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制造偶遇(1 / 1)

次日一早,江念醒来到外间的时候,小榻上已经没有了赵盛谦的身影。

夜里凌司北找来,赵盛谦跟着他出去,江念是知道的,那会她和赵盛谦都刚躺下不久,至于赵盛谦有没有回来,江念没有留意。

左右都是战王府,而且赵盛谦身边还有章成跟着,她没什么可担心的。

但也因为是在战王府,外间小榻上的被褥需要江念或者赵盛谦自己收拾,每个院子都有许多不是他们冥赵的人。

江念整理好小榻上的被褥,赵雪儿也找了过来了。

“太子哥哥呢?”现在还挺早的,人哪去了?

江念摇了摇头,招来门外的侍卫询问,“太子殿下昨夜可曾回来?”

“禀太子妃,太子殿下昨夜未曾回来。”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没有回来?哥哥干什么去了?”

“昨天刚睡下不久,战王过来找盛谦哥出去喝酒了。”也不知道醉在哪个院子了。

“这个战王真有意思,想方设法的不让你和太子哥哥睡一个屋。”

之前念念和她睡一个屋的事情想必这个战王早就已经知道了,所以才有昨天晚上的安排。

凌司北大概也是没有想到江念昨天晚上会说出夫妻要住在一个屋的话来,所以才会借喝酒的由头,将太子哥哥叫出去的。

“瞎说什么呢......”

江念还未说要去给赵盛谦准备醒酒茶的话,门外就传来秀姑的声音。

“早膳已经为两位贵人备好了,现在要给两位呈上吗?”

“呈上吧,麻烦让厨房多备一碗解酒汤,一会送过来。”

门外的秀姑微微一滞,以前的时候都是王妃亲手给王爷泡醒酒茶的,根本不需要厨房备什么解酒汤。

当早膳端上桌后,秀姑开口说道:“其实醒酒茶会更好些,喝起来不用那么难受。”

醒酒茶比解酒汤效果好还舒服的这些都是当时还是战王妃的江念(慕容萱)和秀姑说的。

“哦?醒酒茶会好一点吗?那战王府有备吗?有的话能拿点过来我们太子殿下。”

江念说话的时候面不改色,笑意盈盈的。

秀姑有一瞬间的恍惚,江念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真的太自然了。

“.....有的。”

“那就麻烦姑姑了。”随即就让所有的人都出去了。

遇到刺杀的那天晚上,凌司北和傅慎知都已经见过她没有带面纱的样子。

但也仅限于这几个人而已,江念还没有准备好在战王府取下面纱示人的准备。

“醒酒茶比解酒汤效果好?念念这都是你和他们说的吧?”

“嗯,以前说过。”

“以前都是你给这个战王爷准醒酒茶的?”

江念停下来想了想,凌司北以前好像不会喝很多酒,但喝的话,她都会给他泡醒酒茶,好像是这样的吧,于是点了点头。

“南宫瑾呢?”

嗯?“为什么会问他?他喝醉的话也是会回答府上,不会来找我的。”至于以前的慕容萱,也就是原主有没有给南宫瑾泡过,就不知道了。

“看来念念你心里真的没有南宫瑾和太子哥哥。”在一起生活那么久,醒酒茶,念念教过她泡,也教过沈悦泡,好像还真没有亲手为太子哥哥泡过。

真的心里有这个人的话,早就已经不用其他人说就泡好等着了,就像沈悦那样,总是在等着。

赵雪儿说的没有错,江念没有反驳。

“赶紧吃吧,战王府的厨子手艺和福满楼的可以媲美的,吃完还要去找找盛谦哥在哪里呢。”

“哦哦,你说这个战王爷会不会一气之下将太子哥哥送到哪个美女的院子里去了?”

“想什么呢?战王又不是那种人。”

“陷在情爱里的人,不论男女都是没有什么理智的。”这个凌司北刚被念念那么刺激,很难讲会不会用这样不入流的手段。

“说的好像自己的感情经历很丰富一样。”还做起专家了。

“民间的那些话本子我可没有少看,道理我都懂。”

江念笑了笑,还真是,冥赵国赵雪儿卧房里放的书籍大部分都是她买来的话本子。

江念和赵雪儿用完早膳,秀姑也将醒酒茶送来了。

江念一看就知道是她之前留下的配方,不动声色的收下。

之后秀姑就一直跟在她们两个身边了。

***

赵盛谦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比清辉院还要陌上的房间,还好醒来的时候身边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章成一直守在门口,两人回清辉院的时候,江念和赵雪儿也跟在秀姑的后面正在找他。

秀姑有意想让江念经过落萱院,就绕路带着江念和赵雪儿走的是另外一条路,所以和赵盛谦并没有遇上。

刚好她们走到落萱院的时候,凌司北恰好从里面走出来。

“这是要去哪?”

江念和赵雪儿远远的就看见了落萱院三个大字了,江念还挺诧异的,毕竟之前的清北院在她这里最后留下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而落萱院这个院名和她在太师府住的院子是一样的,之前她也想过改成落萱院,最后也没有改成,而且现在看这字,还是凌司北的字迹。

是他亲手写的?

嗯,当时江念的心里感觉好像暖暖的,但同时也想起了曾经的清北院。

“王爷,我们要去找太子哥哥,嫂嫂说昨天晚上哥哥和你一起出去喝酒了,嫂嫂担心太子哥哥一会起来难受,还和姑姑要了点醒酒茶。”

江念只是和凌司北打了个招呼,并没有打算开口。

她和赵雪儿已经很默契了,一般这样的情况,赵雪儿就会替江念开口。

凌司北:“......”他就不该问!

“刚搬到府上,昨天晚上睡得好吗?”凌司北直接转换话题。

“挺好的。”还是赵雪儿回答。

“你呢?”凌司北直接走近江念问道。

“......也挺好的。”

“用过......”早膳了吗?

“王爷,就不多打扰了,我们还要去找盛谦哥。”凌司北变了,变的话多了,之前这些琐碎的事情他好像基本都不会过问的。

江念不知道的是这四年,凌司北比之前更少说话,更加沉默,他只想要和她说话,所以一遇上江念的时候,凌司北就什么都想问问。

被打断的凌司北,微微一滞,蜷缩了一下手指。

“我带你们过去。”真不知道将人拐到府上是好还是不好,能一直见到江念,凌司北很开心,很满足,但江念也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扎他的心。

“王爷日理万机,还是不麻烦了。”

“呵呵,对对,太麻烦了。”赵雪儿感受到了江念散发出的不虞,笑呵呵的上前调节气氛。

“不麻烦!”

凌司北自然也感受到了江念对他的不悦,有些烦躁,但为了能和她多相处,还是敛住了所有的烦躁的情绪。

当他们到卢管家昨天给醉酒的赵盛谦准备好的院子,被院子的家丁告知赵盛谦已经回清辉院了。

回清辉院的路不是按原路返回的,刚走到花园,江念就知道秀姑带着她和赵雪儿绕路了。

江念在战王府住了一年多,虽然在府上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但是在她刚进王府的那段时间,江念没有出过府,每天在战王府逛和熟悉。

所以当他们走到花园的时候,就知道在落萱院门口遇上凌司北是秀姑和凌司北故意的了。

江念觉得有些好笑,凌司北还真是想方设法的在她眼前荡。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