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希冀(1 / 1)

江念收回银针,顺势推开凌司北。

“我在这里。”对着巷口应了一声,之后就要往巷子口的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她就被凌司北死死的拉住了。

“萱儿......”

江念(慕容萱)回过头,看见了凌司北眼中的那一抹恳求。

江念心被揪了一下,有些动容。

风凌的战神,在战场上神一般存在,站在朝政权力中心的人,此时此刻眼眸中却流露出了这样的恳求神色。

江念紧了紧手,想要说话,“凌......”

“念念,你有没有事?”赵盛谦已经闻声跑过来了,上下打量着,看她有没有受伤。

紧接着傅慎知和阿夜也过来了。

阿夜在暗处和那些人交战,解决那些人之后,才发现江念和赵雪儿已经不见了。

还好他在追上了黄奇的马车,这才找来。

赵盛谦在发现凌司北偷偷离开之后,就结束了所有的安排,回到了驿站,没想到会发生刺杀的事件。

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拉上了还在驿站的傅慎知一起赶往了夜市街,还好找到了江念。

大家过来之后,有了火光,整个巷子变的明亮了起来。

江念扯了扯嘴角,有些尴尬的回赵盛谦:“我没事。”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江念的手一直都被一脸阴沉的凌司北拉着。

赵盛谦上前想要拉开凌司北的手,凌司北死死的拉着不肯松手。

“战王爷,已经没有危险了,还请战王松开孤的太子妃!”

凌司北没有放手,也没有说话,一直盯着江念看。

那么多人都在,人多眼杂,江念的面纱已经不在脸上了,她挣了挣被拉住的手,想让凌司北放开她。

赵盛谦这才注意到江念今日出门所戴的面纱已经不见了,他加大了拉扯的力度。

三方使力,让江念的手腕有些疼痛,她的手筋四年前被挑断过,现在也使不上什么力气,拿针的时候都是勉强的。

凌司北和赵盛谦再不松开手的话,她的手很可能会再次受伤。

江念拧眉,手腕上传来的疼痛感,让她不自觉地轻哼了一声。

凌司北在江念哼完后就放松了手上的力气,眼眸中闪过一抹心疼,他知道,他弄疼江念了。

此时的赵盛谦正在用力,所以没有预兆的,一下子就将凌司北和江念的手松开了。

赵盛谦搂住江念的肩膀,不悦的瞪了凌司北一眼,之后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两段夹在江念的双耳,遮挡住了江念的全貌。

做好这一切之后,一句话也没有再和凌司北说,搂着江念转身就要走。

转过身的时候,江念还是看到了凌司北眼中的失落。

身后的凌司北见江念要走,二话不说就要继续上前想要从凌司北的手中抢人。

傅慎知和阿夜挡在了他的身前。

“傅慎知!”凌司北怒了,上次在驿站门口也是傅慎知阻止他的。

“司北,你能冷静一点吗?”傅慎知说话的语气也提升了不少。

今日的刺杀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明明就只有南宫瑾和赵雪儿还有江念才三个人而已,对方却派出了大批量的杀手。

就连凌司北赶过去也只能带着人趁机离开。

刚刚和赵盛谦过来的时候傅慎知也看清楚了,现在和他一起挡在凌司北身前的这名少年。

身上已经有多处受伤,他以前没有见到过这人,傅慎知断定,这个少年应该就是赵盛谦让他跟在江念身边的暗卫。

能当得了暗卫的,武力值一定不低,而且江念和赵雪儿是两个人,在她们身边保护的暗卫也绝对不止这一个暗卫。

而现在此时此刻却只有一个出现了,说明和他们打斗的那些杀手武力值不在他之下。

现在这个时期临近皇上的寿宴,上京城所有的关卡都守卫森严,那今日刺杀的这些杀手又是从何而来呢?

又是冲谁而去的?

