瞒赵盛谦,“嗯,昨天晚上我送你离开之后,皇宫中不止南宫瑾一人被设计中了‘繁花’,战王爷也中了。”

“什......什么?”赵盛谦有些难受,繁花没有解药,他和赵雪儿还有江念都清楚的知道。

而江念说凌司北也被算计了,而江念和赵雪儿都知道这件事情,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赵盛谦不难想象,江念和凌司北......

“你......”

那么直接的讲出来,江念有些难以启齿,停顿了几秒后,还是点了点头,“嗯,我也一样。”

赵盛谦张了张嘴巴,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他没有任何立场对江念说任何话,江念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和凌司北曾经就是夫妻关系,现在虽然江念说已经是和离的状态。

但这些跟赵盛谦都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只是她不同时代聚在一起的一个老乡,他已经先有了沈悦,连追求者都不能算,而凌司北却是江念正儿八经的前夫。

好一阵沉默之后,还是江念先开口打破了这个沉默。

“‘繁花’是冥赵的宫廷秘药,我看到的记载,连制作成分都没有,而这种香却在这样一个算是普通的夜晚,出现在了两个算计里,这一切我是否可以设想,是和国主他们提到过的那个小青梅有关?”

这话说到点上了,冥赵独有的宫廷秘药,赵盛谦和赵雪儿也没有看到过关于制作成分的记载,再加上上一次大费周章的刺杀。

那个小青梅那么的心狠手辣,这么说下来就已经基本可以断定四家长的小青梅就是在风凌了。

“只是她制作的香为何会在慕容婉和欧阳晴的手上呢?”

赵盛谦刚说完,和江念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有了答案了。

那就是慕容婉和欧阳晴都是四家长那个小青梅的人!

“没想到她居然跑到风凌来了!”

“国主他们有她的画像吗?好像一直也没有说过她的名字。”

赵盛谦摇了摇头,“没有画像,大概有也可能没有什么用了。”

虽然这个时代没有整容这一说,但是这个时候的易容术却是非常了得的。

江念也知道这大没有是什么希望,“那现在要从什么地方入手?”

现在敌人在暗他们在明,而且还不知道那个小青梅在风凌到底有多少的人脉?

“从上次的刺杀就能看出她对父王他们的恨意很深,这么些年派遣过来风凌的一直都是使团,对她来说无关紧要,我和雪儿难得来一次,相信她不会轻易收手;

接下来我们做好准备,下次她再动手,争取找到她的藏身线索。”

赵盛谦很有自知之明,四家长的小青梅离开冥赵那么久了,上次的刺杀,在天子脚下能调动那么多的刺客,足以说明她在风凌的地位和手腕。

“嗯,我们在上京城没有什么人,要找人帮助我们吗?”

江念想到了傅慎知和徐衍,他们两个都是凌司北的人,但江念却没想直接找凌司北。

江念和徐衍生意往来,和傅慎知有交情,她相信她要是私底下找他们两个的话,看在生意的份上也会帮忙的。33�0�5qxs�0�2.�0�4�0�2m

“先不着急。”赵盛谦明白江念的意思,但冥赵能成为如今的大国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谁还没有一两个间谍安排在各国呢。

“那盛谦哥要多注意,要是容易暴露的话,就不要轻易动了,将人安排进来也不容易。”

对于各国安排有暗线,江念也清楚,但是牵一动而发全身,她也担心会暴露出冥赵在风凌的所有暗线。

赵盛谦颔首,认真的看着江念,是了,江念叫他哥,他也算是她的亲人了!

“要是对他还有情,哥去和他聊。”赵盛谦想了想,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他不能给江念幸福,但不妨碍他希望江念能得到幸福。

听到赵盛谦的话,江念微微一滞,开始没有想到他说的他的凌司北,反应过来后,江念笑着摇头。

她在这里的这个身体也已经成年了,好像没有什么好矫情的,而且这种事情也不能混为一谈。

赵盛谦见状有些许无奈,“那你自己把握,解决不了就和哥讲。”

“......好的,哥。”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