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会不会突然间消失?(1 / 1)

这晚江念失眠了,在床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赵盛谦一直都没有回来,也没有人来和她还有赵雪儿交代人去哪了。

一直到丑时一刻左右,外间才传来声响。

“盛谦哥?”

“嗯?吵醒你了吗?”太晚回来了,赵盛谦没有点烛火,轻手轻脚的摸进房间,就是担心吵醒江念。

“没有,还没睡,你喝酒去了吗?”说着,江念已经坐起身,准备下床。

“嗯,今晚喝的比较少。”已经知道了凌司北的意图,留了个心眼,被带到上次喝醉休息的那个房间之后,躺了好久才回到清辉院。

“有心事?”这时江念已经拿着烛台从里间走出来了。

江念扯了扯嘴角,算是有心事吧!

“我给你泡个醒酒茶吧!”

“没事,不用忙活,已经喝过了,酒早就醒了,穿多件衣服,跟哥出去走走?”

江念点头,重新回到里间,穿好衣服,被赵盛谦带着飞出了战王府。

赵盛谦和江念离开后,又多了五道身影紧跟在后面也出了战王府,有赵盛谦的暗卫也有战王府的人。

赵盛谦和江念都没有在意,反正他们也不是去做什么坏事,只是散散心而已。

赵盛谦带着江念来到了离城门口很近的一个小山坡,小山坡的地面上有着郊外才马场那边,让人非常舒服的草坪。

面积不大,所以平常也没有多少人来,所以这里还被保护的很好。

周边三三两两的几棵大树,像是在守卫着这一方天地。

江念被赵盛谦带到了最边上的那棵树干上坐了下来。

秋风萧瑟,还好江念多带了披风,不然刚坐上去估计就要打道回府了。

“在战王府住的不自在吗?”毕竟是曾经住了一年多的地方,还是“伤心地”。

江念摇了摇头,“没有不自在,挺好的。”

赵盛谦点亮带来的灯笼,江念说话的时候,他认真的看了看江念的神情。

发现并没有勉强,就没有继续问了,赵盛谦知道,江念自己想说的时候自己会和他说。

他就先这样静静的陪着她就可以了。

江念沉默了很久才开口:“你说我们会不会在某一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时代?或者是在一个生死攸关的关头,又重新回到了我们原来的位置?”

江念说完之后,赵盛谦那边也很久才传来回应:“也许吧。”他也不知道。

从还是个奶娃娃的时候就来到了这个时代了,二十多年了,没有遇上江念的时候赵盛谦都快要忘记自己是个现时代的人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也会和江念这样,时不时的想,会不会就在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就这样在这个时代消失不见,回到了现时代。

到后来的后来,就慢慢的忘记了,是赵盛谦自己开始封闭起来了。

他到处游走,到处找寻,二十多年了,赵盛谦没有看到一点点的希望,即使他和江念相认了,新的希望依旧没有出现。

赵盛谦不忍心打击江念,只能说也许。

“来风凌之前悦姐姐也问过我差不多的问题。”

“什.......么问题?”赵盛谦有些惊讶,问的什么问题他自然知道,坐了好一会了,江念也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赵盛谦惊讶的是为什么沈悦会问这样的问题,他们从小青梅竹马长大,按道理应该没有什么很不一样的地方,沈悦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题呢?

“悦姐姐说你遇上我之后,就感觉找到亲人一样,悦姐姐心思很细腻,她早就看出了我们和他们的不同,所以她问我们会不会离开,我回答的是我也不知道。”

江念转过头看着有些慌神的赵盛谦,笑了笑。

江念知道赵盛谦和沈悦的关系,因为她的出现而产生了裂痕,但江念也很明白,赵盛谦的心里有沈悦。

说到底江念和赵盛谦是不一样的,这个时代对于赵盛谦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他从出生就已经在这个时代了。

江念不同,她是半路过来的,也才待了几年的时间而已,不管重不重感情,她对这里和对现时代的感情终究是不一样的。

不管怎么样,起码到现在为止,江念依旧时不时的会想起现时代的一切,会担心家里人对她的担心。

“盛谦哥,悦姐姐很爱你,你对悦姐姐也是喜欢的,别让她等太久。”

江念之所以说喜欢,也不过是将她看到的说出来,至于是不是爱,她不是赵盛谦,她并不能确定。

“嗯,我知道。”

听完江念的话,赵盛谦沉默的一小会才回答的,他没有否认。

“你在那边还有亲人吗?”关于他人的感情,江念也不好继续下去,转移了话题。

他们两个虽然“相认”了,但很少聊到现时代的家里人和生活的环境,或许也是在害怕吧,害怕两人只是时代相似而已。

赵盛谦顿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了吧,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所以他也不清楚自己还有没有亲人在世上。

江念:......这个话题也好像不是那么好聊。

“念念呢?”之前只知道她还有个弟弟而已。

“呃,我吗?我家里还有个弟弟还有父亲,还有我父亲的妻子。”

“你和你弟弟过的还好吗?”江念的为人赵盛谦很清楚,‘父亲的妻子’那就是说是后妈了?没有让她改口叫阿姨或者其他的称呼,说明关系并不好。

江念知道赵盛谦的意思,嘿嘿一笑,“我们挺好的,之前是和父亲一起生活,现在都已经长大了也就没有什么了。”

赵盛谦也可能只猜对了一半,江念没有回到父亲身边之前只是有一点点埋怨而已;

回去之后看见父亲的妻子和他的年纪相差无几所以就误会了江父,一直到她来到这里也还没有解开误会的。

“那就好,让阿夜以后就跟在你身边,也好让你解解相思。”

“嗯,挺好。”江念也是有这样的意思,当初才选择了阿夜的。33�0�5qxs�0�2.�0�4�0�2m

“现在盛谦哥在这也有家人了,我也是你那边的家人了,真好。”

江念说完之后,赵盛谦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眼眸中满是感动。

来到这里赵盛谦是早就已经将赵国主和王后当成了亲生父母,不是说身体的,是灵魂上的,而现在江念也说的他的家人了,不管他在这个时代还是现时代,他都是一个有家人的人了。

赵盛谦张开手臂,将江念拥进怀里,久久不语。

赵盛谦在孤儿院的时候是大哥哥,他曾经让出了很多机会给其他比他还要小的弟弟妹妹们;

他知道那么小要在孤儿院生存下来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他那个时候已经是大哥哥了,他还能忍受,还能让自己生存下去;

所以他放弃了被收养的机会,到后来能记事了,也就没有人愿意收养他了,院长妈妈也离开了,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江念不是孤儿,不能体会在现时代当孤儿的赵盛谦是怎么样的感觉,但此时的她能感受到,从赵盛谦身上传来的激动。

她能感受到在现时代赵盛谦对家人的那种渴望。

“谢谢你念念。”谢谢你愿意做我的家人。

江念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着赵盛谦的后背,安抚着他飞快跳动的心。

“一家人不客气。”有机会的话,江念也想把啊琛介绍给赵盛谦认识。

很久很久之后,赵盛谦平复下来了之后才松开了江念。

时间也已经很晚了,两人就商量着回去了。

虽然江念没有得到她想要听到的答案,但吹过风之后已经没有那么烦闷了,重新回到战王府,很快就睡了过去。

江念和赵盛谦都知道战王府有人跟着他们两个一起出去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凌司北也跟着出去了。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