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南宫瑾受伤(1 / 2)

翌日清晨,江念是被吵醒的。

江念睁开眼,看着有些熟悉又陌生的帐顶,呆了几秒,醒了醒神,准备起身。

刚一动,“嘶”下身传来一阵酸涩的痛。

异样的酸痛让江念的记忆回笼,脑海中出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所有画面。

想到昨天夜里和凌司北的“坦诚相见”,江念脸上蹭的红了起来。

江念摸了摸身旁的位置,已经没有温度了,看样子凌司北离开有段时间了。

江念低下头看见了身上穿的衣物,是以前她穿过的睡衣,感到身下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想来的凌司北已经帮她清理过了。

这样一想,刚有消退下去意思的红晕又再次爬上了江念的脸颊。

江念忍着下身的酸涩起身下床,腿有些软。

江念正了正身子,非常熟悉的走向衣柜的方向,外面吵闹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的,想来是有什么事情。

既然凌司北已经帮她清理过身体了,江念也就没有打算泡澡,打开衣柜,里面多了很多凌司北为她准备的衣裳。

江念愣了几秒之后,随手拿起一件,换下了身上的睡衣。

来到洗漱间,快速洗漱完毕,梳头的时候,对外喊了一声:“有人吗?”

刚喊完,江念就捂住了嘴,因为她发现此时的她声音非常沙哑,又想起了昨天夜里的情况,江念有些发窘。

昨天晚上的她压根就没有收敛声音,这落萱院的人肯定都听到了!

啊,她好像没脸出去了。

外面的人好像并没有听到江念刚刚喊的那一声,江念都已经梳妆完毕了,都没有人进来。

于是江念就自己走了出去,江念将屋内的陈设大概看了看,还是原来她自己布置的模样,看来凌司北并没有动她布置好的东西。

江念来到外间,看了一眼对面的小书房,没有上前,而是打开了房门。

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了正在和秀姑交谈的章荣,他是章成的弟弟,是赵雪儿的暗卫。

吵醒江念的就是他刚刚和落萱院侍卫的打斗声。

刚刚秀姑并不在,落萱院的人不认识他,当他横冲直撞的要找江念的时候,落萱院的侍卫只能将他拦在门外。

而且他们王爷出门前也交代过不让任何人打扰王妃,秀姑也是在江念开门前赶到的。

章荣正对着江念的方向,江念打开门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她了。

“太子妃,公主在风凌皇宫等您前去救命!”

救命?

“怎么回事?”江念加快脚步来到了章荣的跟前。

“王妃。”看见江念已经过来了,秀姑也恭敬的作揖喊了声王妃。

江念并没有留意她的称呼,她现在着急的是赵雪儿为什么要叫她去救命?

“公主和景王都受伤了,公主让在下来请您前去救人,太子殿下已经进宫了!”

章荣说的很快,但也将事情讲清楚了。

江念看了眼他手上的小药箱,“走!”

秀姑见状也没有拦着,只是跟了上去。

昨天晚上她和赵公主在屋子外面看到他们家王爷抱着王妃,飞了出去后,两人都没有去追。

秀姑要处理欧阳晴的事情,见赵公主身边有人保护,又在皇宫中,没有其他的危险存在,便和赵公主分道扬镳了。

今日一早他们王爷就进宫了,秀姑也还未来得及了解是什么事情,就收到章荣闯落萱院的消息了。

差点就以为冥赵那么快就要来和他们家王爷抢人了。

进宫的路上,江念有心想要了解赵雪儿和南宫瑾的受伤的事情,还有为什么昨天晚上赵雪儿没有出宫?

可惜章荣碍于秀姑的原因,只说了两人都受了点伤,并不愿意多说。

江念也没有强迫他,左右战王府离皇宫不远,很快就要到了。

到了宫门口,江念他们却被拦了下来,显然是章荣没有让赵盛谦要到随时进入皇宫的令牌。

最后还是秀姑使用了凌司北的令牌,三人才得以进到宫里。

时间还早,加上昨日才是皇上的寿辰,朝堂上下得以休沐三日,所以进宫之后一路上江念他们都没有遇到多少宫人。

秀姑和章荣两人轻车熟路的带着江念往景王在宫中的行宫赶。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