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模仿?(1 / 1)

就这样,迫于凌司北的‘友好恳求’之下,徐衍‘心甘情愿’地说了许多在外听来的离奇事件。

而他所说的那些,无非就是当地的村民捏造出来鬼神只说,根本和江念的无法匹配。

凌司北有些失望,不管江念是什么,他只是想让她留在他身边而已。

徐衍见凌司北那模样,一看就知道他问的这些是关于江念的了。

当初江念刚进王府的时候是徐衍帮着查江念(慕容萱)的信息的,说实话,当初也没有觉得江念有多少变化。

只不过是胆子大了些,而且在她的身上还发生了被换亲的事情,江念在太师府上生活那么糟糕,离开之后会有变化也不奇怪。

难道说消失四年之后的江念回来性情大变了?

“司北,会不会是搞错了?冥赵太子妃和王妃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或者说着里面有没有什么算计?”

虽然战王妃失踪的消息已经被按了下来,但是当初的那批刺客对这件事情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如今又是皇上要立下太子的关键时刻,很难说不是曾经对江念(慕容萱)动手的那批人搞的鬼。

凌司北清楚徐衍的意思,但他也很清楚,江念就是他的萱儿。

“不是,她就是萱儿。”

徐衍皱眉,傅慎知也是这么斩钉截铁的和他说的,他也没有见着人,只能替好友担忧。

“那她为何一直都不肯承认呢?”还要用一个什么冥赵太子妃的身份出现。

虽然说冥赵太子妃的身份,多少可用洗清一点她是之前那批刺客派来的探子,但还是不能证明她就是他们的战王妃呀。

毕竟冥赵也是一步一步从小国成为大国的,里面的对外使用的计谋有多少谁又知道呢?

所以徐衍对这个江念(慕容萱)是持怀疑的态度的。

毕竟这不以真容示人,不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现在司北又问道性情大变的问题,徐衍很难相信,江念就是战王妃的事实。

“她回来好像也是有什么事情要做,以前的身份已经不适合她在风凌出现了。”或许她是查到了当年刺客的事情。

凌司北发现了赵盛谦的人出去了几次,但是最后还是被甩掉了,并没有发现那些人最终的目的地是太师府。

徐衍闻言若有所思,江念?江老爷子的江,还挺像模像样的!

“慎知说你这几天都找赵太子喝酒,今晚还找吗?”

关于江念的话题已经不适合再聊下去了,但喝她有关的冥赵太子还是可以继续的,说不定他还能从中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只是凌司北却摇了摇头,他已经知道江念对赵盛谦没有那种意思了,而且他们当中还穿插这一个什么悦姐姐的人。

所以他们两个是不可能的,萱儿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人,凌司北现在也是一心想着找到让江念留下来的方法,没有心思去找赵盛谦麻烦。

徐衍感到有些可惜,还想着借着找赵盛谦喝酒的机会,见一见这个已经被司北和慎知都认定是战王妃的江念。

虽然不是很认同好友对江念的认定,但是徐衍离开的时候还是和凌司北提了一嘴:“通常寺庙的得道高僧多,或许他们知道这些离奇的事情多一些,也真实一些。”

凌司北闻言恍然大悟的感觉,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些呢?

当即跟着徐衍的脚步,也离开了战王府,赶往龙安寺。

然而凌司北到了龙安寺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道行高的慧明大师外出了,归期未定。

凌司北只能先行回来守着江念,只不过他也没有守成功,因为天一亮,他就被皇上叫进了宫。

凌司北现在相当于风凌的摄政王,所以皇上寿辰这日的太子册封的圣旨还得由他替皇上颁布。

当今皇后端庄得体,后宫的事宜处理的也是有条不紊的,而她唯一的儿子也是皇上的唯一的嫡子。

论能力,这些年皇上给各位王爷的考验,四王爷瑞王,也已经完全通过了皇上的考验,得到了众多大臣的认可。

所以这个太子之位理所当然的落在了瑞王的身上,瑞王妃安欣然也一跃成为了风凌的太子妃。

这样的结果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自然是追随瑞王的那些权臣,而要数最愁的,自然就是平王了。

