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曾经许诺(1 / 1)

第二天一早,南宫瑾和凌司北都早早的来到了驿站门前。

“小皇叔早,昨天的事情多谢小皇叔了。”南宫瑾是来看看江念有没有什么事情的,没想到遇上了也一大早前来驿站的凌司北。

“顺便而已。”他要救的人只有江念(慕容萱)而已,其他人都是顺便。

南宫瑾一噎,还真顺便!

南宫瑾退了一步让凌司北先行进门。

凌司北抬脚走了一步后,侧过头警告:“以后离你小皇婶远点!”

小皇婶!!!

如此光明正大的警告,念念是和小皇叔和好了?

“小皇叔......”

南宫瑾刚开口,就看见凌司北已经迈着大步伐进门了。

赵盛谦和江念他们今日都不想和其他人一起用餐,所以三人起了个大早,让驿站的厨房备好了早膳。

凌司北和南宫瑾要进来的时候,赵盛谦他们还在用早膳。

当然为了江念的身份,赵盛谦他们是在房间里用餐的,凌司北和南宫瑾只能在门外等。

也没让他们等多久,赵盛谦便出来将人往他们院子的花厅引。

赵盛谦打开门出来的时候,凌司北的视线还往里面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想要看的人。

青天白日的,凌司北也没有纠结一定要看到江念才肯罢休,他和南宫瑾,跟着赵盛谦来到了花厅。

凌司北和赵盛谦火花四射的寒暄了一下,南宫瑾开开口。

“昨晚太子妃没有上马车,没有受伤吧?”虽然南宫瑾知道凌司北不会让江念受伤,但昨天晚上回去后,南宫瑾还是等了好久。

等到冥赵的人给他递来江念已经安然无恙回到驿站的消息后,才安心入睡。

“无碍,只是受了点惊吓。”赵盛谦说着还不满的扫了凌司北一眼。

“无碍就好......”在凌司北凛冽的目光注视下,南宫瑾原本还想说辛苦他小皇叔往后加派人手守卫上京城的。

一看赵盛谦也还在,毕竟不是风凌自己人,也就把话咽了回去。

“昨晚的刺客很明显是冲着你们冥赵而去的,现在还没有查出到底是什么人动的手,你们在驿站住着已经不安全了;

现在在上京城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战王府,所以......昨天夜里皇上下旨,让本王邀请赵太子到战王府居住,已保安全。”

听完凌司北的话之后,赵盛谦的脸色有点难看,到战王府去住,这个凌司北显然是不安好心。

但是他说的又很有道理,他们现在在驿站住着,确实不安全。

昨天的刺客能在闹市街道动手,就说明了他们无所畏惧,难保下一次不会直接在驿站动手。

“这恐怕不太方便吧?毕竟孤的妹妹还未出阁。”

“无碍,本王的王府很大。”能遇上的机会恐怕几乎为零。“而且,本王娶王妃的时候就已经许诺过王妃,一生一世一双人,绝不会和其他女子有过多接触。”

用完早膳的江念和赵雪儿刚到花厅门口就听到了凌司北说的这句。

赵雪儿似笑非笑的看着江念,“他真许诺过?”

江念摇了摇头。

一生一世一双人,是有这样的一句话在,不过不是凌司北对她许诺的,而是江念自己提出来的。

江念回想了一下,好像的凌司北在问她是不是在意南宫瑾的时候吧,她的回答好像就是他们皇家的人都给不了她想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江念也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呵,绝不和其他女子有过多接触?要是孤没有听错的话,四年前战王可是一位并不是战王妃的女子传出了不少风流韵事,导致战王妃久病不起;

这都四年了,现在到街上还能听到战王爷和那名女子的八卦,可想而知战王和那名女子当时的事情有多么的轰烈!”

在江念还在回忆中的时候,花厅内就传出了赵盛谦这段嘲讽,江念抽回游离的思绪。

其实花厅内的赵盛谦,听到凌司北说许诺的那番话的时候,他当时也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的。

要是真和凌司北那样说,曾经给过江念(慕容萱)许诺的话,那这个凌司北也太不是人了。

怪不得当时江念要离开上京城,现在凌司北又来纠缠,忒不要脸了些。

凌司北被噎,没有接话,这事他理亏,和欧阳晴的传闻还是他自己让人传出去的,有今日确实也是他活该。

但一生一世一双人,当时萱儿提出之后,他就一直有这个想法,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

“赵太子也说的八卦了,大街上的八卦又有几分真呢?”

那些误会他会一点点的和萱儿解释清楚,让萱儿重新接受他的。

赵盛谦冷哼一声。

听着赵盛谦和凌司北这一来一往的,南宫瑾心里挺不好受的,现在的他无论是和他小皇叔比还是和赵盛谦比,都是比不过的。

他太弱了,对上面前的两人,南宫瑾毫无胜算。

他好像离江念真的越来越远了。

“府上已经都已经安排好了,还请太子收拾好行李,早点搬过去。”

凌司北已经没有什么耐性了,坐了那么久都没有见到江念,一点也不想和赵盛谦继续废话下去。

“什么?要搬到哪里去?”

一直和江念在花厅门口“偷听”的赵盛谦,听到凌司北说的话,有些激动。

离开冥赵之后赵雪儿就一直和江念睡一个屋,昨天晚上也不例外。

昨天晚上当他们聊完关于刺杀的事情之后,江念洗漱完回到房间,赵雪儿清楚的看见了江念微微红肿的嘴唇。

赵雪儿虽然没有这样的感情经历,不懂男女之事,但是没有吃过猪肉的她,还没有见过猪跑吗?

当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时情况危急,但凌司北可是风凌的战神,那么能打,肯定很快就摆脱了刺客。

而江念那么晚才回到驿站,她和凌司北两人那么长的时间孤男寡女的待在一起,呵呵,事情并不简单。

也不知道后续江念和凌司北有没有后续发展?

所以听到凌司北的话之后赵雪儿就有些激动了,她应该还能看到江念和凌司北的后续发展了。

赵雪儿已经步入花厅了,江念没有理由还站在门外,也跟着赵雪儿的后面走了进去。

凌司北在听到赵雪儿的声音之后视线就落在了赵雪儿的身后。

果然,江念下一秒就出现了,凌司北眼里闪过一抹欣喜。

现在能看见江念他心情就好。

于是凌司北又将让他们搬到战王府的事情重新和江念和赵雪儿说了一遍。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