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离奇的事情(1 / 1)

凌司北不但跟着他们两个去了那个小山坡,还将两人的谈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原本凌司北在灌醉赵盛谦之后,绕了一圈回到落萱院,洗漱完毕,出来看着江念曾经用过笔墨和医书;

发现又有些想她了,正准备去看看江念的时候,发现赵盛谦正带着她出去,于是就跟了上去。

凌司北没有跟在赵盛谦那些暗卫的身后,到了小山坡那边之后,就绕到了另一个方向,在最靠近江念和赵盛谦的那棵树上停了下来。

凌司北常年练武,内力也不错,所以江念和赵盛谦在那棵树上所说的一切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他们说话的凌司北既开心激动又很忧心,他开心的是,江念只是将赵盛谦当成哥哥,她对赵盛谦并没有其他的情意。

同时也担心江念问的那个问题,她会不会突然间就消失在他的眼前,就像消失的这四年一样。

凌司北很清楚,江念说的消失,不是像四年前的消失那样,她说的消失,就是不会再出现了。

到时候他该怎么办?

江念和赵盛谦离开小山坡之后,凌司北待了好一会才离开,山坡上的风吹的他有些凉,心也有些凉。

隔日就是风凌皇帝的寿辰了,凌司北在宫里忙碌着,所以赵盛谦一整天都没有被他纠缠了。

带着江念和赵雪儿约了南宫瑾到街上逛了一整天。

而凌司北实际上也没有在皇宫中忙碌皇上寿辰的事情。

昨天夜里听了江念的话之后,回到落萱院怎么也睡不着,就到了宫里的藏书阁,那里什么样的书籍都有,凌司北想要找到将江念留下来的方法。

很久之前凌司北就已经发现了江念的不一样,当时并没有那种她会消失不见的感觉,但江念问出那句话之后,凌司北就害怕了。

在藏书阁中找了一整天的奇闻异志,都没有看到类似的事件。

刚好徐衍回来了,得知凌司北在藏书阁,跑到了藏书阁找他。

“怎么了,我们的王爷这是要放弃王妃奔向书籍的怀抱了?”还是那贱兮兮讨打的模样。

凌司北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继续看着手中的书籍。

徐衍见状准备继续絮絮叨叨,凌司北突然就抬起头,用一种徐衍看不懂的目光看着他。

“我......我错了。”徐衍有些怵,关于江念(慕容萱)的话题确实不好开玩笑。

“你经常在外行走有没有听过什么很离奇的事情?”

藏书阁里面的奇闻异志也是来自于民间,而徐衍常年在外行走,肯定也能听到很多怪闻,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和萱儿这样的?

“离奇的事情?有很多,就是不知道你要听怎么样的?”

凌司北一开口,徐衍就明白了。

怎么样的?要怎么说呢?

凌司北拧了拧眉,扫了眼四周。

“回府上再说。”虽然宫里的藏书阁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来,但也还是在宫里,来往的人太杂乱了。

还是战王府安全些。

也还好凌司北没有和徐衍在藏书阁说事,在凌司北和徐衍离开之后,在凌司北刚刚看书不远处的地方走出了一个淡黄色裙装的少女。

手上拿着书籍,看样子已经看了很久的书了。

***

这边徐衍跟着凌司北回到战王府之后,就到了凌司北的书房,刚进门徐衍就问凌司北想要听什么样的离奇事情。

凌司北酝酿了一路了,“就是有没有听过,一个突然间性情大变的人,会不会变回以前的样子?”

性情大变?江念(慕容萱)?

“性情大变也不算什么奇闻,像王妃这种,被太师伤透了心,想要活下去只能让自己改变。”

再说了,江念(慕容萱)也不算性情大变啊,顶多算做出了改变。

“.......不是。”该怎么和徐衍说呢?

凌司北说不出来,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这样的事情。33�0�5qxs�0�2.�0�4�0�2m

“不是王妃?”徐衍疑惑,“难道司北你想问的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的情况?”徐衍惊讶的想要捂嘴。

凌司北瞥了他一眼,像是在说:你才是脏东西!

但徐衍说的好像应该也能算是类似,“你听过?”

“真的假的?王妃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徐衍已经知道了江念(慕容萱)回来的消息,只是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这样离奇的事情。

“谁说是萱儿了?”

“你刚刚......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你到底有没有听说过?”

“有是有,但这些都太离谱了,而且不管的人还是那个脏东西,到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司北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徐衍知道应该和江念有关,但他听说的这些最后都没有什么好的结局,让他怎么说呀?

分分钟说到让凌司北不满意的,他都要挨揍。

凌司北拧着眉,“不用你管,仔细说说你听到的。”

“好吧......”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