平王妃李兰嫣差点没把一口牙给咬碎了,目光恶狠狠的看着安欣然。

本来是没有什么的,但在安欣然和瑞王大婚那晚被李兰嫣撞破了和平王的丑事,从此之后两人便明里暗里的斗了起来。

安欣然纯粹是为了报复,但心里有平王也是真的。

早朝的时候颁布的圣旨,册封的宴会和皇上的寿宴赶到了一起了。

午膳过后,赵盛谦才从宫里出来接上江念和赵雪儿再次进宫。

冥赵的人有嚣张的资本,江念本也没有多想见到风凌后宫的那些人,所以才没有让赵盛谦和其他使团那样一大早就进宫。

进宫见过了皇上之后,皇上让人将江念和赵雪儿送到了御花园的戏台处,让皇后照顾她们两个。

江念和赵雪儿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挤满了女眷了。

皇上的后宫,能排得上号的,机会都在了,都还是江念熟悉的面孔。

处于对冥赵的尊重和礼貌,皇后让新上任的太子侧妃前来迎接,这个太子侧妃不是江念熟悉的面孔,大概是在他离开之后进的瑞王妃。

因为之前并没有听安欣然提到过这个侧妃。

太后和皇后坐在高位上,安欣然也跟在皇后的一侧,彰显出她这个新上任的太子妃。

而太后身边就不一样了,不再是福宁公主标志性的撒娇女娇娇,而是换成了温婉稳重的许思,嗯......还有那个这几日都没有出现在江念眼前的欧阳晴。

江念和赵雪儿进入大家的视线之后,所有的视线都被她们两个人吸引了。

大家都知道这后来的是冥赵国的女眷,连皇后和太后都要给着薄面的人,其他人自然也没有资格酸些什么。

江念带着面纱,只露出了一双美眸在外,很多看过来的目光都是探究的,当然也有被隐藏起来带着恨意的。

比如已经猜测出江念真实身份的慕容婉,还有已经知道的欧阳晴等等。

太后和皇后跟江念和赵雪儿两人简单寒暄过后,就继续看戏了,江念和赵雪儿是外来的,皇后还让那个太子侧妃时不时的讲解。

早已经看过风凌的戏的两人也没有拒绝这份好意,附耳倾听着。

看着戏,江念总感觉还有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和其他的目光好像还有些不一样。

顺着感觉看过去,看见了许思有些慌乱的眼神,江念感受到的目光注视是许思,被江念发现之后有些慌。

许思,嗯,和凌司北相过亲,其他的江念就没有了解过了,她的存在感好像不是很强,再加上之后的江念(慕容萱)就没怎么进宫了。

就是不知道刚刚她看着江念的目光是代表了什么?

这个疑问很快江念就有答案了。

江念和赵雪儿的位置被安排的非常接近皇后和太后,还有就是新上任的太子妃安欣然。

看到江念转过头去的动作,安欣然也跟着江念动作往后看了看,看见许思之后,嘴角掀起一抹带着些讽刺的笑。

江念恢复原位将视线看向戏台的时候,安欣然就凑了过来。

“至今未嫁,听说是在等战王呢。”

江念闻言,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只是微微蹙眉,几秒后用手指了指戏台上的人,对着安欣然开口。

“那她看着我是什么意思?不是说消息被按下来了吗?她知道当年的事情?我这个样子真的很容易被看出来吗?”

“咳,待在太后身边多少能听到点什么风声吧,那个.....也不是很容易吧。”不知道的,也没有往战王府那方面去想。

停顿了一下,安欣然继续说道:“但一个一直在模仿你的人,能看出点什么,也不奇怪。”没错,这些年许思的行为动作是越来越像当年的江念(慕容萱)了。

她这些年一直在模仿江念的行为处事,这些不过也是为了一个情字,只可惜,凌司北这么些年正眼都没有看过她。

“什么意思?”

“仔细看看就知道了,行为动作,穿衣习惯,很像当年的你。”

话毕,安欣然正了正身子,一本正经的看着戏台。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