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你们和好了?(1 / 1)

赵盛谦带着江念离开了巷子之后,两个人在回驿站的路上都没有说话。

赵盛谦没有开口问,江念也没有主动开口,他们都知道现在的上京城一点都不安全。

不管是凌司北战王府的人,还是今晚的刺客那伙人,他们都很可能就在某个地方正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回到驿站,赵雪儿一脸担忧,她和南宫瑾还有南宫冀都上了马车,但江念还未来得及上马车,那些刺客就开始发动了。

当赵雪儿想要出去救江念的时候,那个车夫和南宫瑾都拦住了她。

南宫瑾说他看到了来救人的是他小皇叔战王,江念一定不会有危险。

但是她安全回到驿站好久了江念都没有回来,赵雪儿很担心。

“有没有事?”她上下看着江念,发现没有伤口才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先看看阿夜他们的伤吧。”刚刚在巷子里的时候就发现了阿夜受伤了,只是那会凌司北一直不依不饶的,她没有机会查看。

阿夜跟着江念他们进到了江念和赵雪儿的房间,赵雪儿的暗卫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他的伤更重一些。

江念分别给两人清理好伤口,上好药之后,几人才讨论刺杀的事情。

“他们很清楚我们暗处有多少人,在什么位置。”阿夜将他在现场了解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赵雪儿伤势更重的暗卫也附和着点头。

“那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赵盛谦立马就下定论了。

只是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们下手呢?

“他们的人应该在暗处观察了很久了,知道今日我和雪儿没有和盛谦哥一起,才选择动手。”

“这么一大批的杀手,在天子脚下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对使团进行刺杀,背后的人能力不容小觑。”

来风凌贺寿的使团中,大国就只有冥赵,敢如此嚣张行事,一时半会赵盛谦还真没能想到是什么人做的。

这些时日也有不少的使团前来套近乎,送礼过来的人,江念和赵雪儿也见过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很有胆量的。

当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光看表面也不能判断。

“会不会是风凌的人做的?”一直没有参与话题的赵雪儿突然开口。

赵盛谦看了赵雪儿一眼,最后将视线落在了江念身上。

赵雪儿说的好像也有道理,赵盛谦现在甚至还怀疑到了凌司北的头上。

他想:凌司北会不会为了江念而设计了这一场刺杀?

在巷子里看到江念的时候,江念脸上的面纱已经掉了,嘴唇还是微微红肿的。

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赵盛谦赶到的时候,虽然只是凌司北拉着江念的,但那时候江念好像也并没有挣扎。

就这么一个吻,就让两人和好了?

江念察觉了赵盛谦注视的目光,从他的眼神中也读懂了,他的猜测。

“应该不是他,他带来的人也并不多,而且他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念念那么相信他?”赵盛谦在听江念说话的时候,脸已经沉了下来。

“冥赵和风凌历来没有什么战事,而且我们在上京城出事,风凌也难逃其咎,他们没有必要做这场刺杀。”

赵雪儿看了看赵盛谦,又看了看江念,小声开口:“念念,太子哥哥的意思是,会不会是那个战王为了你才动手的?”

江念一愣,这个她没有想过,凌司北不会那样做。

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只会将她推的越来越远,毕竟当时都是真刀真剑的在打,人也是真的被刺杀的。

念头一出,江念自己都有些被震惊了,为什么她会这样想呢?就好像......就好像她已经确定了凌司北对她有意一样。

江念摇了摇头,是在回答赵雪儿,也是在否认自己下意识的意识。

“你和他和好了?江念摇头后,赵盛谦冷不丁的问出了一句。

赵雪儿错愕,几秒后,用八卦的眼神看着江念。

对于赵盛谦这个问题,江念开始也是惊住了,没想到赵盛谦会这样问。

“我和他已经和离了,而且我现在是江念,不是慕容萱。”

即使凌司北今日已经和她解释了他和欧阳晴的关系,但江念也认真的想过了,他们早就已经和离了,其实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

这么多年过去了,或许说在江念的心里还有凌司北,经过这几年在外游走,在她心里凌司北终究还是没有其他的东西重要。

没有他在身边,江念也过的挺好的。

这时的江念很理性的在分析凌司北对于她来说的重要性。

“我有点怀疑今日的刺杀和四年前的是同一伙人。”江念看见了其中一个刺客的眼睛和当初质问她的那个人有点像。

就是当初说出江静佩的那个人。

“冲你来的?”

“不,不对,追我们的人也不少。”在赵雪儿上了马车之后,还有一批人是追着马车过来的。

赵雪儿说完,三人对视了一眼。

要是江念没有看错的话,这个背后之人和江念的母亲江静佩有关,也很大可能和冥赵有仇。彡彡訁凊

这样一来,怀疑的范围一下子就可以缩小了。

太师府现在是赵盛谦他们首要的怀疑对象。

江念和赵雪儿是在上京城遭遇的刺杀,而江念的母亲是在太师府出的事,源头就在太师府!

赵盛谦:“找机会再探一下太师府。”

“要不要从南宫瑾身上入手?”赵雪儿看那个慕容婉对南宫瑾的态度,应该可以利用一下。

江念意味深长的看了赵雪儿一眼,这丫头到底对南宫瑾有没有喜欢?这个主意居然能从她的口中听到。

要从慕容婉那里下手的话,关乎到南宫瑾,听赵雪儿的意思是想让南宫瑾用美男计啊。

“不可以吗?”

“慕容婉未必知道很多东西,看今日的相处你就应该能看出,其实她挺单蠢的。”还是没有长进。

“单蠢?嗯,好像也是,不能白白便宜了她。”

***

江念和赵盛谦这边有了初步的怀疑方向,也就没有继续往下聊。

而宫里,那个神秘的女人因为刺杀失败,大发雷霆。

“蠢货!派出去那么多人,两个小丫头的头发丝都没有伤到,看来你们这些年过的还是太滋润了。”

“主子息怒,是战王突然带人打了进来,将人给截走了。”

如果江念在的话一定能认出,正跪在地上的男人那一双眼睛,就是当年的那一双眼睛。

“哼!又是凌司北,不知好歹,既然他要参与进来,那就算上他一个。”迟早本宫要让这些人死无葬身之地。

女声话毕,跪在地上的男子,嘴角勾起了一个邪魅的阴笑。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