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又遇刺杀(1 / 1)

上京街的夜市一如既往的热闹。

南宫冀第一次来这样热闹的地方,周围满是烛光,一片通明,就好像白天一样,他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这样的夜市比白天的时候多了很多小食摊,江念和南宫瑾他们这次没有选择到福满楼或者望京楼这样大的酒楼用餐。

他们选了一个稍微比较偏一点的面摊,地方大,能坐下江念和南宫瑾带出来的人。

南宫冀虽然还小,但南宫瑾因为经常带着他去吃小摊,很适应现在的环境。

“真好吃,冀儿下次还要来。”

“来来来,下次让你爹把这位做面条的伯伯给你请回家里去。”赵雪儿笑着调侃。

“很久都没来这个夜市了。”南宫瑾看着比以前还要热闹的街市,不禁感慨。

记忆中最后一次到这里,还是当时和江念(慕容萱)告别的时候,在望京楼门前的湖边。

面大家都是要了小份的,只是为了压压肚子,赵雪儿早就已经看中了好几个想要吃的吃食了。

吃到惦念了好几个时辰的吃食,赵雪儿再次夸赞这个夜市开放的美妙。

这个夜市街也算是徐家的产业,徐家祖祖辈辈都是商人,对经济的发展很有见解。

要不是认识了徐衍,江念看到这样的小吃街,必定会怀疑这是和她一样来自现时代的人所策划的。

逛着逛着,一行人又逛到了街尾的望京楼附近。

天气还没有很冷,赵雪儿想在湖边走走,南宫冀那个小家伙已经走累了,趴在赵雪儿的身上。

赵雪儿对南宫冀是真心喜欢,在吃食方面又有些“臭味相投”,一直抱着都不肯撒手,比和南宫瑾还要亲切。

来到湖边,赵雪儿和南宫冀坐在边上,南宫冀和江念站在一旁看着聊天。

“上次站在这里还是和你告别的时候。”

江念微微一滞,好久了!

“回来的这几日都没有带冀儿出来逛一下?”

“没有,母妃在宫里也挺寂寞的,离开了那么久,理应带着冀儿陪她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南宫瑾笑着摇头。

原本今日早些从宫里出来也是打算带着冀儿出来逛逛的,没想到她们也找了上来,正好了!

“容妃她还好吗?”使团进城,赵盛谦进宫拜见了皇上,但她和赵雪儿没有去,所以除了凌司北和傅慎知他们几个,其他的故人江念都还没有见着。

“她还好,沧桑了不少,我还打算让父皇给母妃放行,让她跟着我去封地。”

“也挺好的,跟着你们她也能照顾你们,你也能照顾她。”也不用再和那些新进宫的小姑娘们争风吃醋了。

江念对容妃的印象还不错,当初她和南宫瑾谈婚论嫁的时候,容妃对她也挺好的,阴差阳错之后也没有和偏帮着慕容婉那边欺负她。

就是性子有点软,但作为婆婆的话,是个非常好相处的婆婆,就是不知道她现在和慕容婉相处的怎么样了?

南宫瑾也觉得挺好的,起码有他和冀儿陪在她身边,不用再那么的孤独。

“你呢?还打算走吗?”走的话,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封地生活?

“走是要走的,只是这次回来没有那么快走。”江母还没有找到,这是江老爷子的遗憾。

当初追杀的那伙人,应该知道点东西,而那伙人中就有太师府的人,所以她回到上京城后,才对太师府加强的专注和布控。

“需要帮忙说一声。”虽然如今的上京城已经没有了他的势力,但总归他还是个王爷。

“知道,不会和你客气的。”

“小皇叔......对你......”上午在景王府门口,所有的一切都被南宫瑾看在眼里。

江念从来没有和南宫瑾说过她离开上京城的理由,也没有提到过凌司北,以前南宫瑾还没有离开上京城的时候,他留发现了小皇叔对江念(慕容萱)好像有什么。

景王府门前的凌司北脸上那一个个隐忍的表情,和眼眸中的深情,南宫瑾都看在眼里。

“我和战王爷一开始是合作关系,不过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江念不愿多说的样子,南宫瑾就好像有些明白了,两人四年前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闹别扭还是有误会了。

而且还不是小事,不然江念当时也不会离开。

南宫瑾离开上京城之后就没有主动去打听过关于江念(慕容萱)的事情,所以她和凌司北之间隔了个欧阳晴,被传的沸沸扬扬,南宫瑾都不知道。

如果知道的话,不然四年前他可能就回到上京城了,毕竟江念依旧还是他的心上人。彡彡訁凊

知道江念受委屈,南宫瑾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两人聊了没有多久,就感到了暗处的人流涌动。

湖边虽然没有什么人,但也算是夜市街上,夜市上一直有衙役巡逻,加上阿夜和南宫瑾的暗卫都在暗处。

所以他们几个即使是感受到了,也没有惊慌。

赵雪儿将南宫冀抱了起来,往早就备好的马车上走。

才走没两步,突然就冲出了一大批黑衣人,围着他们慢慢靠近。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的感觉到危险的靠近。

看来这些人早就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了,暗处也有人,明面上也有人。

然后明面上的黑衣人很快就解决掉了南宫瑾带的和赵盛谦给江念和赵雪儿安排保护的人了。

所有的黑衣人正慢慢的向赵雪儿和江念他们靠近。

小安子和南宫瑾冲到了前面,护着江念还有赵雪儿和南宫冀。

越靠越近,直接将他们几人逼到了湖边上。

正当江念和赵雪儿看着湖面,交流着眼神,准备告诉南宫瑾和小安子她们想到的计划的时候。

黑衣人的身后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没多久,围成圈的黑衣人就被打开了一个缺口。

后面的人突破重围,慢慢走近了。

而南宫瑾和江念也都都看清楚了,是凌司北!

凌司北带着人来救他们了!

和凌司北一同前来的还有秀姑和凌一,还有驾着马车的黄奇;其他人正在和黑衣人厮杀,他们几人快速来到了江念他们的跟前。

容不得他们多想,秀姑便护着赵雪儿上了马车,凌一同时拉起南宫瑾和小安子。

他们都很自觉的将江念交给了凌司北。

虽然现场的状况有些紧急,但江念没想着和凌司北有过多的接触。

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凌司北还未靠近的时候江念就开始动了。

可是没等她走到马车那里,突然又杀出了几个人来,拿着剑直直的对着她刺过来。

关键时刻还是要靠凌司北。

只见在刀光剑影间,凌司北一把搂住江念的腰,往后退了一小段距离。

正当凌司北稳住想要问问江念有没有受伤的时候,凌一在马车的后面大喊了一声:“小心!”

湖边上又出现了两个黑衣人,左右夹击向凌司北和江念攻击。

显然凌司北也没有意料到刺客会有那么多,他搂紧江念,一跃而起。

江念看到地面上黄奇已经驾着马车带着赵雪儿和南宫瑾他们离开了,秀姑正在给他们断后,而凌一则是在给她和凌司北断后。

刚刚两次险些被偷袭,江念也知道现在不是和凌司北疏远的时候,所以凌司北搂着她逃离的时候,江念安安静静的,没有给他添乱。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