所以傅慎知希望凌司北此时能静下来,好好思考,这也关乎了江念(慕容萱)的人身安全。

凌司北听了傅慎知的话,一拳打到了边上的墙壁上。

他冷静不了,眼睁睁的看着江念(慕容萱)又跟着赵盛谦走了,她不肯原谅他,都没有回头。

“今晚的刺杀很大可能是冲着她来的,这是在风凌,在上京城,只有你能保护好她!”33�0�5qxs�0�2.�0�4�0�2m

傅慎知说的没有错,这么大规模的刺杀,有一半以上的可能都是冲着江念来的。

南宫瑾在上京城早就没有了势力了,他再次回到上京城也不能给任何人带来威胁,只有赵雪儿和江念两人了。

如果今晚的刺客是冲着冥赵的,那就好说也好查,但如果是单独冲着江念的呢?是不是江念隐藏的身份被发现了?

又是什么人会针对江念?难道四年前的刺杀并不是和他们想的那样,最终的目的在凌司北那里?

想到这些可能性,傅慎知觉得针对江念的可能性越来越强烈,江念现在很危险!

江念现在在风凌,还是在上京城,凌司北的地盘,只有一人之下的凌司北才能保护好江念。

阿夜在凌司北捶完墙之后就离开了,他知道凌司北暂时不会去纠缠江念了。

巷子里,赵盛谦的人都撤走了,只剩下凌司北和傅慎知带着的几个人。

傅慎知说完之后凌司北就开始沉默,他知道,凌司北和他想到一起去了。

很久之后,凌司北才动身,他直接进了宫,傅慎知到战王府的书房等着凌司北回来。

傅慎知也没有多等,凌司北进宫也只是为了找皇上,将今晚的事情告诉皇上,让皇上明日就让冥赵的使团住到战王府上。

皇上对凌司北的这个建议非常赞同。

相比较与其他的国家来说,能和风凌媲美的这个大国在众多使团当中,冥赵无疑的最吸引人的。

一直在驿站住着,冥赵和什么人或者什么国家达成了合作也更容易些,但皇上并不想冥赵的使团和其他使团或者他的儿子有任何的接触。

凌司北是皇上无比信任的,再加上如果冥赵的人在风凌出事,对他来说完全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当凌司北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他就差没有给凌司北鼓掌了。

“司北,今晚的事情还要和赵盛谦他们那边谈一下,你......先控制一下。”

在巷子里,江念微微红肿的嘴唇没有了面纱的阻挡,傅慎知看的一清二楚,想也知道,在他和赵盛谦没有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这段时间来看,江念和赵盛谦他们的态度还算可以,从江念的眼中也没有看到任何怨恨凌司北的眼神。

“司北......你和王妃的误会......解释清楚了吗?”

凌司北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说到这个凌司北心就揪着疼,他已经和萱儿解释了他和欧阳晴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她依旧还是跟着赵盛谦走了。

傅慎知见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凌司北了,毕竟他连江念(慕容萱)的边都没沾上,好像更可悲一点。

“再好好聊一聊,他们住在驿站的这些天......她一直是和赵雪儿住在一个院子里的。”

虽然这也不能说明什么,但起码也能给到凌司北和他自己一点点的慰藉。

“你说什么?”

凌司北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喜悦,急切地问。

“既然她能改名换姓,也许,也许冥赵太子妃这个身份也是假的。”

但傅慎知也找到这只是也许,毕竟两年前遇见江念(慕容萱)去北疆找江舅舅的时候,赵盛谦就已经陪在她身边了。

将这个假设说出来也只不过是不想看见凌司北颓废又阴沉的样子。

果然,凌司北在听傅慎知说完之后,眼眸中多了些星星点点的希冀。

整个人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但能感受得到凌司北已经平静了许多。

凌司北让卢管家收拾了离落萱院最远的清芳院和隔壁的清辉院出来,打算让赵盛谦和赵雪儿入住,至于江念,自然是......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