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膈应慕容婉(1 / 1)

对于凌司北心里所想的,江念和赵盛谦他们都不知道,虽然赵盛谦已经能想到,凌司北肯定会找机会单独去接触江念。

但赵盛谦也相信,啊夜和留下来保护江念和赵雪儿的人一定能拦住凌司北,就这样赵盛谦和江念她们分开了。

赵盛谦跟着凌司北和傅慎知到了风凌郊外的马场。

江念和赵雪儿则跟着南宫瑾进了景王府。

慕容婉听到凌司北和冥赵的使团在景王府门口,原本已经要出来迎接南宫瑾的,又回了一趟住处,换了件衣裳修整了一下妆容。

等她整理好一切再出来的时候,凌司北他们已经离开了,而南宫瑾领着江念和赵雪儿刚进到院子里。

看见南宫瑾身边有两个身形很好的女子,其中一位戴着面纱,看不见模样,而没有戴面纱的那位,样貌清新可人,和当初的慕容萱有的一拼。

慕容婉心里咯噔一下,危机感袭来。

她连忙上前询问:“王爷,这两位是?”

南宫瑾并不打算理会慕容婉,想领着江念和赵雪儿继续往前走。

倒是赵雪儿这个时候出声了:“哟景王,这是你的景王妃?”

南宫瑾用余光看了一眼江念,见她眼神不变,随口就回了一句:“不是。”

“王爷!”南宫瑾话落,慕容婉不干了,这一声王爷,声音提高了不少,从语气当中也能听出,是生气了。

南宫瑾就像没有听见似的,继续让江念和赵雪儿跟着他走。

慕容婉跺了跺脚,正要跟上去和南宫瑾理论,小安子拦住了她。

“慕容侧妃娘娘,两位是王爷的贵客,也是风凌的贵客,还请慕容侧妃收敛一些的好。”侧妃的侧,小安子重点咬了一下,慕容婉气到不行。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对本妃说话?”

“奴才不是个东西,也就只能在王爷身边说上话而已,比不得慕容侧妃。”马车上小郡王和王爷说的话他还记得呢,居然敢自称小郡王的母亲,真是不知道哪来的脸面。

“你......你给本妃记着,哼!”慕容婉被小安子气到,一直你都说不出口,最后也只能说让他记着。

现在景王府的人都是听慕容婉的,要整小安子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还在前面慢悠悠的走着的南宫瑾四人也将他们的对话听了进去。

江念眉头微蹙,“你离开上京那么多年,现在景王府的人都是她的人吧?”

点到为止,江念也没有继续多说,南宫瑾和赵雪儿都能听懂。

南宫瑾点头,“不打紧,我身边还有很多人保护,小安子不会有事的,左右也只是在这住一小段时间而已。”

“宫里你的行宫也都还在,带着冀儿在那住也能多陪陪你母妃。”慕容婉现在的脾气好像越来越不好的,小安子也就说了一句话,就能把她引爆了。

江念不担心她会对南宫瑾和小安子下手,她担心慕容婉最后会丧心病狂对冀儿下手。

“我考虑一下吧。”在皇宫住没有什么自由可言,冀儿不需要经历像他那样整天被关在皇宫的童年。

南宫瑾是有了慕容萱的救赎,但南宫冀本来就不属于那里的,南宫瑾并不想让南宫冀的童年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

