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许思给江念倒酒(1 / 2)

赵盛谦似笑非笑的样子明显是已经生气了。

风凌皇帝本想着这么多天一直都对冥赵恭敬着,这下那么多使团都在恭维他,有点小得意,北疆异族的人开口他也就没有开口了;

只是这人明显已经生气了,凌司北在一旁也没有帮忙的意思,皇上这会儿有点拿不准了。

这几年他这个皇帝的权利是越来越少了,当然也是他自己感觉做事情越来越不称心,将事情都交给凌司北去做的。

拿不准凌司北的意思,但平王总归是他的亲生儿子,总不好眼睁睁的看着他撞到枪口上。

于是皇上瞥了一眼平王,意思让他收敛点。

虽然这几年的病态和不管事,让皇上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种眼神就能震慑到他那些孩子。

但是父亲该有的威严还是在的,平王被皇上这一瞥,余光看了看正在喝着闷酒的凌司北,也灌了自己一口酒,讪讪的闭上了嘴。

北疆异族和其他几个小国的使团见已经没有了出头鸟,没有冥赵国的那般实力,也只能悻悻作罢。

宴席的大殿中央歌舞升平,整个宴会也已经到了后半段的时间,有些不胜酒力的都已经醉的不行了。

大家也都趁着氛围,走动了起来。

江念平日里没敢喝酒,她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看赵雪儿喝的那么有滋有味,也想试试。

趁着赵盛谦和其他前来寒暄的人正在交谈,江念悄咪咪的拿起酒杯想要越过面纱,将酒杯送到口中。

刚靠近的时候就闻到了异样,还未来得及多想,耳边就传来了阻扰的声音。

“太子妃且慢!”

江念放下手中的酒杯,抬起头,刚刚说话的正是许思,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太后那边来到了江念的身旁。

“姑娘有事?”下午见面的时候太后和皇后都没有介绍过许思的身份,当然按照江念现在太子妃的身份来说她们也没有必要和江念介绍许思。

“民女叫许思,有点医术在身得太后青睐,这些年一直待在太后娘娘的身边,今日第一次见到太子妃,有心想和太子妃结识;

民女深知太子妃身份尊贵不敢高攀,所以此次前来,想为太子妃倒杯酒,不知道民女有没有这个荣幸?”

说着就恭恭敬敬的半跪在江念的身旁,看似不着痕迹的将江念刚刚放下的酒杯转换了一个,重新倒上了酒。

江念挑了挑眉,她知道许思也知道刚刚那杯酒中被下了东西,只是不知道这许思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什么?

江念没有拂许思的意,顺手接过她手中的酒杯,喝下去之前轻嗅了一下,发现没有异样才喝了下去。

见江念将酒喝完,许思才道:“谢谢太子妃赏脸,那民女就不打搅了。”

许思回太后身边时,路过凌司北的身后,脚步放慢了些,眼神隐晦的看了凌司北一样。

这一切都被江念和赵雪儿看在了眼里。彡彡訁凊

“她什么意思?情敌来的?”赵雪儿凑到江念的耳边问。

“瞎说什么,那杯酒有问题,只是没有弄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江念说的时候用眼神指了指还在桌面上的那杯被下药的酒。

“那大概是被她无意间撞破的吧,只是,会是什么人那么大胆,这样的宴会上给你下药?我和太子哥哥的好像没有问题。”

毕竟赵雪儿对许思没有什么印象,也没有听江念说起过这号人物,只是刚刚看见了许思对凌司北隐晦的爱意而已。

所以赵雪儿相信是许思无意间撞破下药,才过来阻止江念的。

“不知道,不是什么毒药,就是普通的迷幻药,看看接下来会有什么后续吧。”

江念也很好奇,为何下药只给她一个人下,而赵盛谦和赵雪儿没有。

她已经环视了周围一圈了,除了凌司北那个雷打不动的视线,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的异样。

她当然不会去想是凌司北给她下的,凌司北不屑于这样做,要想下药的话,他早就在战王府的时候就应该这样做了。

而凌司北真的是有考虑下药的问题,他想要江念陪在他身边,想下药将人关起来;当然,这些都只是他想而已。

然而接下来江念也没有发现有任何的问题,很多上前寒暄或者巴结的风凌大臣或者是其他国家的使臣来敬酒。

但都没有任何的异样,而这些人也都被赵盛谦和赵雪儿打着哈哈给应付了过去。

直到宴会快要落幕,给江念下药的人都没有继续出招。

夜已经深了,很多人都已经喝醉了,风凌的皇上也已经喝醉,要离开了,其他人也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