几人很快就来到了待客的前厅,有南宫瑾在,景王府上的下人还不敢怠慢。

几人喝茶聊天,逗南宫冀,没多久江念就看到阿夜回到了暗处,果然没多久之后慕容婉就端着点心出现在了前厅。

江念和赵雪儿这次前来景王府也是有目的的,刚刚见慕容婉情绪那么激动,就让啊夜跟了上去。

慕容婉是刘氏唯一的女儿,也是最疼的一个女儿,现在刘氏已经不能动弹了,但在太师府的身份依旧还是太师夫人。

而且加上慕容婉这些年被太后看重,江念很怀疑,刘氏会将关于她背后的靠山都告诉她的女儿慕容婉。

前些天查过没有发现什么,但慕容婉向来都不是很聪明,所以江念和赵雪儿打算亲自走这一趟。

当然想南宫冀也是真的想的。

“你来做什么?”南宫瑾冷声呵问。33�0�5qxs�0�2.�0�4�0�2m

“妾身刚刚到厨房做了点心,怠慢了两位贵客,多有得罪。”她已经从下人的口中知道两人的身份了。

听听,现在的慕容婉一开口就多了一股后宫争宠的娘娘们身上的那种“后宫风尘”味。

“有劳。”江念扯起嘴角,柔声回答;她都已经自称妾身了,傻子也能听出慕容婉这是在说她是南宫瑾的女人。

听到江念的声音,慕容婉下意识的看向江念,正好对上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眸。

这么一对视慕容婉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眼睛瞬时睁大,脚步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还差点被绊倒。

赵雪儿稳住了她,“夫人这是怎么了?”

慕容婉被赵雪儿的话拉回到了现实,“夫人?”她竟然叫她夫人!

“难道不是吗?”赵雪儿一脸无辜的疑惑。

赵雪儿就是故意膈应慕容婉的,有些一眼就知道喜不喜欢的,看到慕容婉的第一眼赵雪儿就不喜欢这女的。

当知道她就是慕容婉之后,就更加不喜欢了,就凭着她之前做的那些算计念念的事情,她赵雪儿和慕容婉就注定是敌对的。

“雪儿,不得无礼。”江念适时出声,“抱歉了,雪儿她还小,不懂事。”

“请......请问你叫......”慕容婉再次对上江念,咽了口口水问。

“慕容氏!休得对冥赵太子妃无礼!”南宫瑾对慕容婉的出现是一脸的嫌弃。

“冥赵......太子妃?”

“是啊,嫂嫂是我们冥赵的太子妃,本公主是冥赵公主。”

慕容婉皱眉,心道:难道真的不是她?

她偷偷的看了南宫瑾一眼,南宫瑾脸上没有其他的表情,只有对她的厌恶。

“我们在进城的路上遇到了,很喜欢冀儿,所以今日才到府上叨扰。”

再次对上江念,慕容婉讪讪的扯起僵硬的嘴角。

站了没多久就说身体不舒服告辞了,从始至终南宫瑾都没有正式和冥赵的太子妃和公主介绍过慕容婉,所以她走的时候,脸色也没有很好。

江念和赵雪儿此行的目的达到了,阿夜也已经派人盯着慕容婉了。

不过两人也没有就这样离开景王府,南宫瑾和南宫冀带着她们两个把景王府逛了个遍。

其实之前江念就来过景王府了,也可以说是以前的慕容萱来过,虽然在现在江念的脑海中已经没有了印象。

南宫瑾现在居住的院子就叫瑾轩,还是以前的慕容萱和他一起取的。

“他对念念是真的痴情,真不考虑了?”

“他喜欢的那个人不是现在的我。”这里以前的慕容萱才是南宫瑾心心念念的人,而那个她早就已经离开了。

也不知道这次赵雪儿有没有真的听懂,只见她点了点头,眼神深邃的看着南宫瑾......

江念和赵雪儿被南宫瑾留了下来用午膳,午膳过后还安排了客房给两人歇息,因为赵雪儿和南宫冀约好了晚上要去逛夜市。

反正赵盛谦他们也没有那么快回来,江念只有跟着赵雪儿一起,刚好还能看看在景王府还能不能发现点其他的。

在江念派人去盯着慕容婉的时候,慕容婉也已经找人要查江念了。

没有办法,慕容婉自从看到江念的那双眼睛之后,就一直心神不宁。

当初江念(慕容萱)坠崖是没有找到尸体的,所以出现那双相似的眼睛,她不得不先提防。

可惜江念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冥赵的太子妃,任她怎么查都没有查出什么。

最后慕容婉想到了她母亲说的那个贵人,于是准备明日一大早就上太师府问问。

这不,直接暴露给了江念,江念也没有想到这些年在后宫来来往往也没有让慕容婉长进多少。

真不知道刘氏是怎么教女儿的。

只是这个刘氏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厉害之处,当初江母怎么就好像栽在了她手上呢?

记住暖酒小说地址:Nuan9.com